第十七回 美人共浴嬉笑闲谈

    慕若初道:“我自有盘算,姐姐听我的便是。”说罢拿起茶来吃了。

    潘金莲笑道:“我虽不明白,只听你的,总不会错。”

    慕若初遂往月仙堂拿了一盏灯烛,一径往浴房去了,将浴房中蜡烛通点燃,添炭生炉烧了热水,倒入浴池,又添了两桶凉水,浴池旁备了一桶热水,盖好桶盖儿,留待中途添水。又将梅花摘了几朵,扔进池中,正待去唤金莲,便见她换了寝衣,又另拿了慕若初的寝衣,款步来了。

    潘金莲道:“甄大官人今日来了织女坊,闲来无事与我说的,他多年前也曾在汴京城里见过李家大公子,年下来咱们府馈岁时,因瞧着李大叔外貌身形与那李公子有六分相似,只是比从前苍老许多,后听说他也姓李,便觉蹊跷,那李家公子原名李玉。” WWw.8Yue.ORG

    慕若初一面用水清洗皂液,思忖半晌,说道:“他既不肯说,我们只当不知道吧。”随即起身出了浴池,笑道“只顾说话,水都凉了,姐姐恁地皮糙肉厚,不觉得冷么?”潘金莲笑骂道:“小油嘴儿!越发会编排我了!”说着也起身出来。两人擦净水渍,取了七白膏涂抹全身,穿了寝衣,将池中残水放净,又将浴池清洗干净,方结伴出得浴房,解了手,各自归屋去了。

    慕若初点点头,梳妆毕,只穿了家常藕色暗花夹袄儿,雪白云缎裙,往迎春堂去了。

    小红已将早点摆在桌上,有荷花饼,宽焦薄脆,鸡髓笋,梅花红枣粳米粥。慕若初吃了一块荷花饼,半张薄脆,夹了两箸儿鸡髓笋拌在粥里,吃了半碗粥,便起身回了书房,沏了一壶枫露茶放在桌案上,开始写起風雨文学院落打扫干净整齐,又将水房的衣物洗了,方才回到望月小筑二楼,只垂手侍立在书房外头听唤。

    不知多时,忽听帘外小红说道:“南宫少爷来了。”随即就见小雪狼从屏风后面窜出,兴冲冲的朝她奔来,喜得慕若初弯腰摊手将它抱起。

    随后才见南宫离绕过屏风进来,见了礼,慕若初请他入座,倾了盏枫露茶与他吃。

    南宫离拿起茶盏呷了口茶,说道:“方才有个县前街的媒婆上门,要替嫂嫂说媒,被我打发走了。”

    慕若初颇觉有趣,笑道“她要说的是哪家的媒?”

    南宫离道“宋家典当行的大公子,二十五年纪,还未娶妻,只纳了两个妾室在屋里。”

    慕若初撇了撇嘴,笑道:“她还真瞧得起我。”说罢不再过问此事,只把话头转到别处。

    慕若初因见地上的花毯蒙尘,说道:“你下午便将各屋里的地毯都撤了,只各厅堂正中铺下薄毡便了,换下的毯子,便拿外头叫人洗洗,收库房吧。”顿了顿,忽又想到,说道:“楼梯上铺的红毡,洗净了便照旧铺上吧。”

    南宫离应诺,慕若初向包内取出一锭五两银子交与他,南宫离忙摆手道:“不消嫂嫂拿银子。”

    慕若初也不客气,径自收回银子,又向包中取出两块碎银子,唤道:“小红。”

    外头小红立刻应了声“哎!”随即掀帘进来,福了福身,道:“初姐姐请吩咐。”

    慕若初将两块碎银递与她道:“这约摸也有一两,你拿去买身衣裳穿吧。”

    小红忙摇头道:“姐姐给的十两银子还剩下二两,奴眼下用不着添置新衣,若用时,也不消买那成衣,奴只买些布料自己做便是。”

    慕若初道“那二两银子你且留着,拿了这钱去买些布料做衣裳吧,少女嫩妇的,哪有个不爱打扮的?你爱穿什么颜色只管买,喜欢什么式样只管做,打扮的花儿似的才好。”思忖片刻,又取出一块碎银,道:“你既会裁衣,便帮李叔也做一身吧。”小红听了这话,方收下钱,退了出去。

    慕若初对南宫离说道:“阿离若无其事事,便去吧,让我专一写会子。”

    南宫离应了,起身走出书房,见小红仍直直的站在帘外,遂指着旁边的玫瑰椅说道:“你坐在这儿便是,不必一直这么站着。”小红脸颊一红,含羞应诺,将他恭敬送出门,方才坐下。

    吃过午饭,慕若初到库房选出五张绣花毡垫,有圆形的、方形的、梅花形的,把哪一块铺在哪个屋一一交代清楚,便闲行去了织女坊。

    南宫离将各屋花毯撤下,露出碧绿凿花的地砖,让小红将地面擦抹干净,便在各堂屋中依慕若初的吩咐一一铺定。

    收拾停当,得了闲,小红秤了那三块碎银,共二两二钱。揣了银子,便出门去了。

    行至门首,李老汉瞧见她,招呼道:“丫头哪里去?”

