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与星空为敌

    在他看来,师父哪都好,就是不准自己称其为师父这点,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陆涯讪讪道:“我爹娘让我给您带点土特产,都是不值钱的,但好歹也算份心意……”

    壮汉不为所动。

    “不止是那少女背后的人,待承天之门开启,星空各方势力都将冲着他纪长安而来。” WWw.8Yue.ORG

    “这方星空,都将与他为敌!”

    ……

    ……

    接下来这一周,纪长安陪秦珞然走遍了澜城的每个角落,在许多路边摊前都曾驻足停留。

    他们走过梧桐叶落满地面的每条街道;用摊主友情赠送的纸网捞起那条最美丽的银色小鱼;在街角最不起眼的书店中捧着西土引进的热饮坐了整个下午;拿起地摊上最恐怖的恶鬼面具给对方戴上;将那条街道上所有美食一一扫荡……

    而每到了临近傍晚的时分,秦珞然就会拉着他到山顶看黄昏日落,直至深夜群星璀璨才三步一回头的离去。

    最后一夜,二人更是坐在山顶崖边,望着头顶与身前的星辰大海,肩抵肩坐了一宿。

    在此之前,纪长安从不知道群星大陆深夜的星空竟是如此美丽,仅仅只逊色于那日他所见的璀璨而浩瀚的星空几分。

    当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都与坐在他身边的女孩有关。

    ……

    这一日,临近傍晚,纪长安来到了藏书阁。

    孙叔留了张便条在他家门口,大致意思便是可以回来了,另外阁主在外临时有事,回来的话可能还要一段时间。

    这段期间,二三楼还需要麻烦他照看,有空的话记得将三层楼也清扫下,如果家里有急事需要请假,直接和他说就行,这点主他还是能做的,最起码代个班什么他还是能帮忙的。

    纪长安上二楼前和蹲在一楼大门前的孙叔笑着打了个招呼,孙叔抽着旱烟,眯眼微笑点头,一如从前。

    这次他没有急着打扫,而是在二楼内走了一圈又一圈,观察着书柜上的情况,在绕了三圈后,他直接登上了三楼,插入钥匙,缓缓推开大门。

    嘎吱。

    老旧的木门发出刺耳的声音,让人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扇门一向如此。

    纪长安曾经问过周老要不要换一扇,他知道有个修门的老师傅,手艺很厉害,但周老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说自己老了,人老了就喜欢怀旧,对于周边的东西更是如此,舍不得这些老物件的离开,好像只要有它们陪伴在身边,自己就年轻了很多,和以前一样。

    而现在他站在另一个角度观察这扇门。

    木门之上浮现出无数若隐若现的脉络,这脉络好像先天就已存在,又仿佛是后天雕刻而成,极度错综复杂,每一条脉络之间都互不相交,彼此间泾渭分明。

    纪长安不禁伸出手轻轻抚摸门上的脉络。

    脉络微微绽放光芒。

    镇。

    这个由脉络组成的图案的含义是‘镇压’。

    当触摸到这个由脉络组成的奇特符文时,他脑海中便自动浮现出其代表的含义。

    哪怕此前从未见过,从未听闻过。

    而在这之前,无数次登上三楼打开这道木门,他同样不曾看到木门上有这些奇怪的脉络。

    但他知道,这些并非偶然。

    在那夜回想起雪中的一幕后,他的身体就悄然间开始了某种变化。

    他直视镜中的自己,经常会有股陌生的感觉,仿佛镜中的自己正隔着镜面静静注视着自己,那双眼眸幽深而威严,每次都令他毛骨悚然,脊背发凉。

    一次他可以推给错觉,但连续几次后,他再不可能认为这只是偶然引发的幻觉。

    此外,他的眼睛似乎可以看见了一些昔日看不到的东西。

    纪长安没有过多犹豫,关上身后的大门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六排长长的书架,蔓延到房间深处。

    六排书架右侧,有一张普通的书桌,书桌上白色文稿高高堆起,旁边还摆放着几本古籍,显得有些杂乱。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静心宁神的檀香味,香味并不浓烈,恰到好处。

    在普通人眼中,这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书房。

    而在此时的纪长安眼中,却有另一番气象。

    灰尘大小的蓝色光点密密麻麻布满了房间的每一角落,其中书架上的藏书和桌上文稿周围的光点最为浓郁密集。

    它们安静地漂浮在空中,无声无息,给他一种异常强烈的熟悉感和亲切感。

    这种奇异的感觉驱使纪长安用手指轻触光点,只见光点融入他的指尖,了无痕迹,没有任何异常。

    这些蓝色光点是何物?

