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失败

    她往旁边倾斜,声音小小的,“我不会翻译。” WWw.8Yue.ORG

    秦刺摁着那串英文字母,双目紧紧看她,一个字一个字从他胸腔里蹦出来:“我为你着迷,以至于眼中再无其它。”

    她从不能动的状态中解救过来,深深一呼吸,支支吾吾道:“嗯,是吧,应该是吧。”他只是问意思而已,只是问意思而已。她为自己方才心头闪过的模模糊糊的念头而感到羞耻。

    许耐耐持卡排在队伍里,前面忽然有人往后退,她没做准备,猝不及防被人一抵,身形往后摇晃。

    突然,双肩处覆盖下一双手将她平衡住。她站稳,转身道谢,“谢谢你。”

    楚文隽目送她走远,指关节往上一推眼镜。薄薄的镜片遮掩下他眼睛里的锋芒。

    许耐耐托腮,神识飘远。

    食堂里遇到的那个男生和她的竹马兼好朋友长得一模一样,刚刚看到他,恍然让她以为她还在原来的世界。可是那不是她的竹马,只是一个和他长得相像的男生而已。

    她拍脑门,将男生的面容从脑海里撇出去。

    鼻端飘过一股清冽浓郁的烟草味,她皱鼻,知道旁边的人又去抽了很多烟。她不讨厌烟味,但是不喜欢吸二手烟。

    她在考虑重新换位置的可行性。她不愿意和秦刺当同桌。虽然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对她做过很过分的事,然而身边时时埋着一颗炸/弹,任谁都会如坐针毡,神经紧张。

    本以为她能适应,但是她想得太简单。她还是没办法适应他,恨不得马上就换位置。

    如果一开始她没有换位置就好了。她懊悔不已,却只能自己承担后果。她一遍又一遍地跟自己强调,平常他不和她说话的时候,把他当做空气就行。

    她屏息,将烟草味挡在外部,笔尖在草稿纸上唰唰地计算。

    “不会做?”烟草味赫地侵袭过来。

    许耐耐和他拉开距离。

    “我教你啊。”他的嗓音略沉,一点一点地沿着她耳际擦过,似如一片羽毛从耳边拂过。

    她小弧度地摇脑袋,“我会做。”

    “哦。”他偏头,像弹钢琴似的,修长的指节在桌面逐一敲击。

    他有一双非常好看的手,白皙修长,骨节流畅分明,随便放着都让人赏心悦目。

    发觉自己在盯着他的手,许耐耐的目光急速从他的手上转移开。

    过了几分钟,似是等待已久,他说:“怎么,你不是会做?”

    许耐耐尴尬地捂住草稿纸。她确实解了半天也没把题解出来。

    “要我教你吗。”虽然他用的是问句,可是却更像一个陈述句。她仍然坚持原先的话,“我自己做。”

    这会儿她已经不再怀疑他能否有能力做出这道题,通过上次英语演讲比赛她已然见识到了他的能力。

    他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他考零分只是因为他没有写答案交了白卷而已。

    对于她如此不领情的态度,秦刺没有生气,反而勾起唇角。他好整以暇地端详她,欣赏什么东西一般。

    齐周在后面直啧啧,刺哥这恨不得要把眼珠子黏到许耐耐身上的样子真让他想拍下来给兄弟们看。

    刺哥是忘记自己校霸的身份了吗?作为一名大佬,怎么能做出这般掉颜面的事!

    他寻思这节课一下,他一定要把刺哥拉出学校,一定要让刺哥回归正轨。

    下课铃响起的下一秒,齐周拍了下秦刺的后肩,“刺哥,走,飙车去。”

    秦刺懒懒地掀起眼帘,回他:“要去你自己去。”

    “刺哥,你都多久没和咱一起出去玩儿了!”

    秦刺抽出一本新的几乎没有折痕的书,说:“学习。”

    齐周:“……”

    你不刚才还在睡觉吗,这是在学哪门子的习?

    “怎么?”秦刺神情浮过些许不耐。

    悻悻地摸着鼻子,齐周独自一人去了金庭。

    金庭包厢里。

    “周哥,刺哥呢?”

    齐周嘴里叼烟,吐字含糊,“他?抱美人去了呗。”

    包厢里的喧嚣登时一停。

    紧接着,有人惊异道:“什么?刺哥?抱?美人?”

