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毒男人心

    “呸!”夜璟甩开她,心下虽然害怕,但面上也绝不低头,“卑鄙阴狠,呵,平夏的皇室也不过如此。你要是把我怎么样,她不会放过你的!” WWw.8Yue.ORG

    “你一个小小的庶民,我夏轩辰还没有处置你的权利么?”

    “幼稚……女人的爱都是短暂的,你如今貌美,未来呢老了以后呢?她生性风流,没有靠山的你能留住她几年?”

    “夏轩辰!你就不怕她找你算账?”

    “那又怎么样?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芳年看向他,夏轩辰淡淡点头应允。小瓶子的塞子打开,里面的液体无色无味,却散发着让人恐惧的寒气。

    “七日,你都生不如死,最后会浑身抽搐暴毙而亡。”

    芳年上前一把捏住夜璟的下巴,迟疑片刻,最终还是逼着他喝了下去。

    “呜呜呜——”

    夜璟挣扎无果,液体入喉,刺地喉咙生疼。如一把刀子顺着唇割入腹部,痛感强烈,他泪淹眼眶,双眼漫上一层朦胧。

    “用这种手段……值得吗?”跪在地上难受地干呕,抬眼时,双眸通红哭不出来,难以吞咽,急促的呼吸令他颤抖,他不忘讽刺,“你真是让人恶心。”

    “无所谓,我说了,就是让你也得不到。”夏轩辰挥挥手,身后的黑衣人便一个个上前,用准备好的绳子拿出来把夜璟从上到下捆得严实。

    “咳咳咳……你们放手……夏轩辰!”

    “那日在杏花阁,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不要。”他转过头,嘴角上扬,“堵上他的嘴,扔进河中。”

    “夏轩辰!你卑鄙!你会后悔的——”

    “扑通——”

    站在岸上的夏轩辰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身心瞬间的舒心感让他再次换上温柔的笑:“芳年,东西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很好,”他凝视水里挣扎的夜璟,直到再也看不到涟漪,“我们回去吧。”

    咕嘟咕嘟咕嘟……

    无法呼吸……

    夜璟放弃挣扎,能感到冰冷的河水包围着他。

    这种感觉与当初在山崖上落水一样,只不过那个时候不是一个人,他身边有她。

    如果他不是一个小小的庶民,如果他也是一国的长皇子,夏轩辰是不是就不敢这么对他了?

    没有什么配不配,但是他也偶尔会想,如果他也是一个富家子弟,那是不是早就和宁墨成婚了?

    成婚……他这辈子还有可能吗?

    宁墨……

    你在哪儿?

    我还不想死……

    泪水和河水融在一起,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你放弃越云,和我在一起。”

    “一开始去青楼,就是为了找你,找遍了京城所有的青楼,就是为了见你。”

    “夜璟……我回来以后……一直很想你……”

    她温柔的话语一句一句萦绕在他的脑海,声声回响,久久不能散去。她的神情还映在他的心中,她的温度仿佛还停留在指尖,她的笑还印在他的眼前。每夜睡前,他想到她说的这些话时,都难抑心中的欢喜。

    他后悔没有给她答复……

    强烈的窒息感袭来,他感受到了自己身体最后的挣扎,青丝漂浮,蒙了他的眼。

    人们都说,人死前会看到生前的一幕幕,会有走马灯,每回忆一段,就少了一段。

    宁墨,对不起。

    我这次又没带脑子出门了……

    “啪——”

    手一抖,上好的翡翠茶杯落地,茶水洒了一地,脏了华贵的地毯,湿了玄色皇袍。

    李嬷嬷淡定招呼仆人上前收拾,莫宁则坐在那一动不动。

    这突如其来的焦虑感让她发慌,瞬间降低了她手脚的温度,让她有些颤抖。心率乱成一团,胸口带了些闷痛,不安感如潮水席卷而来。

    她离开桌子和奏折,走到天云殿中间来回踱步,待李嬷嬷和收拾的众仆人下去后,手紧紧握拳,深呼吸一通,仍没有好转。

    “阿甲,宁宅那边有什么异样吗?”

