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明与雅菡11

    在雅菡看来,这两年,吴明衣着依旧简单朴素,很多还是大学时就一直在穿的,有几件还是读书时她买给他的。他除了脸被晒得黝黑,额头布满沧桑的皱纹及头上的白发多了许多外,基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他依然时时面带微笑,谈笑风生间说话还是那么风趣幽默,对生活满怀激情、充满希望,他任劳任怨,永不知疲倦地在埋头苦干。

    在小厂的宿舍里,他们有过一次简短的对话,那是毕业半年后的事。

    “我没有,这所学校没有值得我留念的地方。”吴明非常冷漠,对师专,此时。

    “好吗?”雅菡问。

    “我觉得我活得很好,至少比我回去强。”吴明回答说。

    “算是有点变化吧!” WWw.8Yue.ORG

    “变成了什么样?”

    “初心依旧,只是变得更加坚定,对未来,对生活。”

    此后数月,吴明出差路过石林时,特地前来看望雅菡。

    夜幕降临,石林县城东,水库堤坝上,雅菡和吴明吹着微风,看着小城的万家灯火,各自心思重重。

    “吴明,你知道吗,我对你有恨!”

    “我知道,但总有一天你不会再恨我。”

    “你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雅菡转头看着吴明哀怨的说,“你背弃了我们的誓言,背叛了我们的爱情,抛弃了我,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远远守望你!”

    吴明有苦难言,低头不语。

    “你家有这么几个兄弟,你为什么就不能为了我而到我家来?和我在一起?”面对雅菡的逼问,吴明十分痛苦,对雅菡的误解他不能辩解,也无法回答。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哑巴了?你为什么不解释?你中文系的辩才去哪儿了?你的巧舌如簧呢?”雅菡气愤的接二连三问。

    “吴明,你心目中到底有没有我?我在你眼里究竟算什么?”

    “雅菡,请你永远记住,你在我心里已经烙下深深的印记,此生难忘!也请你不要质疑我对你曾经的爱,那是真实不虚的,这份爱对我而言弥足珍贵,我会此生铭记!”

    “我不要你铭记,我要的是此生我们永远在一起!”

    “雅菡,我们就这样做一辈子朋友,不也是很好吗?”

    “深爱的两个人之间,做不了情人,成不了夫妻,难道还能成为朋友?”雅菡质问。

    “雅菡,只要你相信我们的爱会长存,我们就一定会成为朋友,甚至是挚友!”

    “但愿如你所说!”雅菡哀叹说。

    “叮叮叮……”,手机的铃声,惊醒沉思中的雅菡,“又走神了,怎么满脑子竟是吴明。”

    “雅菡,你都到岛上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看够吗?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一个粗哑的男人声音传来。

    “哦,不好意思,麻烦你再等会,我一会就来!”雅菡面无表情,说完就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雅菡又呆了会,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吴明的电话。

    “吴明。”

    “雅菡。”

    “吴明,我等了你两年,你就不能给我句实话吗?”

    “雅菡,很早前我就说过,你应该去寻找属于你的幸福,陪伴你的那个人不是我。”

    “吴明,你真这么狠心,抛下我?”

    “雅菡,我……”,吴明沉默,无语。雅菡缄默,细思。

    “吴明,我想是到了我离开你的时候了。”雅菡声音低沉说,“有一天我结婚的时候,是否告诉你?”

    “雅菡,真到那一天,如果我知道,一定会送上我最诚挚的祝福!”

    “吴明,再见!”说完,雅菡轻轻挂断电话。

    接着,雅菡从钱夹中慢慢取出一小个绣着朵梅花精美绸布袋,解开袋口,把那年那个夜晚,她从吴明头上拔下来的白发一根根的抽了出来,攥在手里不放。她盯着“吴明岛”看了半晌,然后从挎包里拿出修眉刀,从自己的发梢处割下一缕青丝,和吴明的白发混在一起。

    伫立良久,雅菡这才缓步走到湖边,把头发一根根的轻轻抛向湖中,滚烫的泪珠子“啪啦啪啦”落在水中,顷刻化为乌有。

    雅菡来电之前,吴明正站在羊者窝水库边,盯着湖中那幽深的小岛看了许久。

    雅菡爸爸和他在书房的谈话,又一次浮出脑海。

    “小吴,你得离开雅菡,你们不能在一起!”

