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日日攀山,日日将石头加树叉杠铃,牛逼轰轰举着,举完,还做仰卧起坐,做就做,偏偏爱往孙悟空耳边报数,“九十九,一百”“一百零一”……“一千” WWw.8Yue.ORG

    扰人清梦,孙悟空眼前起起落落目睹跳蚤摔下山,山底下砸破了头,一阵烟尘铺扑到他眼前,孙悟空总一惊一乍。

    孙悟空以为跳蚤说的肌肉是大口能嚼出油的鸡肉,没想到跳蚤说的是腹肌。

    跳蚤混元血丹服下,精力大增。

    再去举杠铃,举过一百下,倒地后爬起,练一百个俯卧撑,间隔的时候不过半柱香,拖着疲乏的肌肉,再去攀山,山高高,视之无物,放言要登到山顶。

    孙悟空在五指山深重压着,早没了戾气,指望着一朝从五指山下翻身

    ,想做一滩烂泥再扶不上墙。

    身边却有跳蚤很激进,日日宣扬要练八块腹肌,与他寸步不离,他睁眼能看着,也能听着,这跳蚤也故意显摆了把他看,我身上腹肌又多了一块,哇,身上有五块腹肌了,

    可算没白练,等着瞧吧,我终有一天练就八块腹肌。”

    不止如此,跳蚤每天做俯卧撑,举杠铃时,非得把声报的大大的,“九十九”“一百”长长一扯,孙悟空刺激,捂起耳朵不去听,还听得越真切。

    于是乎,除山的压迫以外,还多了一重煎熬。这跳蚤锻炼了半载,半载都没有安宁。

    跳蚤比晨鸡还要早起他也被催着早起,想睡一睡,心揪揪,跳蚤又在报连挥汗也有声音,漫天是跳蚤,而自己在五指山下瘫着,早上是这样瘫着,中午还是,到晚上,颇觉耻辱。

    好像往试卷上一翻,挨着的人考了100分,自个儿考了个零蛋,在零蛋中度日,日日荒废,孙悟空陷在泥淖里,一边堕落,一边心伤。

    暮色稀微,这跳蚤还惜时的把山攀越,“这世上没有翻不过的山,只有在山下心如死灰,不想翻山的人。”

    话说给孙悟空,明戳暗讽,孙悟空脊梁骨早已挺不直,终于也受不了了,把脊梁骨挺挺。

    “你说谁压得像一条狗,每天不吠,早已死了的?”

    跳蚤仗着孙悟空五指山压着打不还手,只能还嘴。

    我说你,你瞅瞅你自个儿,血液里妖气尚存,可压在山下一息尽断,早已死人没两样。

    “你再说一句?”

    “我就说了,怎么样?”

    跳蚤扭啊扭啊,跳着钢管舞

    却见孙悟空仰面朝天,脸上写满愤懑,张嘴大骂。

    孙悟空骂的不是踩在头上跳蚤,是朝天大吼大叫。

    “天,你压我如此落魄形状,满意了吧?”

    “我可还没被压垮,你一寸不公,一寸欺压,我要将你全锤烂,压我这么久了,别以为我掀不翻这座山,你压不垮我,我脱身之日,定要寻仇,将天捅一个窟窿。

    颇有些当年之勇了。

    “别让我翻身,否则狗咬了,我全要咬回去”

    孙悟空被跳蚤激起愤懑,越骂声越大,五指山下,一个声音破云霄,大凶大闹,闹上了天。

    天上雷公电母打了个盹,他们负责看守镇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守在瞭望台里,本以为这泼猴压得丧家之犬,早埋下头颅,也已经几百年没听到这猴又凶又闹了。

    这时候,泼闹声陡然又起,好似几百年前孙悟空执棒行凶大闹,雷公电母相互的惊醒。

    “谁,谁忽然安扰眠梦?”

    雷公抓起他的引雷锤,电母也已将执风雷槌在手,闹声起得突然,不知是否羁押在五指山下的泼猴猖狂咆哮。

    觑起眼,往凡世细细明察。

    还真是孙悟空那泼猴,脖子扯得天那么高。

    雷公电母跑去向玉帝禀报。

    “报,陛下,势不妙了,五指山下泼猴又似要行凶,在五指山压得不服大嚷大叫。”

    玉帝扶额,“这么多年,还没将那猴子压老实,怎么又泼泼骂骂的?”

    雷公电母,“陛下我们也不知,只打了个盹,就听见那泼猴无端端朝天泄愤。”

    玉帝往殿下怒瞪一双眼睛,“我要你们看守着那妖猴,有不驯服,天雷轰在他头顶,叫他五雷轰顶,你们在瞭望台打盹?”