    少年们各个震惊得将嘴巴张成了o型。

    这可真是天大的新闻,无异于听到天方夜谭。

    齐周瞥瞥震得说不出来话的他们,狠狠地吸了口烟,语气平淡,“大惊小怪。”虽然他最初始也和他们一样的反应。

    “那什么,那美人,是谁啊?竟然能得到咱刺哥的青睐,那肯定得是天仙是吧。”一旁喝酒的陆成笑眯眯地问道。

    瞅见陆成发光的双眼,齐周脑海里闪现出香樟树下浑身踱了光晕的少女,心下一阵烦闷,他一把将陆歧推开,不耐烦道:“自己看去呗!”

    说完他一把捞过茶几上的酒杯,将里面的透明液体一饮而尽。

    秦刺关闭手机,要把手机放进口袋里的时候,他顿住动作。视线从许耐耐颊侧转移到掌中平躺的手机,手机在掌中转过两圈,他戳戳右侧的人。

    感觉到有人在戳自己,许耐耐偏过眼角,小声问他:“干什么?”

    举高手机,他说:“手机给我。”

    眉心微微皱起,她不明所以,“呃?”

    “我手机没电,借你手机打一个电话。”

    她想问他怎么不借齐周的,这才发觉齐周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教室。她慢吞吞地从书包里拿出手机,点到拨号界面之后递给他。

    秦刺摩挲手中薄薄的手机,在屏幕上划拉几下。

    忽然间,嗡嗡的震动自他搁置在一旁的手机响起。

    许耐耐:“……”

    不是没电吗?她见他从容淡定地把铃声掐断,然后把她的手机还给她。

    “谢了。”他一边说一边点手机屏幕。

    许耐耐蓦然意识到他借她手机是要做什么。她悄悄打开通讯录,在通讯录里发现了一个新号码。新号码的上面写了两个字:秦刺。

    “不许删。”她刚好要点击删除号码,耳边就传来他的警告。她垂睫,退出通讯录界面。

    秦刺满意地抬抬下颌,他在第一位联系人那里写上名字。

    耐耐。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男二登场,这么多章后才出现的男二^_^

    男生带着金边眼镜,面容白净俊秀,嗓音清和,“不用。”

    看清男生的面容,许耐耐一诧,“文隽……”

    男生面上诧异微颤,“你认得我?”

    急速收拾好情绪,许耐耐摇头,“认错人了。”

    食欲尽失,她走出队伍。

    一开始她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的内里意思,只是翻译出它的字面意思,也没多想,这会儿回味过来,顿时赧然不已。

    “你还没说完。”秦刺靠近,清凉的呼吸几乎与她融合。

    他没回应。她困惑地把目光投向他,却见他嘴角往上挑,眼角眉梢里尽是某种愉悦。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她觉得自己翻译的不是很好,有点不好意思地对他说:“好像没翻译到位。”

    他默念这几个字。

    他们这边的动静全部被许馨偷听了去。心里对许耐耐的愤恨几近达到顶点,她发出短信,问短信那头的人:你还没开始行动?

    食堂里人声嘈杂,各个窗口都排着长龙。

    一旦整理好心绪,许耐耐很快就能把之前困扰自己的模糊念头镇压粉碎。她若无其事地继续写稿,没有想过秦刺为何会突然写下这么一句话让她翻译,也没想过这么简单的翻译他怎么会不懂的是什么意思。

    对于许耐耐迟钝非常的神经,秦刺无奈之于还有几分愠怒,不过他面上却不显露半分情绪。

    心脏剧烈收缩,一种奇怪的感觉将许耐耐的感官麻痹。她再也不能动弹,像被点住浑身穴道。

    见她有些困顿和茫然的神色,秦刺舔舔后槽牙,语气掺杂些许无奈,“这么翻译的,对吧?”

    来日方长。

    许耐耐莫名,忽而又听他道:“我刚才没听清,怎么翻译的?”

    “你让我着————”她猝地止声。双颊如火烧,迅速红了个通透。

    他似乎只是在翻译这句话,又似乎在和她说这句话。

阅读高甜霸总[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万人迷反派重生之后[穿书]》《海贼之最强复制》《世界爱意值》《星际锦鲤养包子》《超神学院之满级大号》《神奇宝贝之每日抽奖》《离婚没商量[娱乐圈]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79/379970/7688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