    “叔叔,我们俩是真心相爱,我会对她很好,也会对你们很好!”

    “这我知道,我也看到了你的真心,你对她是情真意切,她对你也是真心相许。”

    “叔叔……”。

    雅菡爸爸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说:“你先听我说完,你人很不错,头脑机灵,拿得起放得下,是个干大事的人,将来会有出息,我和你阿姨也喜欢你,我们也很希望你们能在一起。但是,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只有两个女儿,她大姐已经出嫁了,现在全指靠她招一个人上门,跟着我们姓刘。”

    “叔叔,这我能做得到!”吴明急切的说,生怕错过说话的宝贵机会。

    “小吴,叔叔也知道你做得到,可是我从心底里接受不了你没有稳定的工作这件事。以你们现在的学历,你要想到我们县考试上岗,那是完全不可能的。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你们两地分居,你在罗平,她在石林,这现实吗?这完全不现实,如果这样的话,你们早晚都会分开。”

    “叔叔,我不会回去的,我要留在昆明!”

    “你想过没有,你留在昆明做什么?还不是只能打工!一个月几百块的工资,要租房,要吃饭,要生活,你能养活你自己都算不错了,还能养家?”

    “叔叔,刚开始,可能会这样,但我会非常努力的工作,我想一定会好起来,越来越好!”

    “小吴,那是理想!但现实是,你可能一辈子都会为了生计奔波劳碌,为了养家糊口而苦苦挣扎。不是叔叔不相信你,你说难道没有这种可能吗?”

    吴明低头不语。

    “那既然你都没有办法养活你自己,你还怎么照管好这个家?你难道眼睁睁的看着雅菡母子跟着你吃苦受累?你难道愿意看着你心爱的人因为你而过着不如人的生活?你这哪叫爱,你这是自私,是完全不负责任!真像这样,你给得了雅菡幸福吗?这就是你爱她的表现?这不是爱,这是虚伪,是占有,是十足的动物本性!记住,小吴,你应该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而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低等动物!”

    吴明无言以对。

    “作为雅菡的父亲,我比任何人都爱她,我不希望她吃一点亏,受一点点委屈,更别说是跟着你受罪。作为父亲,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跟着你吃苦受累,而无动于衷。我必须得站出来,阻止你们,制止你们。如果有一天,你为人父,你就知道我的良苦用心。”

    吴明语塞,不知怎么接话。

    “小吴,叔叔今天把话都说明白说透,不管你恨不恨叔叔,我都得说。你们家的家庭条件,我大致了解一些,你今后家庭的负担会很重很重,我不希望雅菡过这样的日子。”

    “叔叔,我家庭情况是不好,但这一切都会改变,我相信我们有能力去改变它!”

    “那我管不了,我也无法预知未来,就只说一点,你现在脚无立锥之地,头无片瓦,又没有稳定的工作,人还不在石林,我怎么能把女儿嫁给你?”

    雅菡爸爸的话像一把钢刀扎进他的胸膛,撕裂他的心脏,钻心般的疼痛,暂时遮掩了他的悲伤。吴明自幼在贫苦中长大,他看够了别人的白眼,习惯了别人的冷嘲热讽和欺辱。但他对生活依旧满怀希望,憧憬美好的未来,他从不认命,全力去和命运抗争,他也坚信他一定会脱离贫苦,改变自己。他的一切奋斗和努力,在此时此刻变得这么渺小,这么脆弱无力。吴明以身俱来的自卑感猛烈席卷而来,刺激着他倔强的自尊,内心深处埋藏着的孤傲灵魂再召唤他。

    “叔叔,你这就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我现在是一无所有,我现在是给不了雅菡什么,但是叔叔,请你也记住,我现在最大的资本是年轻,十年后我将会拥有你希望的一切!我也一定又能力给得了雅菡足够的幸福!”

    “那是十年后,不是现在!我现在关注的眼前,不是未来!你现在达不到我的要求,一切免谈!”

    “叔叔,你这是在摧毁我们的爱情,在毁灭雅菡的幸福!你有一天会为你今天的所为后悔,买单!”

