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口

    今日势必要将这苹果五马分尸,拆入腹中。

    立默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我寻思着,请你吃个苹果,怎么像让你上战场呢?”

    立默忙着收拾衣服,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干嘛?” WWw.8Yue.ORG

    他脸上的笑僵了僵。

    原来是他想多了。

    十五岁还未完全长开的稚气和湿了头发穿着单薄散发的诱惑气质夹杂在一起,整个人都变得更加迷人。

    是一种直击内心的帅气。

    立默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热,她不自然地移开视线,拿衣服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

    陆慕溢脑海里的思绪有几分乱,他没察觉到立默的不自然,随口答道:“我穿这么少,你房间又开足了暖气,当然要来你的房间坐坐,省点钱嘛。”

    还好他来了,不来的话都不知道她明天要出国,万一一大早起床发现家里不见了个人,衣服日常用品都不见了,可不得吓死。

    不对,是大中午起床发现……

    陆慕溢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又问:“就你们三个?”

    立默拿着衣服在脸上摩擦了几下,减弱了发烫的感觉,缓缓答:“本来师父他们以为我还在学校考试,没准备带我一起去,刚才打电话给我说这件事时才知道我放假好几天了,赶忙又给我订了同一班飞机的票。”

    陆慕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那个师兄不去?”

    立默正要回答,电话铃声却突然响起。

    来电人正是厉澄。

    “喂,师兄?”

    “默默,明天早上八点我来接你。”厉澄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

    立默微怔片刻,“八点啊?师兄也要一起去吗?”

    “嗯,我之前忙的事情都解决好了。”

    ……

    挂了电话,立默把手机扔在一旁,看着陆慕溢,脸上带上了笑容,语调上扬:“现在是四个人了,师兄要去。”

    陆慕溢擦头发的动作顿了顿,他看着立默脸颊旁的两个小酒窝,心里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下,声音变得清冷:“你这么希望他跟你一起去?”

    立默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脸上的笑意加深,“对啊,很希望!”

    陆慕溢:???

    心里好气是怎么回事?

    他连头发都不想擦了,把毛巾往书桌上一扔,力道不小。

    “为什么?”语气带着隐忍的怒意。

    或者说是醋意。

    立默似乎还沉浸在得知厉澄要一起去的喜悦中,未作任何防备,回答道:“因为我不想当电灯泡啊。我偷偷告诉你啊,陆狗,师父和师娘特别恩爱,师父对师娘特别特别好,有一次还在道馆给师娘剪脚指甲!”

    “如果只有我跟他们两个一起去的话,我觉得我的瓦数有点大。”

    陆慕溢缓缓地眨了眨眼。

    蓦地,嘴角勾起一抹笑。

    原来只是想让厉澄和她一起去当电灯泡啊。

    立默停下手里的动作,向他看去,“别跟个二大爷似的坐在那里,闲得慌就过来帮我收拾衣服。”

    陆慕溢坐的位置正好在暖气出来的方向,他的头发已经被暖气吹干了。

    他摸了摸发丝,嘴角的弧度扬得更高,镇定地撒谎:“我头发还没干。”

    立默放下手里的衣服,几步走到他身边,弯下腰把脸凑到陆慕溢的脸边,嘴边扬起讽笑。

    一时间眼对眼,鼻对鼻,嘴……对嘴。

    陆慕溢怔了下,不明所以地顺着她的姿势往后仰了仰,目光有几分呆滞。

    立默快速地抬起手在陆慕溢的头上揉了几下。

    本以为他的头发会很刺手,可这会儿摸起来,却意外地软,许是才吹干的缘故。

    她的脸红了红,连忙直起身来,转过身往行李箱旁走,声音里带着点小僵硬:“你头发比稻草都还干,跟我装什么装。”

    陆慕溢愣是好久才缓过神来。

    她的动作不轻巧,力道很大,明明是在跟他撒的谎较劲,可他却意外地觉得很舒服。

    有一种被顺毛了的舒适感在心底升起。

    他讪讪地揉了揉发烫的耳朵,看着立默低头的样子,故意表现得很不情愿,“我欠你的?”