    “回陛下,没传来什么消息。”

    “……”她不安地咬了一下指甲,又问,“飞雪阁呢?”

    “属下这就去打探一下。”

    “嗯,让阿戊阿己去接班阿丙阿丁,叫阿丙阿丁速来回话。”

    “是。”

    深呼吸三次,莫宁平静了一些。

    她来到诺大的卧房,看着随意放在那的平夏夜明珠,有些坐不住,肌肉在颤栗,甚至带了些偏头痛,让人难以忍受。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奏折批多了缺乏运动,得焦虑症了?

    那夜明珠的光亮异常刺眼,让她心下越发烦躁:“来人!把这个夜明珠装好了收起来!”

    “是。”

    回到殿中,久久不能静下心来,莫宁总觉得发生了什么,坐立不安,更没什么心思批阅奏章。

    半个时辰后,阿甲匆匆回来,出现在她眼前。

    “怎么样?”

    “陛下,情况正常又不太正常……飞雪阁没什么,下人说长皇子酉时准备沐浴,芳年伺候着,我去偷偷看了,因男女授受不亲,且皇子身份特殊,所以……不过我确看到皇子在洗澡。飞雪阁内演奏的下人也都在,琴声没有断过。但是宁宅那边……”

    “宁宅怎么了?”

    “李管家说下午的时候陛下送信约夜公子照月河边见,尚且未归,属下去照月河看了也无人,风铃也不见了踪迹。”

    “朕?写信?”莫宁怀疑自己失忆了,一脸惊诧,“有人以我的名义叫他出去?等等,那个信署名是宁墨还是莫宁?”

    “自然是宁大人。”

    知道她假身份这件事的,只有越云、誉王、李嬷嬷、宁宅的李管家和夏轩辰……前面这些人完全没有理由,夏轩辰却一直待在飞雪阁没出去……

    “阿丙阿丁呢?”

    “……”阿甲无奈摇头,“没有二人的音讯。”

    “你说,什么?”

    “属下在宁宅后院偏门发现了被撬的锁,”阿甲承上锁,随后又道,“在偏门外以及不远处的小楼上,属下都发现了这个。”

    莫宁颤抖着拿起她手上的银针,心下惊慌。

    “属下猜测……阿丙阿丁……”

    “找……翻遍京城,也要找到!”

    “是。”

    “来人……来人!急召周冰、越云来天云殿!”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你会看到一个特别叨叨叨的作者(捂脸笑)

    NO.1

    明天就入V啦!明天肥章掉落~(自顾自鼓掌)

    入V后更新时间会有所变化,这周的周三周四周五会在当日0点更新,这周六会在晚上十一点更新,之后正常晚六点哟~爱你们!!求订阅!求收藏!

    前三章V文评论的小伙伴们我会在这周五晚上十点发小红包哟(割肾也一定会给你们发)

    给你们一颗心,Biu~

    NO.2

    接下来是新文预收(看收藏开更,宿舍姐妹花系列):

    女配总出轨(快穿):发绿帽子是一项技术活

    女大学生舒照应聘了一份兼职,上班第一天她就穿越了

    工作内容竟然是撩到并绿一个男人生生世世,以衬托女主的衷情

    妈妈:你找了个什么工作?

    舒照:专门发绿帽子的

    妈妈(抄起扫把):????好你个死丫头!

    舒照:唉呀妈呀不是你想的那样,哎呀呀……

    每代性格都不一样的男主VS逗比脑洞中二吐槽帝女主

    具体请戳(或点进我的作家专栏查看):女配总出轨

    骗个徒弟养成妻(女尊):种的白菜把自己拱了怎么办

    临海码头著名的算命先生,在街上捞(骗)了个徒弟

    男扮女装的他将自己的算命(欺诈)功夫一应教了她,指望她成为自己的摇钱树

    徒儿:师父你这些都是骗人的吧?

