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他一边找人去问,一边打起精神来回裴元棠有意无意的问话。

    过了片刻,素玉与吴英同派去的人一同过来了。见是大公主身边来了人,吴英同自然放了裴元棠进去。

    时近九月,天气转凉,院里的菊花也该开了。

    裴元棠径直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下,他长着一双微弯的桃花眼,黑色的眸子里流光溢彩。

    他唇角弯了起来,瞧着煞是温柔多情:“不是看你画得正兴起,怕我一说话,会打扰到你嘛。” WWw.8Yue.ORG

    只是,为官之路虽然风平浪静,可在姻缘上,裴元棠却是一波三折了。

    嘉善记得,在裴表哥中榜眼后的这一年里,舅舅就会替他寻摸一门亲事。裴元棠今年十九,他身后既有裴家世代的名声在,又有那令人眼热的金殿传胪。

    所以,是极好说亲的。

    最初,大舅为裴表哥定的是窦阁老家的长孙女。

    上辈子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嘉善还未出嫁,对表哥未来会娶的人,尚抱着几分好奇,于是暗暗怂恿了静妃将窦氏母女传进宫来。

    后来一见窦氏,看她知书达礼,温柔小意,嘉善倒也是极满意。想着表哥以后下了衙回府,有人替他红|袖|添|香,岂不是一件乐事?

    于是,嘉善特地传了信给表哥,祝他有美在侧,未来能神仙眷侣乐逍遥。

    不想没过两日,嘉善却得知,裴元棠径自上了窦家,向窦阁老取消了这门亲事。那窦阁老也是两朝重臣,何曾受过这种侮辱?

    一气之下,亲事自然结不成了!

    为了不酿成结亲不成反结仇的悲剧,还是舅舅裴子敬亲自登门向窦阁老致歉,两家这才重修旧好。

    最后,裴元棠虽然得偿所愿,没娶窦氏过门,但为了这事儿,他足足跪了有半个月的祠堂。

    此后一个月,嘉善与展少瑛的婚事被当朝定了下来。裴元棠也因为登窦家门的事儿,落了个年少轻狂的名声。

    在出嫁前,嘉善曾私下问过裴元棠:“那窦家姑娘出身显赫,性情温柔,也识得字,模样虽不算沉鱼落雁,但也是嫣然腼腆。你到底哪里瞧不上别人了?”

    裴元棠当时是怎么回她的?

    他笑了笑,不以为意地说:“千好万好,我不喜欢,就是不好。”

    “你都要成亲了,少管我,我自有主张。”

    他话里冒着火气,像是一个快要被点燃的炮仗。嘉善见他这样说,干脆不再搭理他了。他向来是个有主见的人,她倒想看看,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将他降服。

    再之后,嘉善下嫁去安国公府,与展少瑛在婚后尚还甜蜜了一段日子。舅舅裴子敬却也在为裴元棠的婚事左右忙活。

    听说是又相中了武成伯家的女儿,却不料,裴元棠一样不喜欢。后来,他似乎一直未娶妻,反倒是在室外养起了女人。

    舅舅嫌他败坏家风,藤条都打断了几十根,倒是裴元棠一直我行我素,不仅如此,作为裴家最年轻的后辈,他极有出息,官位反而还在步步高升。

    最终,还是裴家妥协了。

    裴家的老太爷,亲自出面调停了父子二人之间的矛盾,并且告诉裴元棠,实在喜欢上了哪个女人,只要能生下儿子,裴家愿意纳她为正室。

    有了老太爷的话做金牌令箭,嘉善本以为表哥马上就能娶妻了。没想,直到她抱憾而终的那天,裴元棠的那些外室们,也始终没能生下一子半女。

    不知道他上辈子,有没有可能是孤独终老的。

    想到这儿,嘉善微微叹了口气。

    赵佑泽正坐在嘉善身边,听她发出叹息声,忙落下笔问:“阿姐怎么了?”

    “没事,一时触景伤神。”嘉善见赵佑泽笑意灿烂,心里不觉也暖和了些。

    她揉了揉他的头顶,笑道:“元康愿意进屋去抄经书吗?阿姐有些事,想和表哥单独说。”

    赵佑泽乖觉地点了点头,理解道:“是悄悄话,我明白。”

    嘉善忍俊不禁。

    赵佑泽跳下椅凳,稳稳地落在了地上。他从自己拿来的经书里取了一张画好的小画出来,慢吞吞走到了裴元棠跟前去。

    裴元棠正半眯着眼晒太阳,见他来了,忍不住捏了捏赵佑泽的小脸:“怎么了,元康有事找表哥?”

