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许长凌,我喜欢你

    He waitsthe wings…

    He's gotta plaart…

    砰砰砰~

    “喂?” WWw.8Yue.ORG

    “宫寒,快起来!”

    “喂?喂?”

    ……

    “又这样话没说完就挂掉,好吧,起来洗漱吧。”

    宫涵涵宫涵涵随意的掀开被子,爬下床,穿好她的小拖鞋,向洗手间走去。

    “诶?应该先烧下开水,等下洗漱完可以直接喝。”

    宫涵涵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拿起烧水壶接水,按下煮水键,开始哼着小曲,洗漱起来。

    “哇撒,瞧这吹弹可破的小脸儿,再敷片面膜吧。”

    “人生有五大事,一是身体健康,二是保持学习,三是手里有钱,四是推己及人,五是美容护肤。人体健康,保持学习,推己及人,美容护肤是每天坚持就能做到的,而这四样都做到了,自然慢慢的手里就有钱了,唉虽然现在还两手空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宫涵涵抹上最后一步护肤的面霜,又涂了下防晒霜,笑着对着镜子里拍了拍自己脸,拿起眉笔为自己花了个温柔细腻的柳叶眉,嗯,完美,果然有画眉毛和没画眉毛差别还是很大的。

    宫涵涵收拾好自己的洗漱台,回到房里在衣柜里挑了一件灰蓝色的蕾丝吊带两件套的连衣裙,穿好。

    “哇,怎么可以这么仙!”

    宫涵涵满意的看着全身镜里的自己,摆弄着裙子欢快的转圈圈,开心的走到书桌旁,拿起已经提前倒好变温的水,喝起来。

    爱美是人之常情,看到美美的自己,也是一件开心的事,都说,女为悦己者容,是为取悦自己的人打扮,为什么不说是为了让自己开心打扮呢?

    咚~咚~咚~

    一定是苏浅浅。

    “来了。”

    宫涵涵放下水杯,向门口走去。

    “噔噔噔,呐,给你带的早餐,有你最喜欢吃的叉烧包。”

    苏浅浅单手提着一袋早餐出现在宫涵涵面前。

    “谢谢浅浅,爱你么么哒,么么!”

    宫涵涵跟苏浅浅比了个飞吻,拿起正散发着热气的叉烧包意犹未尽的吃起来,边吃边配着散着热气的豆奶。

    “现在是七点三十五分,你还有十五分钟的准备时间,七点五十我们就要准备出发去运动场。”

    “去运动场干嘛?”

    宫涵涵停下正要咬下第二个叉烧包的动作,疑惑的看着苏浅浅。

    “表白啊!”

    噗……

    宫涵涵捂住差点喷出嘴的豆浆,拿纸擦了擦嘴角。

    “昨天不是说好了吗,要抓住毕业的尾巴,跟你的长凌哥哥表白吗?时间地点我都给你打听好了,消息百分之百可靠。”

    苏浅浅一脸自豪坏笑的看着宫涵涵。

    “苏浅浅啊苏浅浅,没想到你还有私家侦探这个本事,跟你处了这么多年,我怎么就没发现呢?”

    “哎呀,你怎么又扯我了,你安静吃你的早餐听我说完!”

    苏浅浅打断调侃她的宫涵涵,被打断话的滋味真是不好受,诶?接下去是说什么来着?宫涵涵的房间里一片安静。

    “我刚才说到哪里了?”

    想不起的苏浅浅只能靠宫涵涵补救下了,看来要多吃核桃补补脑啊!

    宫涵涵吃惊的盯着苏浅浅。

    “苏浅浅,你这记性靠谱吗?时不时就忘东忘西的。你刚说到时间,地点。”

    “哦,对对对,许长凌今天八点半,会去运动场运动,然后,你去运动场,在他必经之路堵住他,跟他表白。真是完美的计划,啊,好佩服自己啊!”

    苏浅浅一脸兴奋的看着宫涵涵。

    “好。”

    宫涵涵咽了咽口水,把吃完早餐剩下的袋子扔入垃圾桶,看着苏浅浅犹豫了一会儿后,又坚定的点了点头。

    “准备好了?”

    “好了。”

    “那走吧!”

    苏浅浅兴奋的牵起宫涵涵的手正要往外走。

    “等等!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宫涵涵被突然停下的苏浅浅吓了一跳。

    “对了,口红!你没涂口红啊!口红可是女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少了口红怎能是女人!快去涂下。”

    苏浅浅盯着宫涵涵看了一会儿,视线停留在这一刻宫涵涵的樱桃小嘴上。

    “对哦!居然忘记涂口红了!”

