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离蜀

    后来卓亦疏在山上待得腻了,便也辞别刘明义,径直下山离去。

    卓亦疏闲来无事,便也没有着急离开蜀中,而是又去了望鱼镇,在蒹葭楼喝了顿酒,又在青衣江泛了舟,回想此地初遇,却不知下次相见会是何时,卓亦疏心情复杂的离开了望鱼镇。

    哪知卓亦疏还是喝得多了,倒不是他酒量不行,而是这家的酒当真后劲极大,卓亦疏喝的又快,自然就醉了。

    只一交手卓亦疏便知对方是一个用剑高手,而且轻功身法极佳,卓亦疏施展灵犀剑法与疾踪步,对方竟能尽数接下,丝毫不露败象。

    二人在房顶打斗,打落无数砖瓦。

    卓亦疏暗道:这柄剑在饮怨的攻势下还能毫发无损,必然也是神兵利器。

    就在这时,那人突然开口说道:“饮怨剑,不愧是古今第一邪戾之剑。” WWw.8Yue.ORG

    “你的剑也不错。”卓亦疏说道。

    “你更应该问问我是谁。”对方如此说道。

    但卓亦疏却轻笑道:“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

    那人听后不怒反笑,却是说道:“不错,果然狂傲不驯。”

    卓亦疏一脸轻佻不恭,毫不理会他是夸是损。

    那人接着说道:“我叫白九君。”

    听得此话,卓亦疏也是一愣,因为这个名字他听过,在他刚离开浣纱小筑的时候曾有九个人来拦截自己,为的是夺取饮怨剑,而那九人就自称是合欢庄的人,白九君便是合欢庄的庄主,似乎饮怨剑就是明妙寒从他手里得来的。

    一开始卓亦疏还以为他是文隐阁的人,猜测他会是文隐阁主,也只有文隐阁主才会杀了郑庭然后找到自己,但却没想到对方并非文隐阁的人。

    白九君微微一笑,然后收起佩剑,开口说道:“我很好奇,明妙寒会把饮怨剑交给一个什么样的人。”

    “是一个你无法从他手里收走夺走饮怨剑的人。”卓亦疏如此回道。

    白九君听后却摇了摇头,继而说道:“我来不是为了夺饮怨剑的。”

    这个回答却让卓亦疏颇感意外,本以为对方是为了饮怨剑来的,哪知对方却否定了。

    只听白九君继续说道:“当初我费尽心思的得到了饮怨剑,是为了修炼我的悲欢无合剑法,只有饮怨这样的邪戾之剑才能与这剑法相得益彰,可后来饮怨剑被明妙寒赢走了,我既然输了就毫无怨言,饮怨剑是她的了,她想把饮怨给谁就给谁,这是她的自由。”

    “哦?”卓亦疏突然对白九君很有兴趣,于是说道:“那你现在来是为了什么?”

    白九君将自己的佩剑举止身前,然后说道:“我寻到这柄影灼剑,想要用它来试试饮怨剑。”

    “饮怨剑在我手里,你赢不了它。”卓亦疏说道。

    白九君闻言哈哈大笑,继而说道:“你未免太过自信了,影灼剑与悲欢无合剑法,我用这两样向你挑战。”

    “好。”卓亦疏这般桀骜不驯之辈在面对别人挑战时岂有不答应的道理,是以想也没想的就同意了,并且运转内力,就要准备出手。

    哪知白九君却说道:“今天只是试探,并非正式比武。”

    卓亦疏轻笑道:“试探?”

    白九君正色道:“我得知道你值不值得我下这个战书。”

    卓亦疏听了轻佻一笑,开口便道:“那你想什么时候正式比武?”

    白九君言道:“六个月后,江南黄鹤楼前,我与你定在那里。”

    “好,一言为定。”卓亦疏说道。

    经过刚才的试探以后卓亦疏也能明显感觉到白九君的剑术之高,若真是拼到生死之际,卓亦疏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赢,所以卓亦疏爽快的接受了白九君的战书,因为卓亦疏知道白九君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卓亦疏要向明无为报仇,在那之前就需要多加磨砺自己的剑法,否则的话根本远不是明无为的对手,而在卓亦疏眼中,白九君是一个很好的垫脚石,赢了他就可以让自己的剑法更进一层。

    当然,在白九君心中也是这么想的,他的悲欢无合剑法需要磨练,影灼剑也需要。

    白九君失去了饮怨剑以后也曾深感遗憾,幸而后来找到了另一名剑影灼,但白九君是一个对胜负看的极重的人,当初他把饮怨剑输给了明妙寒,然后就一直想着再赢回来,所以他才会派去九名属下到浣纱小筑去下战书,是为了与明妙寒再比一场。

    那九人到了太湖遇到卓亦疏,见饮怨剑就在他手里,一心为合欢庄扬威的九人当即出*夺,卓亦疏与他们大打出手,九人不敌败退,回到合欢庄后尽数禀于白九君,白九君责怪他们办事莽撞,随后亲自到了太湖,却发现浣纱小筑已毁,暗想明妙寒恐已离世,所以白九君四处打听卓亦疏的下落。

