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真的是不能避免的

    只是速度太快的卡车,终究还是没有完全刹住。生生撞在了两个倒地的人身上,好在盛正守反应快,在林玦扑向他时,他心中已是一凛,本能地顺势将她抱住,朝前面滚了几分,用自己的身体牢牢护住她。

    卡车最终还是刹住了,就在盛正守身体的几厘米处。只是一只车轮却还是碾压在了他的右脚上。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林玦会冲上来,会拦他救他。万一……万一……,他简直不敢再想。

    林玦匆匆跳下床,跌跌撞撞来到隔壁病房,推开门,便看见盛正守的一只脚打着石膏露在被子外面。而他整个人则似乎正睡得无知无觉。

    林玦悄无声息地走过去,站在床头凝视床上的人。他的脸色苍白而憔悴,哪里还是平日那个高高在上的盛正守。是的,她已经成功地让他从云顶跌落在尘埃里。

    盛正守缓缓睁开眼,看到便是这个看着他,笑着流泪的女人。他静静和她对视,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轻声道:“很咸。” WWw.8Yue.ORG

    林玦反应过来,赶紧尴尬地背过身,擦了擦眼睛。

    等擦干眼泪,深呼吸了口气,林玦才转过头问:“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我宁愿你为了城中村和我势不两立,和我斗下去。这才是我了解的盛正守。你怎么可能会去为了那种无心之过而买单?”

    盛正守握住她的手,直直看着她:“是,你说的没错。盛正守不是个会为无心之过买单的人。我只是想为你的痛苦买单。”

    刚刚止住的泪,瞬间又涌了上来。林玦想,原来自己到底只是个平凡庸俗的女人,也会会一个男人动听的话而感动。

    “林玦,让我用我的余生来补偿我曾经对你造成的伤害。”

    林玦摇头:“你已经不欠我,不,实际上你从来就没有欠我什么。就这样吧,我不会再为难你。我们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

    她将手从他掌中抽出来,淡淡对他一笑:“保重,阿守。”

    说完,她便转身,一步一步走出病房的门口。

    “等等。”只是还未到门口,他却又叫住她,,“走到这一步,城中村那里你要怎么办?据我所知,这些其实都是叶市长的一手策划。”

    原来他已经都知道。

    只是没有自己的顺水推舟,或者说推波助澜,城中村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她无意毁掉江城的记忆,也从来排斥那些为了利益而对文化记忆的大肆损坏。箭在弦上,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让其不发。

    “走一步算一步吧,总之,我现在会尽己所能将城中村保下来。”说罢,她自己都不禁嘲弄一笑,“昨天我还要亲手拆掉那条老街,现在却又在这里说这种话。我真是个荒谬不过的女人。可即使这样说,大概也只是句空话,我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哪里有本事说拆就拆,说留就留。”

    “你先将拆迁时间尽量往后拖,其余的我来想办法。”顿了顿,他似乎是有些无奈的开口,“虽然你刚刚对我说了保重,只是恐怕接下来为了城中村,我们还有一段时间得常常碰面。希望你不要太不自在。”

    林玦淡淡笑了笑:“既然已经释然,就不应该在意见与不见,我之所以说再见,不过是因为自此以后,我还不知道我们有什么见面的理由。现在因为公事,我当然不会觉得不自在。”

    “这样便好。”他像是沉默思考了片刻,在林玦再次迈步之前开口,“你昨天为什么会扑上来?”

    林玦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不敢面对那种场面。”

    不敢再一次看到有人以那种方式消失在自己眼前。

    回去后,林玦简单地将事情给周忆南说了一遍,虽然她描述的轻描淡写,但是在提到盛正守跑上马路去撞车的那一段时,坐在她对面用餐的周忆南还是惊的差点咬到了筷子。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愣了半天,忽然又噗嗤笑出来。

    他笑着摇摇头:“真是想不到盛正守会做这种不理智的事。他竟然能为了你连小命都不要了。”

    林玦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下意识反驳:“他干这种蠢事可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赎他犯下的错。”

    周忆南叹了口气:“林玦啊林玦,你一向聪明,何必这个时候自欺欺人,你想想,如果换了别人,他会这么做吗?”

    林玦噎住,即使不愿承认,也不能反驳这个太过明显的事实。实际上,在医院中,盛正守就说过他只是为了她的痛苦买单。

    她其实一直知道盛正守对她的心思,甚至还卑劣地利用过这种感情。只是她却无法去正视,因为害怕一旦正视,她便从此泥足深陷。

    她终究只是一个世俗女人。撇去之前的恨意,被盛正守这样的天之骄子爱上,她如何不可能心生波澜,暗自得意,那些不可告人的微妙虚荣,如何不可能蠢蠢欲动。同样的,自然也会诚惶诚恐,患得患失——因此,即使她决定重新拥有一段感情,也不可能是盛正守这样的人。