    宫涵涵拿起镜子看着自己的嘴巴。

    “难怪怎么感觉今天怎么有点没精神,原来是忘了涂口红。”

    宫涵涵拿出她钟情的少女色口红色号,在嘴巴上厚厚的涂一层,用纸轻轻抿掉,在涂上一层,再用纸轻轻抿掉,然后看了看有没有没涂好。

    “完美,哇塞,果然,有个口红,整个人都精神焕发,皮肤的白了好几度。”

    宫涵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对着自己露出甜甜的微笑。

    “嗯,可以可以,走!出发!”

    苏浅浅看着宫涵涵,满意的点点头。

    “对了,信拿了吗?”

    “没拿……”

    此时正准备锁门的宫涵涵脑袋忽然一阵灵光的看着苏浅浅,赶紧重新开门进去房间把夹在书桌上书本里的信封拿出来,重新关好门。

    “差点关键时刻掉链子,还好,我虽然记性差,但是对重要的事情总会灵光一现,哈哈哈。”

    苏浅浅调皮的拍了拍宫涵涵的肩膀,带着宫涵涵向操场的方向走去。

    “浅…浅浅,我…我有点紧张…”

    宫涵涵伸手扯了扯走在前面的苏浅浅的衣角,脚像灌了铅似的,离运动场越近,脚越重。

    “放心,有我在身后帮你保驾护航呢!你就勇敢的向前冲。”

    苏浅浅拍了拍宫涵涵的肩膀,让她放心。

    “到了,就是这里,这是每次他来运动场的必经之路,你站这等着哈,我就躲你身后这个绿化树里。”

    刚说完苏浅浅就嗖的一声不见了。

    “诶…”

    宫涵涵惊慌的往苏浅浅消失的地方看去。

    “来了!快上去!”

    苏浅浅以只有宫涵涵能听见的声音催促着。

    “我…我…我…”

    宫涵涵看着正挺拔笔直,跨着大长腿“向她”迎面走来的充斥着高冷阳光气息的许长凌,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脸颊逐渐越变越红,整个人都在发热。

    “快上啊!!!”

    “啊!好痛啊!”

    实在看不下去的苏浅浅快速的伸手把宫涵涵往许长凌走来的方向用力一推,刚好把宫涵涵撞在许长凌的硬邦邦的胸脯上。

    perfect!耶!苏浅浅为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暗暗叫好。完美!真是撞得太好了,哈哈哈~苏浅浅此时内心无比欢喜。

    宫涵涵捂着自己被撞痛的鼻子,一抬头就对上一双微带着怒气的眼眼睛。

    “对…对不起!刚…刚刚有没有撞疼你?实在是…不…不好意思。”

    宫涵涵躬身道歉。

    许长凌一脸面无表情,全身散发着冷气的看了一眼宫涵涵,直接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请…请你收下这个…”

    宫涵涵把昨晚绞尽脑汁写好的信,闭眼双手递到许长凌面前。

    诶?怎么没有反应呢?手好酸,怎么还不把信拿走啊!

    “喂,可以起来了,人都走好几分钟了,你这样弓着身子不累啊?”

    “啊?人呢?”

    听到苏浅浅的声音,宫涵涵赶忙睁开眼,伸了伸有些僵硬的腰。

    “居然没把情书送出去,下了那么大决心的,好悲催啊~”

    “你没看到,你一递出去,人家就视若无睹的从你身旁绕过去离开了。”

    苏浅浅摇了摇头的拍了拍宫涵涵的肩膀。

    “啊!就说他怎么会看上我呢?算了算了!抓住毕业的尾巴表白也做了,可以结束了,回去回去。”

    宫涵涵愤懑的准备甩头就走。

    “别啊!俗话说:事不过三。你这才一,还有两次机会呢!正所谓持之以恒,铁杵总会磨成针,你要相信你的恒心,可以暖到他冰冷的心。”

    “冰冷的心?额~好冷啊,那我的心谁来暖?”

    宫涵涵向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苏浅浅翻了翻白眼。

    “当然是我啊!我给你暖!”

    苏浅浅一脸讨好的碰了碰宫涵涵的肩膀。

    “涵涵,为了不后悔,你就坚持下嘛!”

    苏浅浅不死心的撒娇着摇着宫涵涵的手。

    “好吧!那就不到黄河心不死,浅浅指挥官,请指示下一步该怎么做吧!”

    宫涵涵深呼吸,平定自己刚刚波动起伏的心情,一脸平静的看着苏浅浅。

    “十点三十的时候,他运动完会回去男生宿舍楼洗澡,你去要经过他们宿舍楼的一个拐角路口蹲守,现在是八点半,我们还有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你要不要去看你的意中人打篮球啊?”