    两人僵持,互视不语。吴明眼神坚定,盯着他毫不示弱。

    “小吴,我作为一个父亲,为了她的幸福,求你离开她。我的女儿我知道,只有你主动离开,她伤透了心才会为你死心!叔叔求你了,你离开雅菡,不要做无谓的抗争!为了女儿,我豁出这条老命,也不会同意!不信,你可以试试!”

    吴明呆若木鸡,站立好一会,才木讷的点了点头。

    “那你是同意了?”吴明沉默不语。

    “那好,今天的事情就这样说定了!你万万不能和雅菡说,这是我们两个男人之间的谈话,是一种庄重的承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吴明不语,脸色寡白,心如刀绞。

    “非常好,你也静一静,调整下情绪,我们一会出去,不能叫她们看出任何破绽!”

    “叔叔,您大可放心,在爱情面前,我不会苟且,也不会卑微的去爱!”

    雅菡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吴明的心情顿时跌至低谷,这一天最终还是来了,他仰天一声长叹:“爱有天意,命运弄人!”

    “脚无立锥之地,头无片瓦!”在吴明看了,这既是羞辱,也是人生前进的号角!

    “在爱情面前,我不会苟且,也不会卑微的去爱!”想到这,吴明默念数遍,面露喜色,他回头看了看罗平坝子,满山遍野,绿油油,透心绿,真是一个舒坦。是该和过去告别了!

    吴明回转身,朝着水库走去,一个身影飞身跃入水中,“噗通”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浪花推向岸边,慢慢消亡。

    2019年1月28日完稿

    谨以此书献给我们未曾逝去的青春,它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过往之一,已完全融入我们的生命,和我们并存!

    “但你生活得很艰难,活得很不易,这你不知道吗?”

    “雅菡,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只要你怀揣梦想,只要你愿意去奋斗、去努力、脚踏实地的去干,就会有希望,总会迎来改变自己命运的曙光!”

    “吴明,我是不是变了,变得更加现实?”

    “雅菡,还是那句话,你没有变,你只是被现实浸染了些色彩。”

    “那你变了吗?”雅菡问。

    这两年,她和吴明偶尔的还会通通电话,了解下彼此的工作和生活,但从不谈及感情,即使雅菡偶尔提及,吴明都会马上把话题岔开,或是借故挂断电话。她曾去吴明打工的一家小厂看过他两三次,他也曾到石林找过她一两回。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吴明换了三份工作,领着微薄的薪水,依旧过着紧巴巴的日子。吴明那一点可怜的薪水除了要支付日常生活所需的房租、餐费、交通费和电话费外,还得每月按时偿还读书时借下的高额贷款。

    当雅菡第一次去昆明南郊的小厂看他时,在他那狭小的单身宿舍里,她惊讶的发现,在他的简易书架上整齐摆放着南怀瑾先生的系列书籍,这其中就有南先生的《论语别裁》、《老子他说》、《易经杂说》、《易经系传别讲》、《孟子旁通》、《金刚经说什么》、《楞严大义今释》、《楞伽大义今释》、《圆觉经略说》、《亦新亦旧的一代》、《中国佛教发展史略》、《原本大学微言》、《如何修正佛法》、《定慧初修》等著作。他既然还保持着做读书笔记和写作的习惯。

    两年后,长湖“雅菡岛”上,雅菡平静的看着“吴明岛”。

    十一

    “我是不会回去的!”

    “你回去不是很好吗?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奔波劳碌。”

    “我现在的生活难道不好吗?”吴明反问道。

    “我们今天不说学校,说你回去工作的事。”

    “我回去做什么?”

    “我这不叫毕业,我也不是师专毕业的,我顶多算是师专肄业的。”

    “你对学校有气?”雅菡叹气说。

    “教书!”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这是两个相隔数十米的小岛,它们相隔如此之近,但彼此有自己的世界,永远都不会连在一起。

    毕业这两年,雅菡顺利通过考试,竞聘上了岗,正如她父亲所愿那样,她被分配到了县城的一所中学教书,端着铁饭碗,过着朝九晚五的安稳日子。

    “吴明,你已经拿到毕业证了,今年七月份你就可以回去工作,你还是回去吧!”

阅读吴明与雅菡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我在火影世界捡属性》《我老公才没过气[娱乐圈]》《全宇宙的Omega都想和我结婚怎么破》《我师兄是林正英》《我修补的剧情又崩了》《嫁给前男友》《我能够知道一切事情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897/7446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