    “是的。”赵佑泽点头,他一本正经地把手上的画送了出去,“听闻表哥中了榜眼,我送表哥一幅画。望表哥既能在官场里高风亮节、宁折不弯,也能像青竹般节节高升。”

    他声音稚嫩,还带着奶音,嘉善听了后莞尔一笑,裴元棠也被逗乐了,他道:“元康真会说话啊。”

    赵佑泽还记得嘉善教他,让他不能锋芒太露的话,于是客气了下:“是阿姐教我的。”

    裴元棠于是又转目去看嘉善。

    嘉善对着自家弟弟时,模样总是温柔的。她面如白玉,圆滚滚的杏眼灿若星辰,连嘴角都带着轻柔的笑意。

    裴元棠看了一眼,不由扬声说:“那就多谢你阿姐了。”

    赵佑泽继续道:“表哥,我是小孩子。我送了你礼物,你不回一个礼吗?”

    “小机灵鬼。”裴元棠的心情仿佛十分惬意,即使是被赵佑泽这样打秋风,也和善笑道,“想要我,送你什么回礼呀?”

    “我闻到表哥身上很香,”赵佑泽耸着鼻尖说,“我想知道是什么。”

    听他这样讲,裴元棠更是好笑道:“小小年纪,就开始学会讲究了。元康像我们裴家的人。”

    赵佑泽不语。

    逗了逗赵佑泽后,裴元棠方道:“这是最近京里新出的头油,我还额外加混了花露油和鸡卵。是不是很好闻?”

    赵佑泽“嗯”了一声。

    “下次来的时候,我给你装一小罐。”裴元棠自来是最会享受的,他靠着躺椅说,“就当是回礼了。”

    赵佑泽道好,他说:“表哥和阿姐说悄悄话吧,我进屋里去抄书。”

    裴元棠笑眯眯地见素玉牵他进了屋。

    赵佑泽抄书时坐得笔直,走起路来模样也很端正。裴元棠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微微摇了摇头,感慨道:“元康这孩子,倒是做什么都有模有样的。”

    他顿了顿,喉咙里哽了下半句话,又及时咽了下去——要是他能看见该多好啊。

    这话不能说,说了只怕要惹嘉善伤心或生气。

    然而,嘉善却还是从他那意犹未尽的语调里,听出了深意。她眸光一凛,走到裴元棠旁边的椅子上坐着。

    赵佑泽既走了,嘉善干脆地单刀直入道:“我让你帮我找的孔神医,怎么样了?”

    裴元棠看向她:“我正想问你,你是从哪儿得来的这个神医的消息?”

    嘉善自然不能和他说真话,只好搪塞道:“听静妃娘娘提起的。我想,静妃总不会在这事儿上骗我。”

    她见裴元棠脸色不佳,忙追问说:“有什么问题吗?”

    静妃的娘家是金陵人士。不过比起根基深重的裴家,静妃的家世实在不值一提罢了。

    听到是静妃说的,裴元棠静了静,他缓缓道:“倒不是有问题。我昨日收到了五叔的来信。五叔说,江南一带确实有个姓孔的世代悬壶之家,但是名声并不算如雷贯耳。而且,这一世的孔家家主,喜欢游历四方,没有长居江南,也没听说他在治眼疾上特别得心应手。”

    “他特意嘱咐我问你,消息来源准不准确。”裴元棠平静道,“如果是道听途说的,就别白白浪费了人手。”

    要在四海之内寻一个人,无异于是大海捞针,连皇帝都不敢说容易。若真是道听途说,嘉善也不必如此执着了。

    可是孔氏,是关乎赵佑泽眼睛的唯一希望。

    嘉善看了裴元棠一眼,狠狠点了下头:“那你帮我回信小舅,请他不竭余力,一定要找到这位孔神医。”

    裴元棠素来相信她,也一贯地愿意帮她。见她说得这样认真,便也道:“行吧,我回去以后再给五叔回信。”

    “只是,”裴元棠停顿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恐怕不会那么快找到人。”

    嘉善颔首:“我知道。”

    她一边应承了,心里面却同时也在心乱如麻。要是这一世,孔神医还是出现在赵佑成被立为太子之后怎么办?

    不,立为太子也还能有挽救的方法。若是赵佑成那个时候又已经登了基,难道让她放任一切继续重蹈覆辙吗?

