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原来这房子是你家的

    走出展厅,正看见一间红砖砌成的仓库厚重的铁门被轰隆隆地拉开。一套一米高两米长的设备被推了出来,套在外面的蓝布上赫然印着“苏州超精密加工数控系统研发公司”。卡车停在院子里准备接货,一名技术员正站在卡车旁对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师傅说:“当把机器调到每分钟24000转的超高速状态时,零件的粗糙度已经不能控制在万分之二微米以下了……”刘明邦仍不住向仓库里瞟了一眼,数十件套着相同蓝色布套的设备整齐的码放在里面。

    两个丫头仍然叽叽喳喳的边走边互相打趣。刘明邦和刘明治兄弟俩的脸色却更加凝重了。一直走出玻璃艺术馆很远,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刘明治拉住袁媛的胳膊低声问道:“看起来,你貌似对这里非常熟悉啊。”

    袁媛扭头望向刘明邦:“对呀,你俩的脸色为啥这么难看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WWw.8Yue.ORG

    “好的主任!”刘明邦挂断了电话,一边用手机呼叫附近的共享自动驾驶汽车,一边一溜烟向出租车站牌跑去。随着人工智能建模和点阵激光技术的发展,白内障、青光眼和各种常见的眼底病都已经实现了全自动标准临床路径化治疗。大多数眼科手术已经不再需要主刀医生,眼科医生在手术过程中主要的工作就是陪患者唠唠嗑,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很多大学的医学院里,连无菌手消毒和打十字节这些医生的基本功都不再列入必修课。

    但是眼外伤是个例外,因为致伤因素和伤口情况千差万别,人工智能技术始终无法构建出规律性的诊疗方案。时至今日,一台已经停产连零件都不好配的手术显微镜,一个在纪录片里才有机会看到的显微手术包,再加上一双戴着橡胶手套的主刀医生的手仍然是眼外伤手术不可替代的标配。

    刘明邦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出于对医学发展进程的好奇和对医学考古学的偏爱而自学了旧式手术的全套课程,如今他成了这个时代中最后一批拿过手术刀的临床医生,也是附属医院眼科除了袁斌之外唯一一个旧式手术基本功还算扎实的医生。所以一旦遇到眼外伤的病人,袁斌和刘明邦就必须马上赶回医院,同时出现在手术台上。

    刘明邦刚走没多久,袁媛的手机响了。袁媛打开免提:“好久不联系了,二叔。”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颇像老一代相声演员郭德纲:“刚才有人见到你过来看房子了,还带着个挺帅气的小男朋友。带过来让我瞧瞧吧,二叔也顺带请你们吃个便饭。”

    袁媛抬头望着刘明治,刘明治点点头。“好的二叔,我们现在就在银河御府门前的公交站台附近,我把位置共享给你,你派车过来吧。”

    刘明仪看着刘明治和袁媛心有灵犀的眼神交流,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二哥面前成了电灯泡。无奈的撇了撇嘴,对袁媛说:“从今往后我二哥就归你了,我那仿佛没有尽头的童年也该到头了。”然后转过身,一个人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一台机器人牧羊犬带着一大群山羊从山坡上涌下来一直涌过马路,挡在刘明仪的身后,像决堤的肥皂泡沫将她冲向远方。

    刘明仪忍不住问道:“那么,这些展品中哪一件最值钱呢?”

    袁媛甩了甩长发,撩了一下留海儿答道:“我们不应该去追求最贵的东西,而是要追求最美的东西。玻璃因为原料廉价而被人广泛应用到生活中,也是因为原料廉价而被人低估了价值。可是玻璃具备一种美德,那就是它一直在作最美的自己,而不是价格最高的自己。这些展品我们现在可能用不到,但是我们将来有钱之后肯定会有这方面的追求。我们也应该有这个层次的审美能力。”

    在一个精心装饰的玻璃餐桌旁,袁媛随手拿起一个形似酒盅的玻璃件让大家猜这是做什么用的。刘氏兄妹绞尽脑汁也没能找出正确答案。最后袁媛揭晓了谜底——鸡蛋托!她像模像样地给大家做起了科普:“这个物件主要出口到西欧,每年订单都络绎不绝。中国人的饮食文化注重实质,在菜品上下足功夫,发展出不同口味的八大菜系,享尽了口腹之乐;欧洲人把艺术灵感更多地投入到形式上,在餐具的制作上做足文章,饱尝了视觉盛宴,就是餐桌上的一个煮鸡蛋也要为了美观让它立起来。而中国人的心思全都花在应该做成茶叶蛋还是松花蛋。从这里看,中国人重里子,欧洲人好面子这事儿就绝无虚言啊。”

