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身上的新校服穿得整整齐齐,乍一看还真像个好学生,连这句“找死”都不像是会从她嘴里蹦出来的。

    女孩子扮乖孩子,总是更有天赋些。

    他眼神微眯,意欲看穿一切。

    “叫姐。” WWw.8Yue.ORG

    祁柏冷不丁说了句。

    一个个尽管不大相信,但还是肃然起敬。

    这也是头一回能加进他们小团体的女生,还是柏哥亲自点头安排的。

    “圈姐好!我是蒋冰,就隔壁七班的,叫我冰子就行。”

    “圈姐,我申屠江。”

    “圈姐,嘿嘿,我叫王延臣,放心,以后我们跟柏哥都会罩着你的——”

    陈圈圈:“……”

    “你去哪里了?都、都要上课了。”

    林小铃在女厕所前张望了一会儿,才等到陈圈圈。

    陈圈圈脸上的晦气一变,对她弯眼笑笑:“不好意思啦,我去跟我爸打了个电话。”

    “哦,没关系,我还以为你迷路了。”

    林小铃推了推圆镜片,定睛就看到陈圈圈身后五米开外那群走路自带BGM的人。

    她拉着陈圈圈,就一溜烟往教室里跑。

    海城一中门槛高,考进来的大部分都是知廉耻懂礼仪的好学生,也就显得这群人更加得突兀不入主流。

    看起来情况比初中时还严重。

    陈圈圈其实有点无语。

    回到座位上,她托腮问:“你们干嘛都那么怕?他们又不会吃人的。”

    祁柏长得一点都不凶,她也不得不承认,他身上还有点没进化完全的贵气。

    至于其他三个,除了那个申屠江看起来稍微寡言一点,蒋冰和王延臣至少脸上还有笑脸呢。

    “祁柏……”

    林小铃说这名字的时候,还是刻意压低声音的:“你刚转来,是不知道他有多可怕的。他初二的时候烧了整个年级的期末试卷,都乱套了,学校期末成绩都交不出来,后来只好提前、提前一个星期开学组织补考!”

    初二那件事,其实是陈圈圈的主意。

    期末考试上监考思政的老师在地上捡到了一张小纸条,非得说她作弊。她那时在学校里名声极臭,什么都干,什么锅就容易甩到她头上。

    她当场就跟监考老师杠了起来,随手掏出点烟用的打火机,就把自己的试卷给烧了,把监考老师气得半死,于是被恐吓了句“你就等着考零鸭蛋回家过年吧”。

    陈圈圈后来越想越不对劲。

    她在外头野,天不怕地不怕,可家里那群人都是不好对付的。成绩差都不算什么,要是当着监考老师的面把试卷烧了,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

    于是她顺口就在祁柏面前提了句“要是所有人的试卷都能消失就好了”。

    当天凌晨,祁柏就拉着陈圈圈,两人翻进年级办公室,把初二学生的试卷都烧的精光,解放了整个学校的学生。

    这件事过后,年级主任怕了,还专门购置了一个防火保险柜,用来存放试卷。

    其实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陈圈圈就不信别的学生没有过烧试卷想法,只不过那些人怂,不敢做罢了。

    陈圈圈此刻却装作惊奇地附和道:“哇,那他真的是太嚣张了!”

    林小铃:“还有半年前……他跟那群人在酒吧跟几个校外的混混打群架,把警、警察都给惊动了,在拘留所呆了好几天。”

    这件事陈圈圈在美国的时候也听说了一点。

    反正祁柏家有钱有势,把人从拘留所保出来,也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

    再说他打架有一套自己的经验理论,打了这么多次,祁家还专门给他请了专业青少年犯罪辩护的律师,吃不了亏。

    陈圈圈双手捂嘴:“哇,他也太可怕了吧!”

    林小铃越讲越起劲,声音却骤低,像是准备爆一个猛料:“我还听说,也是听别人说的不太确定……祁柏上高中前还进过少管所,因为、因为拿刀捅了一个老师!”

    “哈?”

    陈圈圈终于听到一件自己从来不知道事,浮夸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比较正常的疑惑。

    祁柏上初中那会儿放个屁都得跟她汇报,要真发生了这种事,她不可能不知道。

    她想了想,这或许只是坊间为了神话这位一中校霸的谣传。

    “小学习委员,在讲我的坏话呢?”

