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听到何昼的要求后,桃花鬼的脸色果然变了。她纠结了很久很久,最后咬咬牙把假发扯下来,小心翼翼地将假发叠好,郑重地交到何昼手中,“我的假发就拜托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待它,三分钟之后我就会回来接它。”说着,她便顶着丑丑的发型,满是悲壮地飘进富康大地。

    何昼:“………………”

    何昼拔出车钥匙,拿着桃花鬼的假发推门下车,他拨通周爱国的电话,“爷爷,我朋友可能惹上脏东西了。” WWw.8Yue.ORG

    周予城这会刚刚到家,外套都还没脱,脸上还带着舟车劳顿的倦色,“当然没问题,我手上正好还有几道平安符,何爷爷什么时候需要?”

    “我有急用,方便我现在就去你那里取符吗?”何爱国说道。

    抱怨归抱怨,余泣还是去里间把周予城要的六爻八卦阵和占卜用的铜钱取出,在香炉上燃上三炷香,准备好蒲团,把一切打点得妥妥贴贴。

    周予城在蒲团盘腿坐下,递给余泣一个你可以走了的眼神。以前周予城占卜时从未要求余泣离场,难道真的出大事了?余泣一步三回头,心情满是惴惴不安,不停脑补逆天浩劫、世界末日之类的惨案。

    然而余泣猜想的方向根本就错了,周予城只是简单地占卜方位而已,就搜索一下附近哪里阴气大量聚集,这种地方通常都有闹鬼之事。周予城很快便推算出结果,富康大地,和他家的直线距离不到两公里……

    何昼并不知道此时正有两个人在默默关注他,他沿着富康大地的外围,找了个监控拍不到的角落,轻轻松松翻过围墙,无声无息地潜入富康大地。

    富康大地是大户型楼盘和独栋别墅结合的高端小区,占地面积广,住户不多。何昼按照导航,避开巡逻的保安,一路来到江扬家,才终于见到一些人气。

    何昼走近那座别墅,忽然感觉一阵风拂过,四月间的天气还没完全转暖,风中的寒意略过身体,何昼生理性地打了个哆嗦。

    别墅自带的小花园里,露天摆放着几桌酒水食物。十几个人有老有少,聚在小花园,却不是在享受聚会,他们吵吵嚷嚷地围成一圈,正在对站在中心的俩人劝架。

    吵架的当事人,其中一个正是邀请何昼来家里玩的江扬。另一个青年身形瘦削,面色蜡黄,眼底带着浓重的青黑,说话就像是喷射毒汁,“你一个残废凭什么来管我,你已经当不了警察,不如管管你自己想一下以后该做什么吧!现在摆出一副警察的派头要给谁看?”

    何昼藏在众人的视线盲区,只要他愿意,隔着十多米的距离,他也能狠狠教训那个青年一顿。不过,何昼没有把他的想法付诸行动,他沉下心来,视线扫过整片花园,寻找桃花鬼的去向。桃花鬼一头粉色长发,站在人群中就是一道醒目的风景,可是何昼看了几遍,都没有找到桃花鬼的踪影。

    就在这时,变故发生了。

    只见青年眼睛露出凶光,突然暴起操过餐桌上的一柄叉子,朝江扬冲过去。江扬换上义肢的时间还短,猝不及防之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周围的人也来不及反应,眼看江扬就要被青年刺中心脏——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w=猜猜桃花鬼在哪?

    周予城愣了愣,不知何爱国为何如此着急,“我可以让人把符给您送过去,您不必费心多跑一趟。”

    “不用不用。”何爱国连忙解释,“我拿到平安符之后要去的地方,正好就在你家附近。我去找你还方便些。”何爱国手机里装有汽车定位的APP,只要搜一搜就能实时定位何昼的位置,他之所以没对何昼说会去找他,只是不想何昼觉得有他当后路,面对困难兀自退缩。

    “好吧,那我等您过来。”周予城嘴上不说,但他立刻就从何爱国的行为联想到另一个人,何昼。何爱国那么骄傲的人,即使不擅长防御型符箓,面对再危险的境况,也从未开口向别人求过符。能让他开口求人的,也只有何昼了。

    通话结束,周予城对呵欠连天的余泣吩咐道:“去把我的六爻八卦阵取过来。”