    嘉善双目如星。

    裴元棠见她默不作声,便伸出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我刚才问你话,你都没回答。”

    嘉善回过神,抬起头看他:“什么话?”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嘉善竟然堂而皇之地走了神,裴元棠明显有点兴致不高了。他瞧了嘉善一眼:“你的婚事。如今,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想听哪一个?”

    嘉善认真想了想,她托着腮道:“先听坏的吧。”

    “哦?”裴元棠挑眉,对她先选坏的,有几分诧异,他笑说,“陛下最近正在朝中的青年才俊里,为你仔细挑选夫婿。基本上每个有勋爵的人家,以及三品以上的官员里,有合适的后辈小生的,都被问了一遍。”

    嘉善忍不住抚额。

    她知道自那次谈话以后,父皇可能会比之前慎重,但没想到会这样大张旗鼓。

    嘉善哭笑不得地揉了揉眉心:“好消息呢?”

    裴元棠笑出了两颗白牙,看着甚是光洁:“陛下先前本来属意安国公长孙展少瑛,似乎原都快定下来了。可这次,陛下不按套路出牌,把所有大臣的儿孙辈的生辰八字都要了过来,这明显是不看好展少瑛的意思。你和展少瑛之间,多半是不可能了。”

    嘉善微一抿唇,到底没有忍住嘴角上扬的笑意:“这事儿,我早就知道了。不过没有想到,从你嘴里再听一遍,竟还能这么爽快。”

    见嘉善脸上有不加掩饰的喜色,裴元棠抿了口茶,他悠然看她一眼:“这么讨厌展少瑛?”

    嘉善垂下眼睫,她红唇微张,不置可否。

    裴元棠又道:“可我看,你和展少瑛的四叔,关系倒是不赖。”

    他随手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嘉善面不改色,她抿唇一笑,吐气如兰道:“他是他,展少瑛是展少瑛,他们不一样。”

    裴元棠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听嘉善这么说,裴元棠放下茶盏,不动声色地离近了她一分,他冷哼道:“有什么不一样?”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表哥终于来了,展大人会在表哥的挑拨下,开启攻势咯,嘻嘻

    #今天是微微粗长的作者君,要表扬#

    赵佑泽像个捧哏的道:“表哥真贴心。”

    “那是。”裴元棠捧起备好的茶,轻轻喝了一口。

    嘉善抬眸,斜睨了裴元棠一眼。

    她这位表哥,少时聪颖,读书甚有灵气,又是出生在世代书香的裴家。按理说,他日后中举做官,会是一条一帆风顺的路。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被人忽然拦下,裴元棠只是笑说:“我是两位殿下的表哥,小哥要是不信,可以差人去找大公主。我也不让你们为难,就在这儿等着。”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裴元棠态度友好,吴英同自然也客气地待他。

    待过两日,裴元棠果然如约而至。今日在长春观门口守门的还是那位被展岳责罚过的金吾卫,此人姓吴,名曰吴英同。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五章

    嘉善放下笔,果然见到裴元棠和素玉,两人远远地站在一边看他们。

    “来了怎么也不出声?”嘉善和裴元棠感情不错,小时候,裴元棠的母亲郑氏,常常会带他来宫里,和嘉善与赵佑泽作伴。

    一见到他,嘉善省下了许多客气话。

    裴元棠到时,嘉善和赵佑泽正一起坐在小院里。两人跟前摆着桌椅板凳,小小的赵佑泽,正背脊挺直地坐在书案前,一板一眼地抄着经书。

    嘉善抄经书的进度一直比赵佑泽快,为了等他,嘉善干脆落下笔,另生出了几分心思去描绘院里的菊花。

    而这厢,裴元棠已经随着素玉到了嘉善的院子里。

    今日天朗气清,是个秋高气爽的好日子。

    听到有脚步声,赵佑泽率先咧开嘴,扬起头对嘉善道:“阿姐,表哥来了。”

    吴英同见贸贸然来了一位身穿宝蓝色长袍的贵公子,立刻不疑有他地上前阻拦。

    裴元棠大了嘉善四岁,乃是少年进士。他身材高挑,相貌堂堂,不同于展岳的清冷凛然,他嘴角时常含着笑,看着便玉树临风,让人愿意亲近。

    只是想了想,仍尚觉不放心,吴英同又差人去禀告了展岳一声。

阅读嫁给前驸马他小叔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小人鱼[娱乐圈]》《土系憨女(穿书)》《抱住可爱不放手》《禁色[ABO]》《分手后一夜暴富》《海贼之我能附加属性》《[综]听说他养过这些崽》《大唐之第一神捕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79/379979/7688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