    这阵子蜀中之事闹得江湖皆知,卓亦疏之名也随之传遍江湖,白九君听后连忙赶到蜀中,却不想先与污衣帮的郑庭撞上,郑庭是知道白九君的,而且对白九君很有敌意,因为明妙寒与白九君的关系有些暧昧,二人虽然时有争斗,但明妙寒提起白九君时明显有别于提到别人,郑庭便即心中记下。污衣帮弟子众多,消息灵通,所以郑庭在得知白九君来了蜀中以后便找上门来,哪知此时白九君练成了悲欢无合剑法,郑庭不是对手死于影灼剑下,还被白九君挂到了酒肆前,吓得酒肆老板一家魂飞魄散。

    白九君向卓亦疏一抱拳,言道:“半年之后,不见不散。”

    一语言毕,白九君转身离去,几个起落后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斗得多时仍不分胜负,这时乌云突现,遮住了月光,两人在黑暗中打斗不停,但已看不清二人的身影,只隐约见到剑光翻飞,听得长剑相撞之声。

    过了不知多久,夜风突起,吹散了乌云。

    这时才又见到二人的身影,竟已从房顶落下,两人一东一西的面对而立,虽然已罢手停斗,但双方皆是内力不绝,随时准备再出招。

    月光突现,卓亦疏侧目看去,只见被挂在树上的尸体赫然便是郑庭。

    再看对面那人,月光下清晰看到他面容英俊,星眸深邃,穿着一身宽大的墨色袍子,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柄长剑,那剑比别的剑更窄,剑身洁白无瑕。

    卓亦疏心中稍安,如此又在青城山盘桓月余,这期间狄青养好了伤势,并且还有要事在身,所以也下山走了,临行时三位挚友一同祭拜了钟士,当晚喝的伶仃大醉,第二天一早狄青不待二人醒来独自下了山。

    卓亦疏与刘明义时常探讨剑法,颇有心得,青城剑法本就是天下一绝,自有其独到之处,灵犀剑法也是绝世无双的剑术,刘明义也在其中获益匪浅。

    卓亦疏见了书信后怅然若失,数日闷闷不乐,刘明义和狄青有心宽慰,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每日与他饮酒消愁。

    蜀中大会后,王鉷便离了青城派回长安复命,但他这次为了掌握大局所以亲临青城派,颇有些压制的意味,所以青城派对王鉷颇有微词,这从青城掌门闭关不参加蜀中大会的举动中就能看出一二,蜀中各派陆续下山离开,沈倾从也走了,而且走得悄无声息,不但卓亦疏不知道,青城派的巡山弟子也没能察觉到沈倾从的离山路径,沈倾从只给卓亦疏留了一封书信,上面也只有四个字:后会有期。

    卓亦疏听到后立即拿起饮怨剑冲了出去,可待他冲到院中却并未发现异样,刚才的声音也再未响起,卓亦疏眉头一皱,便纵身跃上房顶,他借着月光向外看去,只见官道旁的一棵大树挂着一具尸体,正在夜风中摇晃。

    黑夜中,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卓亦疏身后,卓亦疏心中暗惊,旋即反手刺出一剑。

    紧接着只见黑暗中剑光交错,两柄利剑碰撞在一起互不相让。

    直到半夜,卓亦疏方才醒来,脑中仍是浑浑噩噩的,醉意未散。

    此时卓亦疏也被店小二送进房中,就连饮怨剑都给他放的好好的。

    卓亦疏闻言笑道:“好,我把房钱也给你,要是我没醉,这钱就当是赏给你的,也不用还我了。”

    店小二大喜,尽心尽力的给卓亦疏上了酒菜。

    卓亦疏苦笑一声,酒醉后也觉口渴,便要起身找水喝,这时却忽听得屋外有人惊声叫道:“杀人了!杀人了!”

    幸而数日后许灵儿传来一封信,信中写道:卓公子勿念沈姑娘,只因神君来到蜀中,沈姑娘急于回悬天宫中复命,是以离去,现已出关。

    原来沈倾从离开青城山以后就见到了悬天宫神君,然后又与左道各家门派一一会面,这其中自然就有许家堡,沈倾从和许灵儿已是闺中密友,许灵儿看出沈倾从的心思,知她有心挂念卓亦疏,只是因性子执拗所以不肯开口,许灵儿这才瞒着沈倾从私下传了这封信给卓亦疏。

    数日后卓亦疏已到蜀地边缘,再不出一日就能离开蜀地,卓亦疏信马由缰,顺着官道一路行进,眼见前方有一个小酒肆,他便停在这里,买了酒菜,店小二却说店中的酒后劲大,喝多了易醉,卓亦疏偏偏不信这个邪,是以点了数坛美酒,店小二无奈,只能言道:“既然这样的话就请公子再多付些钱,就当是压在店里了,我们这正好有间空房,公子要是醉了我就把公子扶进去休息。”

阅读绝世豪唐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绝地从神仙服归来》《光明圣女拯救世界》《海贼之狙击手》《女配撂挑子(快穿)》《[综影视]云梦的魔性之旅》《末世女重生在六零》《每次睁眼都在修罗场[快穿]》《重生后被美食淹没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79/379715/7683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