    余泣眼角溢出的生理性泪水,此时非常贴合他苦巴巴的心情,“师父,难道您又预感出什么大事了?最近的世道也忒不太平了吧。”

    万一江扬那边是闹出家丑之类的事情,桃花鬼去找江扬,那岂不是侵犯隐私?何昼不想让桃花鬼去凑这个热闹,可是直接拒绝她的话,估计往后很长一段日子很难过得安生。于是何昼就想了个委婉的说辞来拒绝桃花鬼,“你知道我们家那么多秘密,万一我没跟在你身边,你趁机逃跑怎么办?这样吧,你要是愿意把假发抵押在我这里,我可以给你三分钟时间去看看江扬。”

    桃花鬼的鬼力和她的粉色长发息息相关,她哭掉的头发不是那么容易长回来的,在何家靠灵脉和香火大补特补,斑秃的地方也只长出一层细细的绒毛,比斑秃的状态还要丑。于是桃花鬼对假发就看得更重了,要掀她假发,就等于要她的命。

    江扬挂断电话的举动充分说明他的态度,他不希望何昼参与进他遇到的麻烦。何昼微微蹙眉,最后还是决定尊重江扬的意愿,他对满脸期待的桃花鬼说道:“我朋友现在不方便待客。你在家里闷了一个多月,也怪辛苦的,我们开车去附近兜兜风再回家吧。”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何昼不知道江扬那边到底发生什么变故,也不认为自己身负异能就一定帮得上忙,不过他还是想要确认一下江扬现在的状态。何昼拨通江扬的电话,彩铃的声音才刚开了个头,就变成嘟嘟嘟的盲音。

    何昼也正有此意,“那我就试一试吧。爷爷别担心,有你给我的符,我就算搞不定,逃跑也绝对是没问题的。”

    挂断何昼的电话后,何爱国忽然就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他不擅长防御类符箓,本打算向知根底的周予城求几张平安符的,结果周予城带来的消息事关儿子儿媳的死,把他给炸懵了,一时竟忘记讨要平安符的事情。

    何爱国嘴里虽然说着让何昼放手一搏的话,心里还是难免挂念,他琢磨了会,还是打通周予城的电话,“予城,我想向你求三道平安符。”

    电话那头的何爱国沉默片刻,“你身上有带着我给你的符吗?”

    “带着。”何昼应声,他不仅有何爱国的符,还有几件小巧的防身武器,这是战场后遗症,必须随身携带武器他才能安心。

    何昼把车泊到附近商业区的停车场,数着时间等桃花鬼回来。

    三分钟一晃即过,桃花鬼没有按照约定回来,兴许是看江扬看得忘记时间,毕竟她要看帅哥,连看得比命还重的假发都能舍弃。何昼又耐着性子再等一会,五分钟,桃花鬼依旧没有回来,这就有些不对劲了。

    “那你就去试一下自己的能力吧,何氏天师都是从不断的历练中成长起来的。”何爱国严肃地说道。一个月前的第二十三中之行,虽然他没说,但他知道何昼手中少了两道符,用到谁身上不言而喻。而且贪鬼在关键时刻闭上嘴的行为实在违和,他很快便联想到何昼身上。他的孙子,从来都是他的骄傲。

    桃花鬼的表情瞬间垮下来,她放下对贾君的执念后,桃花的属性对她的影响逐渐变强,她开始追星,开始对帅哥发花痴,当她在何昼的朋友圈里看到江扬的照片,魂都被江扬那略带忧郁的俊美男的外表给勾走了。天知道桃花鬼有多么期待见到江扬的真人。

    桃花鬼朝何昼哀求道:“何昼,你让我去看一眼江扬好不好,就一眼!反正我是鬼,普通人又看不见我,我肯定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就算我真被看到了,我只要咬定自己不认识你,只是一只路过的鬼,他们也拿你没办法。”

    是在下输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桃花鬼。

阅读表情包驱鬼了解一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睡了病态大佬后我跑了[穿书]》《养儿不容易[穿书]》《我有一座天道博物馆!》《大老师的青春物语》《玄幻之超神具象》《回到七零末年当奶爸》《一见你就笑》《大千世界里的道人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79/379971/7688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