    苏浅浅调皮调侃着撞了撞宫涵涵的肩膀。

    “不了,先回宿舍收拾东西吧!过两天拍完毕业照就要走了,还有很多东西没收,能抽出时间收一点是一点吧,到时候好统一打包寄回去,我可没申请延长住宿时间呢。”

    “也是,那走,我也去收拾收拾,到时候一起打包寄走。”

    宫涵涵与苏浅浅开始回到各自的宿舍里,倒腾起来要打包的行李。

    “宫寒,收拾好了没?”

    苏浅浅趴在宫涵涵门口探头看了看,看着躺在地上的一堆行李,想着要不要进去。

    “本来感觉好像没什么东西,怎么越收越多…这工程有点庞大…”

    宫涵涵看着收拾出来的一大堆行李,越看头越大。

    “我都已经全部收拾好了,就等你收好,咱就可以让快递小哥来帮忙打包带走了。”

    苏浅浅从宫涵涵房里搬了把椅子出来坐在她房间门口。

    “这些风扇,台灯,衣架啥的,就都留给那些以后住这个宿舍的有缘人了,要硬行装从简,该舍就得舍,有舍才有得!”

    宫涵涵拉好最后一个行李袋,深吸了一口气。

    “完成啦?”

    “嗯!”

    “时间刚刚好,走吧,去实行我们的Plan 2!”

    “好!走!”

    宫涵涵拍了拍手,关好门,昂首提胸的跟上苏浅浅的脚步,去执行她们的Plan 2。”

    宿舍楼的拐角路口。

    “你好,请你收下这个…”

    宫涵涵只觉一阵风吹过,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第二次表白失败。

    “涵涵,没事的,还有图书馆。”

    苏浅浅从另一个角落的观察口出来,抱着拍了拍宫涵涵的后背安慰着。

    “嗯,好,吃完午饭,休息下,午休后继续。”

    宫涵涵深吸了一口气向食堂走去,到了食堂点好菜,食欲居然异常好,大口大口的吃着饭。

    我的天,这是化悲愤为食欲啊!

    苏浅浅看着一改平时细嚼慢咽习惯突然狼吞虎咽的宫涵涵,一句话也不敢说,小心翼翼的边吃饭,边偷偷瞄着宫涵涵。

    “我吃饱了。”

    宫涵涵光盘着看着苏浅浅。

    “等我把这几口吃完,虽然有点饱,但是要响应我们***的光盘行动号召,一粒米都不能留!”

    苏浅浅眯眼笑嘻嘻的对着宫涵涵。

    “嗝~好了,走吧。”

    苏浅浅把最后一粒米送入口中,喝完最后一口汤,慢慢的站起来,理了理衣服,对着已经坐着发呆的苏浅浅面前挥了挥手,然后挽起宫涵涵的手臂,把她送到宿舍,放心回到自己宿舍。

    “事不过三,最后一次,就最后一次。”

    宫涵涵拿起放在包里的信,对着它苦苦地笑了笑。重新放入自己的包里,换好睡衣,躺在床上,缓缓闭眼准备午休。

    “啊……睡不着!”

    躺在床上的宫涵涵猛的睁开眼睛。

    “我还是直接去图书馆看书好了。”

    宫涵涵干脆利落的爬起,穿好衣服,整理好自己,对着镜子练习了会儿微笑,给苏浅浅发了条先去图书馆的信息,拿起包包,关好门,向图书馆走去。

    宫涵涵到图书馆后,根据苏浅浅提供的许长凌固定坐着看书的位置,找了一个能观察到他的位置坐下,看书。

    来了!

    宫涵涵看见许长凌拿着一本书,缓缓走到他常坐的位置上,看起书来。

    长得这么帅,明明能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真是百看不厌。

    宫涵涵眼里充满爱慕之情的望着许长凌,把信塞在她的书本里,双手用力拿着书,深吸了一口气,向许长凌位置走去,面对着他坐下,此时认真看书的许长凌并未发现她。

    “诶?我没看错吧?宫寒居然与许长凌面对面坐着?”

    苏浅浅抱着书趴在门口,兴奋的看着。

    “耶!激起宫寒越挫越勇的斗志了!”

    苏浅浅开心的比了下大力士的收拾,找了个最佳观察点坐下,拿出手机将声音调静音模式,开始“偷拍”。

    “这重要的时刻怎能不拍照纪念下呢。额…前两次居然都忘了,不过没关系,这次就不错,哇,好有爱啊,瞧宫寒那小眼神,真是太美了!”

    苏浅浅找了几个不错的角度,拿起手机开始进入狂拍模式。

    宫涵涵缓缓拿出信,递到许长凌面前。

    “你好,请收下这封信!”