    难不成这就是修行者才能感应到的星辰之光,又或者说是所谓的灵气?

    正当他皱眉思考之际,整个屋内的蓝色光点骤然凝聚成漩涡,虽无声,却其势浩大,漩涡中心飞出一道锁链钻入他的右手食指指尖,仅仅只是一个呼吸间,房内的光点荡然无存,无有遗漏。

    纪长安僵在原地好一会,深吸了一大口气,才慢慢冷静下来。

    他并不担心这些光点会对他造成伤害,结合孙叔先前特意交代他清理三楼,房内一切恐怕都是阁主出手安排的。

    只是……

    阁主,您究竟想做什么呢?

    纪长安缓步来到书桌前,目光一凝。

    摆放最上面的那份文稿,赫然用红笔圈出了五个字。

    降神体。

    这是特意为自己准备的?

    原来您……早已看透了我的体质吗?

    纪长安苦笑。

    他犹豫片刻,轻轻打开了桌上的文稿。

    只是下一刻他呆立在那,嘴角不断抽动。

    这一切似乎都与自己所想的……不太一样?

    文稿上字迹工整,字体端正大气,只是内容实在令人咋舌。

    ……

    什么狗屁降神体,全是扯淡。

    不过是身具星灵天赋的武者,也能吹成在星空本源中位阶超越观星者?这座天下的观星者还是赶紧自杀算了,免得丢脸丢份丢到家。

    一帮不学无术的蠢货!传出去也不怕五部星空笑我群星无人,连个三等天赋都捧做瑰宝。

    所谓星灵天赋,不过观星者寻觅自身命星的引路灯,可有可无,搭配到武者身上,也就增加点星光感应,对自身命运轨迹较之常人敏感些,能入三等,还是看在这星灵二字上,沾了点光!

    ……

    洋洋洒洒尽千字,尽是鄙夷与讥讽,可以看出笔者对所谓的降神体嗤之以鼻的态度。

    纪长安心中纳闷,按照珞然当初所说,这降神体不应当是这世间少有的顶级体质吗?

    可在此人眼中,却只是三等不入流。

    这片文章的作者并非周老,周老的字迹他再是熟悉不过,虽有相似,但那种精气神和难以言述的韵味差的太多。

    而在文章末尾,有周老加上的一段话,让纪长安不由精神一振。

    “你若真想修行,英灵殿的确是你必经之地。”

    “此前不说,只因时机未到。”

    “而你将来入英灵殿之时,切记要尝试向深处走去。”

    “在那座殿堂内,另有乾坤……”

    纪长安读完这段话,神色愈发肃穆。

    他将文稿放回原地,深吸了口气,平息着掀起的心潮,脑海中开始整理这段时日的大起大落。

    周老肯定了英灵殿能助自己摆脱遗弃者体质,踏上修行之路,但方式却并非与英灵签订契约,而是殿内深处对自己有莫大裨益。

    近乎……改命?!

    至于珞然起初屡次提到的降神体……

    却并不被周老放在眼中,甚至谈也未谈到,就如这篇文章的作者一般。

    是周老眼界太高远,还是说这降神体其实是有名无实?

    纪长安抬头望向窗外,心中琢磨着等回去再找秦珞然聊聊。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薄暮沉沉,天边浮云被夕阳染成昏黄色。

    少年心头恍惚。

    几天前的自己,还在为踏上修行路而竭尽全力地在三楼寻找答案,在那次星启失败后彻底黯然。

    而现在,却已是修行可期。

    人生反复,莫过于此。

    可他突然感觉心中空荡荡的,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他曾疯狂追逐缥缈的修行一途,试图扭转自己既定的宿命,而最后也即是现在的他,只差可以预见的临门一脚,未来可期。

    但此刻的他,竟对未来再次产生了迷茫。

    踏入修行之后呢?

