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愿闻素女事

    诉今站到他面前,盯着他说:“以后不准去妓院。” WWw.8Yue.ORG

    “嗯。”载澄随口答应,一想不对,“你说什么!?”

    听她声音放小,他瞅了瞅窗外,这才放心,坐下问:“为什么啊?”

    载澄哭笑不得,“要是你看完这本书,还能这样说,我就服你。”说完出门。

    诉今拿了书,大大方方坐到平日载澄的位子上,翻开细读起来。

    “说了咱俩一样大,不准叫我小丫头。”诉今这才说话,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好,孟大小姐。”

    诉今这才抬头,看到他正坐在书桌上低头看着自己,目若朗星,唇角微扬,脸上的红又慢慢烧了上了,一直到耳根都是热热的,怕又被他耻笑,随口找个话茬,“我回家了。”

    “好,我送你。”他跳下桌子,姿势洒脱优美。

    诉今很是后悔,他家的几辆马车此时都不在府上,载澄只能骑马送她。

    诉今恨自己学艺不精,不敢自己骑。要是平时也就罢了,可偏偏是自己刚读了那种书之后。马跑得快不行,他怕自己掉下去便使劲扣着自己的腰,跑得慢也不行,脖颈总是似有似无感觉到他的温热的呼吸。

    走了一半路,到了西四牌楼,诉今实在忍耐不了,大喊:“我要下去。”

    载澄勒马,问道:“怎么了?”

    平时都是载澄先下马,再在底下接住她的,此时她却最怕这样,自己翻身往下一跳,载澄坐在马上没拦住,她个子矮,一下子摔倒地上,站起身来,也顾不上疼,拍拍土转头想自己跑回家,载澄早赶紧跳下马一把拽着她袖子,“这么远我不放心。”不由分说又把她抱到马上,她挣半天也挣脱不开,只得顺着他,心中暗骂自己,白白又丢了一次人。

    没过几日诉今就听到胡同口下棋的大爷们嚼舌根:“你听说那个恭王府的澄贝勒吗,啧啧,原来是个兔儿爷,光天化日之下在西四附近强抢一个清秀少年……”

    诉今听闻此话,立感无语,暗地里翻个白眼,真有不怕死的,连他都敢编排。

    诉今一日再见载澄,两人坐上回的茶楼喝茶,这回她要了一壶安溪铁观音。

    诉今笑着把自己听说的传言一一学给载澄听,“上回你还笑别人误会我家少爷,我看你现在还笑的出来。”

    载澄不辩解,炯炯看着她,道:“你想知道我是不是兔儿爷吗?想知道的话,很容易。”

    诉今一听,想起前日的书,又低下头。载澄笑道:“这样就没意思了,早知道不该给你看那书。”

    诉今抬头,这时已是面色如常,道:“事往安可悔。这你都不懂。”

    载澄一听,道:“你这句王维的诗用的好,再说一句带‘悔’字的诗句我听听。”

    诉今脑袋一转,“屈原的‘虽九死其尤未悔;众女疾余之蛾眉兮’,你说一个。”

    载澄道:“悔不当初留住。”

    “这个没听过,是宋词吗?”

    “是,是柳永的《昼夜乐》。”载澄说完又将整首词吟出。

    诉今听他背完,自己又在心中默读一遍,“这词好是好,不过太悲了些。听来是这个女子负了男子,倒是跟一般的故事不同。”

    载澄也点头赞同,又说:“皇上这几日一直惦记着出来,说这个茶楼的茶虽然低贱,却比喝着比宫里的畅快。”

    “那怎么不出来了?”诉今问。

    “如今亲了政,哪有以前那么空闲,他现在一天到晚让我帮他寻个由头出宫呢。”

    诉今正色道:“既是亲了政,便要好好治理国家,出来瞎玩不太妥当。”

    载澄笑道:“你这话要是传到他耳朵里,他又该说你没意思了。”

    “没意思就没意思,再说又见不着他。”诉今满不在乎地说。

    载澄点头再无别话。

    载澄吃过午饭,又陪恭王福晋坐会儿,回到书房,诉今低头还看着书,他看不到她表情,便问:“看完了吗?”

    诉今听此话也不抬头,反而埋得更低了。载澄有意逗她,“不是说你也能做吗?”

    诉今此时心中骂了自己一万遍乱说话,又接着骂载澄,明明是他说他只是去聊天解闷,又后悔平时没有读少爷的医书,若是随便读过一二,现在也不会如此尴尬。

    这时听到载澄笑着说:“好了好了,不说这个,牡丹你看着可好?我怕陈兴不会选,摘的不好看。”

    诉今虽然感觉脸颊的烧红慢慢退了一点,还是不作声。载澄食指敲她脑袋一下,“你这个小丫头,要一直低着头到什么时候。”

    诉今拉着他到书房,“答应我一件事。”

    “嗯,说。”载澄猜肯定又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很好奇,坐到椅子上。

    不一会儿,他坐马车回来了。

    第二天诉今让馥砚早早做好午饭,吃完换男装雇马车到了恭王府东门,她也不进去,只在门口巴巴等着。

    载澄一听差点背过气,半晌回过神来看到诉今一直瞪着圆圆的眼睛盯着自己,她一边看他一边还摇袖子,“好不好?咱俩一样大,肯定更聊得来。”

    诉今一这样说倒是提醒了他,他俩年纪明明一样大,诉今男女之事还是不明不白,听载漪说她上次去天桥是跟一个男子一起,像诉今这样的性格,天天到处跑,自己到时候吃了亏都不知道,她又没有母亲姐妹教导。想到这里,他起身到书架上翻了一会儿,翻出一本《素女经》,递给诉今,“我去府里吃午饭,你自己看吧。”

    诉今接过书,却还是缠着刚才的问题不放,“她们做什么我都能做的,真的。”

    诉今支支吾吾也不回答。诉今心想,我怕你像洪钧一样找到你心中喜欢的李霭如,就不再理我了。这样的话也不好说出口,只是问:“你平时去找妓女都是干什么?”

    他料的她有这么一问,理由也是现成的,“下棋聊天。”

    载澄这会儿听得清清楚楚,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堵她的嘴,“你小声点!”

    “不准去妓院。”诉今很听话,小声地又重复一遍。

    “她们能做的我也能做,以后不要去找她们了好不好?”诉今摇着他衣袖央求道。

    “我有话对你说。”他一下车诉今就跑过去拉他袖子。

    “什么事?”

    “不准去妓院!”诉今大声一个字一个字说。

阅读暮霭澄空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我的女友是只猫》《三国之超级农场主》《大老爷锦鲤日常[红楼]》《御女宝典》《这万种风情》《黑莲花有点甜[重生]》《全宇宙的Omega都想和我结婚怎么破》《女主是团宠[快穿]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044/7929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