    艺术的玻璃和生活的玻璃原来有如此大的差距。同样是玻璃花瓶,这里的玻璃瓶有的像翡翠、有的像汉白玉,有的与青花瓷相比简直可以以假乱真。所以说,多花点儿时间带孩子去博物馆和美术馆参观,或者多花点儿钱让孩子接触一下音乐和美术还是很有必要的。只要心灵不缺乏创意,每个人都可以生活在艺术的世界中。

    刘明治掏出纸巾给袁媛擦眼泪:“媛妹,风水这事儿并不重要。除了风水之外你还知道什么别的事情吗?关于这个小区和这个玻璃艺术馆的。”

    袁媛皱着眉头想半天:“我也一直在琢磨我二叔为什么跑到这搞房地产,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盖房子又能卖给谁。但是今天这个场景你们也都看到了,我现在脑子里的问题也是越来越多,答案却一条都没有。”

    这时刘明邦的电话响了,袁斌打来的:“小刘儿,咱们科里刚才收了两个严重的眼外伤患者。我正在往医院赶,你也赶紧回来吧。”

    刘明仪回过神来,又把手掌附在前额把头帘向后捋:“哎呦我去,原来挡住我家风水的大坏蛋是你二叔啊。就这样你还怎么做我家儿媳妇儿啊。”

    刘明治瞥了刘明仪一眼:“住嘴!”

    刘明邦心头一惊:“你说的是袁勇主任吗?”

    袁勇是袁斌的二弟,他们俩的名字曾经在眼科界如雷贯耳。上个世纪末,袁斌与袁勇一同在协和医院师从眼底病学泰斗张承芳教授,颇得真传。袁氏兄弟二人后来一直都和董方、陈信、赵明等人一起被国内眼科学界看作是眼底病学的新一代领军人物。兄弟二人致力于视网膜色素上皮的病理研究,常有论著发表,在学界颇有建树和声望,学术和事业可谓顺风顺水。直到八年前,兄弟二人因为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同时从协和医院辞职来到承德。哥哥袁斌在承德市附属医院仍旧干眼科的老本行,而弟弟袁勇则莫名其妙地下海,白手起家办起了乡镇企业,而且志向坚定,被亲朋故旧和同门师兄弟们轮番规劝都不愿回头。

    袁媛看了一眼满脸官司的刘明仪急忙解释道:“我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我们家的房子挡住的是你们家的风水。我这一上午都在做心理斗争,可是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说着说着带出了哭腔。

    再往前走,看到的就全是一些既不能盛汤端菜也不能养鱼栽花的纯艺术品了。袁媛接着给大家当起了导游:“这几个只有巫师才用得着的水晶球完全是中国版的,你们看,里面分别画着《清明上河图》和《金陵十二钗》。并且这些画都是手工绘制的,在玻璃球中把画作成这样是难度非常大的手艺活,这些技术都是祖传的,几乎可以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到了中央展厅,展出的都是大件展品。袁媛一件一件地讲解着:这件是捷克的“缆绳”,这件是卢森堡的“想象”,这件是印度的“眼睛”。很多国外的玻璃艺术大师把自己的得意之作和创意的思想展现给我们这些万里之外的中国人看。而这边几块直径接近一米的透明石头,人们叫它幸运石,像这么大块的玻璃是无法人工生产出来的,当年上海的最后一家雇佣工人的玻璃厂停炉的时候忘记誊空锅炉,剩在里面的玻璃浆自然冷却,凝固成这么大块竟然没有迸裂,真的可以称得上奇迹。

    袁媛脸上的笑容瞬间褪去,抬起头直勾勾地盯住刘明治的眼睛。此时她的内心十分忐忑,怕说出真相后刘明治就要和她一拍两散了,但是接着瞒下去又怕将来真相大白后刘家人会更加恨她。反复的犹豫权衡,袁媛好久才做完思想斗争,心一横说:“因为这个玻璃艺术馆是我二叔开的,这里每一件展品的解说词都是我一句一句亲手写出来的。”

阅读银河系的另一个地球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朕重生后霸气侧漏[星际]》《王爷的白月光重生了》《拒绝五百万诱惑的男人》《草莓糖几分甜》《书中男神我全都要[快穿]》《继室娇娇女(穿书)》《套路总裁轻点爱》《我的相公是病秧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79/379869/7686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