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学剑

    李虚笑骂道:“你这小子圆滑得很,将来倒是不容易吃亏,既然如此,那从明日就开始修炼吧。” WWw.8Yue.ORG

    ……

    密林之中原本也笼罩这一层浓雾,此时更是仿若进入了一片秘境之中,一丈之外,肉眼难见。

    在这一刻,李虚的气势一变,生出一种天下之大,舍我其谁的冲天豪气。

    “身为一个剑客,首先就是要了解手中的剑。这一把剑是精铁所铸,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八两,是我从昨天那富绅家里顺的,算不上好剑,但也算利器。”

    “早晚有一天,老子会真正的把你们给劈成两半。”

    李虚喃喃低语,脸上露出莫名神色。

    白玉京亦处于失神状态,这是何等威力,连天也能劈开。

    玩世不恭的李叔竟然能够施展出如此剑法,这真是人不可貌相。

    李虚淡淡说道:“天下剑法万千,但任何一种剑法分开,都可以分为劈、刺、撩、扫、崩、点、斩、架、截、绞、挑、拔、挂这十三的基础招式。”

    “在这其中,劈、刺、撩、扫、斩、点。属于进攻招式,而绞、崩、架、挑、拨、挂、截属防守。”

    “基础尤为重要,若是练到极致,任何一招一式,都有莫大的威力,就如我先前这一剑,并没有多余的剑招,但天下却没有多少生灵能够挡下。”

    “现在你看好了,我给你先演练一番这十三基础招式。”

    说罢,李虚就开始施展剑法。他施展的是基础剑法,很简单。

    为了白玉京能够看清,他的一招一式都很慢。都每一招,却有一种圆融的意境。攻招水银泻地,避无可避。守招则是无懈可击,滴水不漏。

    “记住了多少?”一盏茶的时间,十三基础招式施展完毕,李虚收剑问道。

    白玉京眼珠子转了转道:“回李叔,记住了大半。”

    李虚摇了摇头,又拔出剑,施展了一次,再次问道:“这一次记住了多少。”

    白玉京道:“已经只记得一小半了。”

    李虚的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再施展了一次。说道:“那现在呢?”

    白玉京理直气壮道:“全忘记了。”

    李虚嘴角抽了,走到白玉身旁,把白玉京的裤子拉开,给他拍屁股狠狠是拍了两巴掌:“叫你给老子胡扯,叫你给老子胡扯。”

    白玉京紧紧护住自己的屁股,大叫道:“李叔,你不是懂了我的意思吗?干嘛还要打我?”

    李虚又狠狠抽了白玉京脑袋两下,方才道:“我懂你什么意思?”

    白玉京拉起裤子,摇头惋惜说道:“枉我还以为你是剑道高手,却没想到你连这个都不懂。”

    本来白玉京还打算继续嘲讽李虚两句,但看他越来越黑的脸,就只能把那些话咽了下去,继续道:“这里面的门道来自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叫做张无忌的小娃……”

    随即,白玉京简短直白的给李虚讲了武当危机,张三丰受伤,张无忌迎战,学习太极剑的情形。

    最后,白玉京总结道:“所谓学剑,不是记住招式,而是领悟“神在剑先,绵绵不绝”之意,当全然忘记之时,才能够不受剑招所限,随意出招,自成章法,方可谓剑道宗师。”

    李虚摸了摸下巴,思索着说道:“这说起来倒是有些道理。”

    白玉京点了点头道:“这本就有道理,是李叔你自己太笨了。”

    李虚手一挥,一巴掌又拍在白玉京的脑袋上:“但就这你一个初学者,不要给老子胡扯这么多,现在到底记住没有?”

    结结实实的挨了几下,白玉京终于老实下来,点头道:“记住了。”

    李虚将剑扔个白玉京,说道:“从此以后,这就是你的剑了。既然记住了,今天就好生生的练习,不准偷懒,明天开始学习身法。”

    白玉京接过长剑,显得有些兴奋。

    又试问那个孩子没有仗剑天下、行侠仗义的梦想。

    剑身很长,白玉京现在还是个小孩子,手臂不长,很艰难的才拔出来,施展十三基础剑招了。

    白玉京是两世灵魂融合,本身天赋绝佳,又看了三次李虚施展,已经将其记得清清楚楚,施展起来虽然还不算怎么标准,但也有模有样。

    李虚又指点了白玉京两下,便打了个哈欠,便返回了乌篷船,只留下白玉京一个人修炼。

    白玉京体内内气运转不停,一次次的劈出,一次次刺出,练习着基础剑招。

    即使没有人监督,他依旧是不知疲倦一般修行着。

    “而真正的剑客,不拘于招式,挥斩之间,自有莫大威力。”

    忽然间,李虚向前踏出一步,朝天划出一剑。

    剑气冲霄而起,一瞬间就蔓延道数百丈之外。

    高大的树木、空中的飞鸟,百丈的高山,轰然爆炸开来,化作齑粉。在漫空中风雷卷动中,很快就消弭于无形。

    而在天空中层云激荡,向两边分裂开来,更是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痕。在这一刹那间,天空被李虚劈成了两半,久久不曾弥合。

    白玉京又道:“至于轻功,打不过就跑路,逃命的本事越强,才有可能活得更久。”

    行走江湖,轻功才是王道。打不过不要紧,跑得过就行。

    李叔打了个哈欠,又问道:“你为什么选择学这两样?”

    江水滚滚,浪花朵朵,一艘乌篷船在江上飘荡着。

    这家伙根本就不需要拐杖,更多时候是拿来骗人的。

    李虚手中这一把剑黑鱼皮鞘,黄金吞口,华美异常,却并非曾经抚摸的那一把。

    “锵”的一声,李虚将剑抽了出来。

    李虚挥了挥衣袖,四周立刻掀起一阵狂风,将雾气吹散。

    “从今日起,我就教你练剑。”李虚一脸正经的说道:“剑,是一种兵器,双开刃身直头尖,横竖可伤人,击刺可透甲。凶险异常,生而为杀。”

    两人下了乌篷船,行了一段路,来到了一片林地之中。林子里立这一方残破的石碑,碑上文字已斑驳难辨。

    清晨的河面上,蒸腾着一层层雾气,一阵大风刮来,吹得雾气流泻,飘进林子中。

    忽然间,在李虚的手上出现了一把长剑,而原本杵路的拐杖就不知道去那里了。

    白玉京不假思索道:“我记得李叔你有一把剑,以前还看着李叔你经常拿着剑摩挲,李叔你应该擅长剑术,否则以你的惫懒性子,不会做这无聊事情。”

    李叔笑道:“你小子倒是个机灵鬼。”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李虚就把白玉京一屁股踹醒。

阅读长生君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养儿不容易[穿书]》《反派王妃不佛系(穿书)》《燃尽浪漫》《蛊惑君心》《只有我一个地球人》《我家小爸爸你惹不起》《我的鬼妻超凶》《都市神级护花保镖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79/379720/7683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