    当他踏入那个神秘的世界之后,又该何去何从?

    如昔日所想一般走遍人间,观尽山海?

    可几日前的自己,却是惊愕的发现,哪怕是这个驱使自己近半生,成为他最后的动力源泉的野望,似乎也只是年幼时分的一场误会。

    同时,他一想到秦姑娘,心中便不免染上一层阴霾。

    仅仅只是一周的相处,这个女孩的粲然笑意却已深深烙印进他的心中。

    而她那双清泓灵动的眼眸深处,一直藏着挥之不去的淡淡哀伤,令人心疼。

    无法否认。

    这个突然闯入他生活中的女孩,已在他心中占据了极为重要的位置。

    他似乎……真的喜欢上了秦姑娘。

    而一月之约,只剩下不到三周。

    甚至于可能时间未到,她背后的家族之人就已降临,将她带走。

    他有时会想这一切是否只是一个梦。

    梦醒的日子,也就是分离之时。

    可如果注定要分离,那么当初为何要相遇?

    少年内心惶惶。

    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无力的感觉。

    ……

    纪长安离去后不久,一袭素色长裙的女子款款而来,出现在书房门口。

    “但是那又如何?”

    “你陆涯哪怕死上千百万次,他纪长安也伤不到一根毫毛!”

    陆涯听得汗毛倒竖,冷汗直冒。

    这一瞬间,他脑海内似是划过无数火花,无数朦胧而零碎的记忆碎片浮上脑海。

    少年惶惶然。

    壮汉端起酒碗,一口饮下碗中酒,目光凌厉道:“你陆涯给我记清楚了,我不是你的师父。师者,传道解惑,我传不了你道,也解不了你惑,你的道你自己去走。另外,我不是让你此次归去后,不得再回来,你回来做什么?!”

    陆涯只觉背部发凉,一种被巨兽盯上的悚然感涌上心头,知道这次师父是动了真怒。

    陆涯提着两个麻袋匆匆走进酒馆,两个麻袋往地上一扔,可以清晰听到那沉闷的声响。

    “师父,师父!”

    壮汉嗤笑道:“出手?我是出手将那少女除去,还是扫平她心湖内的涟漪,让那两位存在计划成空,改日与我论道一二?陆涯啊陆涯,我早就与你说过了,这世间有几分本事就做几分本事的事,不该你管的事那就少管,最好是看都别看一眼。而该你管的事,你再是两袖高举,置身事外,也休想逃脱!”

    此时的壮汉,就如高坐神座的神祗,居高临下俯瞰陆涯,目光淡漠而冰冷。

    “你是否以为那少女心湖内的异物不是冲着纪长安而来?我告诉你,错了,那就是冲着他纪长安来的!”

    陆涯一咬牙,和盘托出道:“老师,那个少女心湖中不对,有人动了手脚,长安极有可能被她连累,您不出手解决,消弭隐患吗?”

    当年纪长安初至澜城,他正是受了身前人指点,主动上门结交,如今也算是一份不大不小的情谊。

    明明是生而知之,却在幼时自己封了自己大部分记忆,弄的现在他们双方都被动不已,连个真实身份至今都没弄清,看着就闹心。

    陆涯见师父久久不语,小声开口道:“师……老师,长安身边多了个女子。”

    这些年来,虽然师父从未展露过什么,不过在他眼中,师父对于长安的重视程度,远胜于对他这个弟子,他有时候甚至怀疑长安是不是师父的私生子。

    坐在桌前的壮汉瞥了风风火火的少年一眼,语气淡漠道:“你叫我什么?”

    陆涯骤然止住身形,如被冰水浇头清醒了过来,咽了口唾沫苦笑道:“老师……”

    壮汉扫了他一眼,心中轻叹一声。

阅读俯首见众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洪荒:师从老子!》《我不是恶毒女配》《吻海迷情:腹黑总裁枕边爱》《女配她慌得一批》《被游戏里的厉鬼们求婚了》《五零六零~我是锦鲤》《星际锦鲤养包子》《她与朗姆酒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79/379685/7682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