    师父:小丫头片子瞎说什么!为师这都是真把式!

    徒儿(壁咚):那师父算到命中有徒儿了嘛?

    师父:???

    徒儿(凑近):算到徒儿以后会成为你的妻主吗?

    师父:??????

    满嘴胡话易推倒怂男主VS冷面撩人爱科学淡定女主

    具体请戳(或点进我的作家专栏查看):骗个徒弟养成妻

    NO.3

    姐妹推文:

    朕的小皇后很甜(不知名君·著):皇后身娇体软又心狠手辣

    表面小白花内核凶猛太子妃(小皇后)VS表面佛系内核闷骚太子(皇帝)

    具体请戳(或搜索查看):朕的小皇后很甜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2138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陌紫的吻殇 20瓶、H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他从小到大,为国家,为母皇做出了那么多,他甚至拿一生的幸福来支持国家大计。可是他这一次,无论怎么样,都要为自己看中的东西算计。他知道莫宁可能会杀了他,但是无所谓,他得不到的,一个小小的夜璟凭什么得到?

    去了一个夜璟,女帝心头就缺了一块,对平夏的未来也是绝对的有利。

    他装了那么多年的端庄大气,披着雍容华贵的表皮独自走了这么多路,每步都是荆棘。如果她说一句,他都愿意丢弃,而你,夜璟,你付出了什么?

    是,他也许是纯粹的嫉妒。但是这种心情让他难以忍受,他要亲手毁了他,亲眼看他陨落。

    “动手。”

    虽然这天下是谁的跟他没什么直接关系……

    “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很聪明,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他走上前,俯身还不忘优雅,伸手捏着夜璟的脸摇头,强烈的妒忌如蛇一般咬着他的心,“可惜了,你长得的确不错,就是性格讨厌了些……我本想给你一点幸福,你却不知满足,非要跟我抢。”

    彼时桥边不远处闪着灯火,隐约能看到一群黑衣人围在一起,中间站着三个男子。一农夫只是路过,瞅着这阵仗,撇下看热闹的心思,慌忙绕远路避开。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夕阳缓缓落下,照月河畔气温降了下来,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放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夏轩辰退后几步,冷眼旁观:“我要让你知道,她的爱并不是万能的,你能苟活到现在,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他沉声,一字一句:“我要,让,你,消,失。”

    “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夜璟被他逼得连连后退,撞到身后之人,盯着他的眼坚定无比,“如果她知道了——”

    夏轩辰眼中带着寒意:“我不怕,夜璟。你不用威胁我,我不怕她会怎么样,因为最差的可能我都已经想好了。能拉你一起下水,我很开心。”

    “嗯,你说得对,”夏轩辰勾唇一笑,轻蔑地看着他,“你觉得她会把我怎么样呢?你了解她吗?你知道她的家事,知道她的过去嘛?你知道她每日都在做什么吗?”

    夜璟咬着牙,他的确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心里有我。”

    芳年使了一个眼神,身后一个黑衣人忽然一脚踢来,夜璟吃痛跪下,双手臂膀被人从身后死死压住,手腕被紧紧捆住无法挣扎。

    “她就算派了两个暗卫在你身边,也不是匈奴八旗的对手。母皇的先见之明,果然了得……”夏轩辰站在一旁,俊美华贵的面容上挂着冷漠,“如此一来,这天下,指不定未来会是谁的。”

    双手被两个黑衣人抓着动弹不得,夜璟强装镇定,内心却慌乱无比。如此情况,他就算再聪明也逃不了,风铃也不知去哪儿了。然而更令他震惊的,是夏轩辰竟然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这里是大月,不是平夏。”

阅读那个男二朕来收(女尊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贵妃她是美人鱼》《我缺德多年(年代)》《火影之我是雏田的守护灵》《恐怖生存》《我家哥哥都是大佬[穿书]》《反派变成白月光[快穿]》《和死对头相亲相爱[重生]》《我在洪荒看似被迫掰弯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80/380010/7689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