    宫涵涵捏着递出去的信,手心里不断冒汗。

    许长凌听到声音后抬头淡淡的看了宫涵涵一眼,合上书,一言不发的拿起书恍若无事的离去。

    ……

    砰朗~

    是心碎的声音…

    宫涵涵两眼空洞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信,无声的眼泪滴落在信上。

    “我的天,谁说女追男隔层纱的?还是得根据客观事实出发才行。不过该行动也行动了,伤心是短暂的,至少以后不会后悔。”

    “我还是不要过去,让她好好静静吧。”

    苏浅浅担忧的看着宫涵涵,暗暗留意着,到宫涵涵擦干了眼泪,抬头笑了笑她才过去。

    “涵涵,我想做海盗船,陪我去好不好。”

    苏浅浅走到宫涵涵面前,拉起宫涵涵的手,温柔的充满阳光笑着。

    “好。”

    宫涵涵理了理受伤的心,还好书,跟着苏浅浅到游乐场,玩了海盗船,跳楼机,过山车…把之前所有的不快抛之脑后。

    从那之后,苏浅浅再也没有提起抓住毕业的尾巴告白的事,她们俩就像暗自商量好似的,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拍毕业照的那天,阳光明媚,空气清新,蔚蓝的天空中偶有几朵白云飞过,从空中经过的鸟儿也为着毕业的人们唱着送行的歌,祝福他们前程似锦。

    “我们毕业了!”

    宫涵涵和苏浅浅穿好学士服,开心的手拉手跳起舞来。

    “同学们,请按照顺序排好拍照,老师们请到前面来。”

    摄影师手忙脚乱的指挥者,终于排好了一个完美的造型。

    “对,来,看过来,对,就是这样,很好,来,师大师大谁最美?”

    “师大师大我最美!”

    我们,师范二班的学生与老师,对着摄影师欢快笑着,在此刻,结束了我们四年的求学生涯。

    拍完照片,全部的人都互相告别散去,苏浅浅也因为一些家里的急事要去处理,宫涵涵在学校里四处走动,把学校的一草一木一建筑绘入心里。

    “许长凌?”

    宫涵涵突然停住脚步,在被绿萝环绕的亭子里,看见正伸手抚摸着绿萝叶子,温柔笑着的许长凌。

    “没想到,高冷冷冽的许长凌,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宫涵涵充满留恋的望着他,手伸入包里抚摸着依旧在她包里的那封为送出去的信,向亭子里走去。

    “你好!”

    此时正欣赏着周围风景的许长凌被突如其来陌生人的问候吓了一跳,惊奇的看着这位叫着他名字,他却不认识的眉清目秀的小姑娘。

    “请问,有什么事吗?”

    许长凌文质彬彬的朝宫涵涵笑了笑。

    “这…这个给你!”

    宫涵涵把信塞在许长凌手里,掉头就走,留下一脸疑惑的许长凌。

    “许长凌,我喜欢你。”

    许长凌轻轻念出宫涵涵信里写的字,眼神温柔的望着宫涵涵离去的背影,温暖的微笑着。

    “真可爱。”

    许长凌笑着折好宫涵涵的信,小心的放入口袋里,出神的盯着宫涵涵离开的方向。

    哎哟我的耳朵…

    宫涵涵皱眉,赶紧把手机远离自己的耳朵,防止耳膜被苏浅浅的震耳欲聋的声音残害。

    “今天不是睡懒觉的时候!赶紧起来好好收拾收拾你自己!记得打扮得漂亮点,等下七点半我去找你,我来之前你要打理好你自己!”

    “什…什么情况?”

    嘟…嘟…嘟……

    He's therethe dark…

    He's theremy heart…

    No matteryou're fastmatteryou're slowoh…

    Troublewill find youmatter where youoh oh…

    宫涵涵从脚底找到被埋藏在被子里的手机。

    我的天,才七点,苏浅浅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是要干嘛?

    宫涵涵烦闷的挠了挠头发。

    “嗯?我的手机呢?”

    正在睡梦中梦见表白成功的宫涵涵正高兴的笑着,突然被一早的铃声给拉了回来。

    Yeah troublea friendmineoh…

    “嗯~谁呀!这么早来电话!”

    “啊~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亲上了,你来得真不是时候,哎呀!”

    The eyethe storm and crythe mornoh…

    You're fine fohile but you startlose control…

    Troublea friend…

阅读宫涵涵追爱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八十年代嫁恶霸》《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苏公公,公公苏!》《被迫与双面龙傲天绑定》《温良》《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在精神病院谈恋爱》《小祖宗,到我怀里来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80/380021/7689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