    可话里还是带了点他惯有的散漫的笑意。

    说完,他起身走到立默的身旁,开始帮她折衣服。

    立默满意地称赞道:“陆狗,这才乖嘛。”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以后你不乖的时候,我再给你顺顺毛,你就乖了。”

    陆慕溢僵了下。

    不乖就给他顺毛是么。

    那他以后肯定得都什么都逆着她来了。

    他折好了两件毛衣,正准备折下一件,却发现……面前放着的是一件纯白色的小背心。

    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后,陆慕溢的呼吸顿了片刻。

    眼神开始波动,心跳和气息都很急促,可他人却僵在那里,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你愣着……”立默突然止住,她也看见了那条纯白色小背心,顿时改了口:“色狗啊你。”

    她急急忙忙把那条小背心拿过来,随意地塞进行李箱的一个小口袋里,羞红了脸。

    她盖上行李箱,起身往外走,故作平静道:“我去拿我的洗漱用品,你帮我把剩下的那两条长裤叠好……放床上就行……”

    房间里只剩下陆慕溢一个人。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叠着叠着裤子,脑海里的思绪又开始乱了。

    不对劲儿啊。

    立默的师父师娘那么恩爱,那不就代表她要和厉澄腻在一起了?

    与其说厉澄是去和她一起当电灯泡,不如说是陪她一起……

    陆慕溢越想越气。

    他把叠好的裤子放进行李箱里时看见了立默的跆拳道服。

    那天厉澄给她辅导功课的画面又在脑海里浮现。

    陆慕溢气不打一处来,又没地儿发,于是他做出了一个非常幼稚的行为。

    双手胡乱地在立默的行李箱里弄,把里面的衣服弄得乱七八糟的,心里才好受了许多。

    他似是想到什么,起身去找立默。

    立默正在收拾浴室里的洗漱用品。

    他问得很突兀:“你们订了几间房?”

    “两间啊。”立默答。

    陆慕溢:???

    四个人就他妈订两间房?

    她的师父师娘肯定睡一间,难不成她要和厉澄睡一间?

    这他妈谁能忍?

    陆慕溢很气愤,一股气堵在胸口,他头也不回地往自己的房间走。

    立默觉得莫名其妙。

    她也拿着洗漱用品回了自己的房间。

    没过几秒。

    陆慕溢就听身后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陆狗,我杀了你!”

    陆慕溢撇了撇嘴角,回到房间,把门反锁。

    呆呆地盯着电脑看了好一会儿,心里烦躁不已。

    突然,一道灵光在他的脑海里闪过。

    他拨通了夏悟之的电话,“喂。”

    夏悟之那边传来了游戏里打Boss的声音,有些吵闹,过了会儿,他才回答:“陆哥,啥事儿啊?”

    陆慕溢说得简明扼要:“明天跟我一起去韩国。”

    夏悟之愣了下,“啥?可是我又给游戏……”充了很多钱,没钱去旅游了啊。

    “请你。”陆慕溢打断他,语气冷硬:“去不去?”

    “去去去。”一听说是请客,夏悟之反正也无聊,就爽快地答应了。

    “买明早八点之后最早的那一班飞机的票。”

    “好好好。”

    陆慕溢挂掉电话,开始悠哉悠哉地收拾自己的衣服,还情不自禁哼起了小曲儿。

    就在他收拾完,准备早点上床睡觉的时候,手机响起了微信提示音。

    居然是立默。

    【立默:陆慕溢是笨蛋!大笨蛋!】

    小丫头还在为弄乱了她收拾的衣服生气呢。

    陆慕溢勾了勾唇,回复过去。

    【陆慕溢:我不是!我才不是!】

    【陆慕溢:[理不直气也壮.jpg]】

    【立默:[你正常点,我害怕.jpg]】

    陆慕溢看着屏幕上的表情包,笑了。

    心里的烦躁完全没有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五十分,立默拖着行李箱,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站在大院门口等厉澄。

    她看了眼时间,又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陆慕溢,语气不善:“你来送我是为了表达昨晚弄乱我行李箱的歉意?”