    周忆南见她没有回应,便继续道:“说实话,自从盛正守退出城中村项目后,我想了很多。其实从头到尾,他就没有做错过什么。我们将莫须有的罪名加在他身上,确实有失公平。我知道你的顾虑,即使没有恨,你和盛正守也不可能去谈爱,对吗?作为你的哥哥,我当然也不愿意你和他在一起。在这种家庭中生活,很多快乐都会剥夺。这几年我真的有体会,所以不希望你重蹈我覆辙。”

    “我没有爱上他。”林玦生硬而言简意赅地回应了周忆南所有的话。没有爱,自然就无须再说任何。

    周忆南稍稍怔住,本来在喉中的下文全部被吞了回去。他无奈地笑笑:“算了,你向来聪慧,哪里需要我指点。”

    他这样一说,林玦反倒有些过意不去:“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这件事于我来说真的没有任何意义。”她顿了顿,又加了句,“至少现在没有必要去考虑这些。”

    周忆南也知多说无益,便转了话题:“那城中村那边,我们该怎样做。”

    “我已经通知工队拆迁暂时延后。”她顿了顿,“不过也不可能毫无理由地拖太久,叶市长那边肯定就过不了关,再者,耗太长时间韦宏也有不小损失。”

    他皱了皱眉:“你说盛正守会想办法。那他有没有说什么办法?”

    她摇摇头:“他说想办法,是因为城中村对他意义重大。他不是喜欢卖关子的人,没有告诉我肯定就是还没想到办法。”

    可是,在这一刻,她真的是高兴的吗?

    实际上,连林玦自己都不知道,一直以来,她到底是真的怨恨盛正守,还只是因为周云过世后,她需要为自己的孤零感找一个合理的宣泄口。

    不能说她忽然释然,但是经过他冲向卡车的那一刻,即使再如何心怀怨恨,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看似倨傲冷漠的人,是真的在为他的无心之过而心怀内疚。那么,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不算是个恶人吧?而她,从此之后,也不可能继续任意恶毒地践踏这种内疚。

    原谅他吧!在共同经历过生死关头之后。林玦想。不,是原谅自己,也放过那个善良美好的周云。

    林玦伸手抚上他削瘦而发白的脸颊,淡淡笑开,可是不知为何,眼底却涌上阵阵湿润,一滴泪滑下,恰好落在盛正守唇边。

    林玦身体的反应甚至比脑子还要快几秒。

    在盛正守冲入马路时,她也跑了过去,本来是要拉住他,却只堪堪抓住他的衣角。卡车巨大的声响扑面而来,她脑子一片空白,只是盯着眼前几步之遥的那个挺拔却已然削瘦的背影——然后,在卡车刺耳的刹车声中,她用力扑倒在他身上。

    她只知道,当她看到他跑向马路的时候,她整个脑子都是三年前的那个场景,周云停在路中央,对她留下最后一笑,然后便是刺耳的尖叫,分不出是来自于她,还是路人。

    那一刻是如何发生的,林玦自己都不太清楚。

    当然,在医护人员的命令下,救护车抵达医院时,他还是不得不松开她的手。

    除了轻微的擦伤,林玦确实没有任何大碍。昏迷大致是因为惊吓过度。而这一觉,竟然睡了十几个小时。第二天医生来病床上给她做复查时,她才转醒。看到满眼的白色,忽然心中一惊,猛地坐起来,惊慌失措地抓住医生大叫:“盛正守呢?就是刚刚和我一起的那位先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忙安抚她:“那位先生没事,就是脚部严重骨折,恐怕得几个月才能完全恢复。他现在在隔壁的病房,你可以去看他。”

    救护车来的很快,在众人的帮助下,卡车被托起,医护人员才将盛正守的脚从车轮下挽救出来。

    或许是太疼了,他竟然没有太大感觉。

    盛正守没有理会那骂声,只看了看怀里人,此时的林玦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显然已经昏过去。他心下一惊,迅速检查了下,确定她身上没有伤口,才稍稍安心。

    而这一刻,他方才感到后怕。刚刚那一刻,他确实是出于绝望之下的冲动,可有那么一刻,他真的觉得人生里似乎没有什么太值得留恋。

    在救护车中,他看到旁边昏迷之中的林玦,下意识地去握住那只冰凉的手,就这样紧紧握着,一直不松开。

    而在这一刹那,林玦唯一的想法便是——不行,她再也不能看着另一个人在她面前以这种方式消失。

    他不能出事,她承受不起这种结局。

    卡车司机打开车门,骂骂咧咧地下车,看着盛正守被压住的脚,一边打电话报警一边绷着脸吼道:“干嘛呢?怎么过马路的,找死也别用这种方法!”

阅读飞蛾扑火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误入豪门的小锦鲤》《对你不止是喜欢》《渣男赎罪系统(快穿)》《时青[快穿]》《养成反派小狼狗(穿书)》《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肖想本座的都得死》《战国千年物语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009/7929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