    祁柏这时冷不丁地出现在林小铃身后,吓得她魂都飞了。

    “没、没有……”

    祁柏勾唇嗤了声,视线越过林小铃的头顶,看向了软趴趴正在认真听故事的陈圈圈,笑了笑,就把自己的两本书一支笔丢到了林小铃的课桌上。

    “那你行个好,跟我换个座位。”

    林小铃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提这个要求。

    她不敢抬头看他,只好回头看了一眼最后那排看起来像是被班级遗弃的座位,也不敢拒绝,咬咬牙小声呜咽说:“可是,下节是、是语文课……”

    感觉再多跟霸哥说一句话,林小铃就要哭出来了。

    全班都知道,祁柏只上数学课和英语课,体育课看心情上,他要是哪天上其他的课,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祁柏见林小铃屁股都不肯抬一下,略有些不耐烦:“跟语文课狗屁关系,我看你这座位风水好,打算以后就一直坐这。”

    陈圈圈托腮的动作保持不变,神情却渐渐石化。

    她就知道跟熟人在一块上学肯定就是麻烦,尤其是跟祁柏这种彼此之间熟得不能再熟的。

    有他在,肯定会想尽办法折腾她拉她下水。

    就跟她当初拉他下水一样。

    陈圈圈和祁柏从小一起长大的。

    两人青梅竹马算不上,狼狈为奸绝对有份。

    上初中前的祁柏还是个标准的富家贵公子,乖巧懂事,彬彬有礼,最擅长在宾客面前展示的才艺是珠心算和弹钢琴。

    都说女孩子敏感早熟,陈圈圈小时候也安心当过几年的豪门小公主,不过由于家庭环境特殊一些,她还是先祁柏一步到了叛逆期。

    她没人管教,胆子大钱又多,一开始只是翘课上网吧谈谈恋爱,后来抽烟喝酒打架斗殴,什么刺激玩什么。

    青少年极其容易被身边的朋友影响,而且坏影响的作用力远远大于好影响。

    近墨者黑。

    一来二去,她把身边的祁柏也给带坏了。

    从此之后,祁柏最擅长在宾客面前展示的才艺,变成了放鸽子和打嘴炮。

    瞧眼下,还有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可是,可是这是刘老师开学、开学就排的座位,而且我、我都已经在这坐了一个学期了……”

    没等祁柏再吓唬林小铃半句,人家小姑娘就先一个劲地哭了起来。

    祁柏眼角无语地抽搐了下。

    “噗……”

    陈圈圈有点想笑。

    可很快,她调整到自己在新学校的人设,拍拍林小铃的背做着安抚的动作,又做出一副又怕又气的表情,站起来控诉祁柏:“喂,你欺负女孩子算什么本事,把她都弄哭了!”

    本来班上没怎么人注意到这边。

    她这么一喊,班上同学纷纷向这边投来小心谴责却爱莫能助的视线。

    “我?欺负她?”

    祁柏烦躁地薅了薅头顶的毛,浅色的双眸又望向陈圈圈,她此时看起来正是一副胆小怕事又愿意为弱者仗义执言的样子。

    他嘴角扬起一个玩世不恭的弧度,渐渐平静了下来。

    你大姐始终是你大姐。

    连表演都这么富有层次感了。

    趁陈圈圈全身心地投入在表演中没防备,祁柏突然伸出手臂,一把勾住陈圈圈的脖子,中间隔着一个林小铃,将她的脑袋一头撞进了自己的心口。

    “开什么玩笑。看不出来吗,我想欺负的人是你啊——”

    小爷们齐齐扭头疑惑地看向祁柏。

    就算再给这丫头面子,那也顶多只能叫她声“嫂子”,叫“姐”是不是过了?

    祁柏慷慨地正式介绍:“陈圈圈,初中那会儿是我老大。以后,她就是我们自己人了,知道没。”

    祁柏这一年在一中创下的战绩,简直是“罄竹难书”。

    能爬到柏哥头上做老大的人,那绝对不是一般人……

    她的眉毛又平又细,不做任何表情的时候眉眼还有几分温柔可人,稍稍一挑起,锋利的眉尾就会凸显,看起来就不好惹。

    可不久前,她才剪了个空气平刘海,将锋利给隐匿了大半。

    还没等祁柏客客气气地挂掉电话——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三位小爷抖擞了下,腹诽一阵,彼此看了几眼,三三两两地走到了陈圈圈面前。

    本来以为这是柏哥新看上的妞,长得是真不错。

    可单看这两人的气氛,又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好像不是他们想的那么回事。

    陈圈圈捋了下飞起的刘海,脖子“咔嚓”一拧,忽然揪过了他脖子上的那根领带,反问:“一年不见,谁允许你背着我装老大的?”

    祁柏单手叉腰,任由她揪着自己,蓦地笑了。

    那口气到了陈圈圈的耳边,又化作了一声悠扬的哨。

    “一年不见,怎么开始走可爱路线了?”

    等到陈圈圈手酸放开了他,他才往后吆喝了一声:“都过来,认识认识。”

    陈圈圈突然炸毛,一脚踩在他的新球鞋上,踮起夺回手机,摁下了挂断键。

    “找死?”

    祁柏双手插进裤口袋,弯腰凑近去打量她的平刘海,还往她额前轻轻吹了一口气。

阅读甜甜圈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美食直播间[星际]》《我缺德多年(年代)》《民国路人甲》《七零年代小甜蜜[穿书]》《这个快穿有点甜》《迎春是个花仙子[红楼]》《情难自矜》《霸总的病弱白月光[穿书]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79/379691/7682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