    雷公电母面色难,声怯怯不敢回话。

    玉帝暂且不去追究两人过失。

    “在五指山下不是还有获罪被贬凡世跳蚤,又在做着何种勾当。”

    “我们往天底下瞭望时,那泼猴行凶泄愤,下界那跳蚤也在助长着声气,朝天把话骂个不停。”

    不妨镜头切换下界,情形此时如此的。

    孙悟空咆哮,脖子引得长长的,骂天,说要把天捅出个窟窿。

    跳蚤不受羁押,比孙悟空能踩得高。

    于是,爪攀到山高处,声高吼震天。

    “天,看到了吗,你贬我下凡,这就是我今日以牙还牙,回敬给你们的,好好听着,一群天上缩头乌龟。”

    吼完了,还与山底下孙悟空会心一笑,“猴头,吼得痛快吧”

    孙悟空傻傻的点点头,山下久压,压得落魄失魂,吼出来,心意顿时大快。

    玉帝在天上,坐镇凌霄殿,目睹此等情形。

    “岂有此理,当年蟠桃会上,卷帘大将失手获罪,朕遂将他贬入凡世,贬为一只跳蚤,身不足一寸,阴暗处藏身,就是望他寄生于孙悟空身上,暗窥孙悟空一举一动,头脑里藏何歹念,将血榨得干干净净,以赎清罪孽。

    没想到竟还和孙悟空打成一片,蹦跶得高高的,在骂天,孙悟空本已压得老老实实,忽而也骂起天来,摆明受怂恿的”

    玉帝脸色怒得猪肝酱紫,“养出如此叛徒,大逆不道,雷公电母听令引雷电轰得跳蚤尸骨无存。”

    雷公电母退下殿。

    鼓鼓身上肌肉,“已经有七块了,只要最后能攀上五指山山巅,第八块也,到时候,妖力收放自如”

    说话挤眉弄眼,是向孙悟空嘚瑟,孙悟空也已听着了,一颗心弄得敏感,总觉是在影射自己颓废,不堪。

    听过后,把眼偷偷看在跳蚤身上,在那巴掌大的腹部确实挤下七块肌肉,第八块指日可待将要胀出。

    孙悟空看了,说不出话,落寞神伤的,“为什么,这年头就连一只跳蚤也这么有上进心了,睡个觉也不让我好好睡,我把身上血给你吸,你别烦我了。”

    跳蚤不吸,一脚踩在孙悟空头顶,又去攀山了。

    可跳蚤脑袋驴踢了,信誓旦旦,山按在地上摩擦他,他要把山按在地上摩擦。

    当着孙悟空的面,发图强起来,说不要做烂泥,要变身强大的妖怪

    日日早起,天昏昏才睡,持续了半载有余。

    跳蚤一日一日还在磨砺着肌肉,也还在攀着山。

    跳蚤卑微一身,怎么可能拥有传说中八块腹肌。

    可跳蚤一天天练着,早上太阳未起,薄雾未蒸散,便自惊自吓“糟了,又睡过头了”,然后结结实实往吮一大口血,吮血每次量达半升,再摸爬滚打,将血熔铸一颗混元血丹。

    丹药下肚,跳蚤轰出力道一天天大了,风不平,摇撼着树。

    孙悟空的认知和跳蚤早已不在一个层次上,孙悟空想趴着,跳蚤却练就颇引以为傲的八块肌肉,

    总痴心妄想,八块腹肌练就之日,肌肉的实力加上孙悟空的妖血,他一拳能轰动天地。

    夜幕垂临,星斗黯淡,跳蚤一天高强度的历练。

    钢筋铁骨也熬不住困顿,倒在地上,听跳蚤躺在浓浓的夜里,还不清醒的咕哝着“八块肌肉,我……要定了”

    孙悟空心眼小小,自个儿趴着,看这世界总也像趴着的。

    孙悟空压在与世隔绝的山底下,被跳蚤彻底打乱了作息,那些天里脑壳一直很疼。

    从前,跳蚤和他一起堕落,一起说好了不朝天泄愤抗争的时候,孙悟空能大睡,睡得天昏地暗没人搅扰,脑袋里装着些混沌屈服想法。

    他不过想要睡,想要与这座荒寂的山同眠,早已不想抗争。

阅读西游闹翻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星际女帝》《吾乃反派背后灵[快穿]》《异能女的修仙路》《八零暴力军嫂》《女版霸总养娃日常[穿书]》《我有一座海洋馆》《绝地求生之神级导航》《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79/379753/7684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