    小红笑道:“主子与了奴二两二钱银子,让奴采买布料缝制春衣。还让奴为李叔也做一身春衣呢。”

    李老汉听了这话喜出望外,说道:“这便生受丫头了。”

    小红笑道:“李叔只念主子的情儿便是,咱哪辈子修的福分,遇见这么怜下的主子,虽比不得王孙贵胄家的丫鬟下人体面,却也把许多富贵人家的比下去了。”

    李老汉叹息一声,道:“你哪里知道,那些王孙贵胄家的丫鬟下人,外头看着体面,内里活的莫不如猫儿、狗儿一般,主子一个不喜欢,或打或杀或卖!如何比得咱们,主子拿咱当个人待,便是最好也没有了。”

    小红听了这话,深感有理,又与李老汉闲话两句,方上街去了。

    买了几尺布料并针线笸箩,归家后,量了长短,裁布完备,便拿了针指往月仙堂缝将起来。

    才见梅开腊底,又早天气回阳,时光迅速,展眼已是二月中旬,天气渐暖,只早晚还有些凉意,慕若初怕冷,屋里仍旧挂着窗幔,烧着熏笼,潘金莲却已撤了窗幔,只夜里烧些熏笼,南宫离与武大郎却已将炉火撤了。

    小雪狼一日比一日大,饭量也越来越大,一顿可吃下一条大羊腿,两只生鸡,倒也不消每日喂食了,三五日喂一次即可。

    见它越长越大,便想着哪日带它去景阳冈上狩猎,别叫它失了捕食的本能。

    次日一早,慕若初起了床,小红伺候着与她舀水洗漱罢,将水盆掇到楼下倒了,又回到二楼卧房中,见她正在梳头,上前道:“我与姐姐梳个髻可好?”

    慕若初笑道:“不必,我不耐烦去梳那些繁琐的发髻。”顿了顿又问道“金莲姐姐呢?”

    小红道:“潘姐姐吃过早点,南宫少爷赶了马车送往铺子去了。”

    慕若初问道:“可有将早点依样与李叔送了吃?”

    小红应道:“南宫少爷已吩咐奴了,早早儿的便送与他吃了。”

    慕若初思忖半晌,说道:“明日将那些便宜布料全撤了,只留贵价的,往后无论谁来,概不议价,单工本费,便是比别家贵十来两也无妨。”

    潘金莲讶异道:“这如何使得?”

    潘金莲见她来了,满面洋起笑来,说道:“春衣易做,玉娘又是个利索人,做起活来百伶百俐,倒帮衬我许多。”因见她抱着雪狼来了,笑道:“这小东西真磨人,专爱与你亲近,你也忒疼它了。”

    话说慕若初安顿下小红后,便往潘金莲房中去了,绕过屏风,却见潘金莲正坐在美人榻上,围着火炉做针指,因问道:“铺子里可忙的过来?”

    慕若初问道:“什么李太尉?”

    潘金莲道:“说来那时咱们还是孩童,汴京有个李府,正是朝中李太尉的宅院,那院子竟有半个阳谷县大,府中奴才下人就有二三百人,哎呦呦!好不气派!可惜祸福旦夕间,那李太尉因得罪了蔡太师,被太师寻衅降罪抄了家,一夜间大厦倾倒,阖府上下死的死散的散,竟只逃出个李家大公子,那李公子自被释后,一直穷困潦倒,前几年竟消失了,不知去了何处。”

    慕若初细想李叔素日谈吐,恍然大悟,问道:“姐姐听谁说的?怪道这李叔气质谈吐不似寻常落魄老汉。”

    须臾,浴房中烟雾缭绕,两人共浴汤池,嬉笑打闹,好不香艳。潘金莲笑道:“亏你怎么想出来的,平白砌这么大个池子,倒比我往日用的浴桶舒服许多。”

    慕若初得意道:“咱们这浴池,虽比不得那澡堂子舒服,却干净许多,咱们姐儿俩一面沐浴,一面说话儿,最自在不过了。”说着话,又舀了一杓热水进来。

    潘金莲笑道:“你便去吧。”

    慕若初出得门,将小雪狼放到地上,柔声道:“回窝去吧!”小雪狼轻摇尾巴,扭过身来便跑没了影儿。

    潘金莲取了玫瑰肥皂涂着身子,缓缓说道:“我听人说,门首的李大叔,像是十几年前李太尉家的大公子!”

    慕若初笑道:“小家伙长得可快,再过一两个月,我想抱它也不能了,少不得趁现在多抱一会子。”说着话,走到榻沿坐下,将小雪狼放在腿上,随手向案几上果子碟儿里拣了颗榧子逗它玩儿。

    潘金莲放下手中活计,点了一盏胡桃松子泡茶与她,方又坐下拿起针线,一面做活,一面说道:“今儿下午铺子里来了位袁夫人,在二楼直坐了一个多时辰,把一盘子干果蜜饯并一盘子桂花枣糕都吃净了。拉着我扯东道西,只是不走,倒耽搁了我许多活计,到底只做了三身衣裳,说是与府里两个小妾也每人各做一件,倒是个体贴人的主母。”顿了顿,又道:“可惜为人忒勤俭了些,专挑便宜布料,只与她裁衣的布料略好些,又与我讨了半日价,三身做下来,统共只得二十八两,去除布料的本钱,咱们竟只得十五两,可见我没成算了。”

    茶吃毕,慕若初摸了摸小雪狼的脑袋,对潘金莲说道:“姐姐,我去烧水,咱们一齐沐浴洗澡吧。”

阅读水浒之穿越阳谷县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古惑仔之从监狱风云开始》《七零年代小甜椒》《(快穿)拒绝洗白的反派》《我是个贼,挖坟的!》《从DNF开始直播》《清穿之五福晋日常》《我家小爸爸你惹不起》《变身之愉悦系统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893/7446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