    立默心里其实还挺感动的,毕竟在假期早起对陆慕溢来说比让他参加一场期末考试还要可怕。

    但她不想表现出来。

    陆慕溢微挑了眉,对着她耸了耸肩,却未说一个字,只那嘴角的笑意有增无减。

    立默转过头,盯着面前的路,不满地撇了撇嘴角。

    这人神经兮兮的。

    她感动个什么鬼。

    七点五十五的时候,厉澄开着车出现,对着立默笑得浅淡温和,可在看见她身侧的陆慕溢时,明显愣了下。

    眼里带上了深意。

    陆慕溢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还轻笑了声,颇有些挑衅的意味。

    他打量了一下厉澄的车,现代雅科仕,在韩国非常受欢迎的车,但是在国内很低调。

    还挺有钱。

    厉澄装作没看见,下车帮立默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里,载着立默离开。

    临走前,立默扬着一张灿烂的笑脸,对陆慕溢说:“陆狗,你就自己在家和你的计算机女朋友过日子吧,我走啦!”

    陆慕溢:“……”

    立默下了飞机,还没到飞机场的大厅就看见了陆慕溢和夏悟之。

    两人对着她笑得一脸春风得意。

    立默下巴都要惊掉了。

    这两人是瞬移了么?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陆狗真是三步都离不开媳妇儿#

    #我的竹马真粘人#

    不要脸地推荐一下自己的下一本文《让我来牵你的手》

    文案:别人都告诉林晚放,沈言屿是个很冷漠的人,想进入他的生活难如登天,不要去自讨没趣。

    可倔强如林晚放,偏不听他人言,使尽全身解数追沈言屿。

    某天,沈言屿在她的软磨硬泡下,答应和她一起去看新上的电影。

    两人在校园里走着。

    林晚放一边走一边说:“我最喜欢出太阳的天气啦,超级无敌喜欢。”

    沈言屿顿了顿,垂眸看着她动人的笑脸,声音清冽:“比喜欢我还喜欢吗?”

    后来的后来啊。

    林晚放觉得,沈言屿哪是什么冰山啊。

    根本就是一座火山,热情得让人睡完一觉后……寸步难行。

    她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有点意思。——沈言屿

    别说登天了,我还想上天呢。——林晚放

    [帅气清冷沉稳寡言腹黑学霸男主X脑回路清奇极其沙雕元气女主]

    PS:反正就是一个超有趣超可爱而且也很温暖的故事啦!

    不过,她出去玩了,那他在家里多无聊啊!

    过了几秒,立默终于抬起头来,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问:“你坐在我房间……干嘛?”

    说到一半她就移开了视线,最后两个字像是从喉咙缝里挤出来的。

    陆慕溢洗完澡就来了她的房间,上身穿了一件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衬衫,下身一条快到膝盖处的黑色短裤,头发上还有些小水珠在滴,额头前有几缕碎发倾下,眸子里氤氲着些许雾气。

    他似乎在思考什么,眼神有几分幽远,可偏是这副模样,和平日的干净阳光或偶尔的散漫轻佻不同。

    立默削好苹果,递到他面前,问:“吃不吃?”

    陆慕溢觑了苹果一眼,仿佛又看见那个邪恶的笑脸,他愤愤地喊道:“吃!”

    “能做什么梦?”立默头也不抬,专注地削着苹果,语气不善:“噩梦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次日中午,陆慕溢终于逮到了机会,趁立默在客厅削苹果的时候,问她:“你昨晚做什么梦了?”

    陆慕溢索性在她的书桌旁坐下,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问道:“我们要出去旅游?我妈怎么没告诉我?”

    立默把行李箱里的衣服压了压,又开始折叠下一件,头都没抬,她很冷淡地回答道:“我和师父师娘去韩国玩几天。”

    陆慕溢:“……”

    陆慕溢一片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珠,一边往里走。

    立默的脚旁有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床上放了很多衣服。

    这天晚上,陆慕溢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路过立默的房间时,发现她的房门没关。

    他轻轻敲了几下门。

    她正在一件一件地折叠,折叠整齐了就往行李箱里面放。

    陆慕溢:“……”

    所以是噩梦里才有他吗!

    “……”

阅读青梅吃不厌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穿成年代文里的男配》《大唐一字并肩王》《从哈利波特开始当法神》《天下第一有田人》《九福晋重生(清)》《魔法书成精以后》《我修补的剧情又崩了》《我嫁入了顶级豪门[重生]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79/379975/7688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