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浮云蔽日

    “冯参军辛苦了,能得楼御史关照,儿三生有幸,请替儿向御史表达感激之意!”空青闻罢蹲身万福,这本是唐人女子的礼节,但此时她效仿来,端庄娴雅,并无不妥。

    丛林天籁鹊起,又是一轮银月高悬,晴缺之下,军帐中偶有鸡鸣犬吠,无眠的人总有许多,童优也不例外,但他并非想家,而是他知道,自己已将时日无多了。

    “你再喊!小心我剁了你的舌头!”灰衣人见得静夜声扰,难免恼怒,拉扯了童优站起来,免不了又是一顿拳脚相加,接着即沉下脸,狠声低语,声音几从齿缝中蹦出来,一字一言,“最后七日,成则存,败则亡!” WWw.8Yue.ORG

    “多谢御史招待,不过儿欲先行探望一下伤友!朝食随意即可!”她婉拒,楼安国的贼心她不是不知,只是寄人篱下,尚需看人脸色,若换做往日,哪怕是唐狗的御史又如何?她早便一刀了解了。

    空青转身,冷落冯佐一人定立原地,走也不是,站也不是。他心中有恨,憎恶自己总是摊上苦差,更暗地里骂过楼安国千万遍。可那人毕竟还是朝廷的御史,他需得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冯佐听得,心中小有鄙夷,楼安国出生富贵,乃上将军之子,自不知民间疾苦,更不知此行唯可顺遂,不得有误,否则他这个上将军之子,也未必就能全身而退。而今的朝野,已非往昔的朝野了……

    “楼公此言差矣,如今朝堂之上,瞬息万变!楼公此一行塞外,令尊可谓用心良苦。您可曾想过,这白山之下,苦寒之地,兵士本就不足百人,加诸此番近半数损耗,陈富若真死了……来年新官上任……得知这情形,会有何种结果?”冯佐面上关切,察言楼安国表情微妙变化,听道,“那……依你之见,该如何是好?”

    “足下以为,楼公何不将这批将士遣返回乡,再行调遣能者上任,顶替陈富之职,以塞外苦劳久役之名,掩了今番差错,又博个体恤下士的美名呢!”

    他又嘀咕起昨日夜里,偷窥童优营帐得来的情报,楼安国身边果然是跟着高手的,这人一看就是了不得的角色,或许他真该帮上那个可怜的小兵一把,为自己的将来,做更好的打算。

    又是夜,虚妄由人心中起,祸乱自来。

    “楼公,鄙人以为,不该再将童优等人留在此地了!否则,恐将对楼公不利!”冯佐斟酒恭敬,话言一脸惶恐,果真见得楼安国面上闪过一丝不悦,狐疑了一眼看定他,假笑道,“为何如此说来?区区一个走卒,能奈我何?”

    冯佐维诺,知晓楼安国是不喜欢他的,此一趟塞外,他本不在名列之内,若非有舅父作保,这圣差,他是连门都摸不着的。也正因如此,他懂得机遇这种东西总是稍纵即逝,他可歹毒,也可奸狡,唯独不能忍受百无一成。

    所以他已非暗自调查楼安国一日,他虽对他深有腹诽,却也深知自己还需要他的提携,“楼公可曾想过,您这可是头一遭任职,闲言碎语的,已是不少了……又何必为了区区一个走卒,再生是非呢?况且,若童优等人真有什么差错,来时反京面圣,楼公也不好交代啊!”冯佐面带劝解,一目心诚,如法家拂士,惊扰楼安国怒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一心为圣上办事,良驹多择,难道是错?再说了,陈富区区一个七品翊麾校尉,死了也就那么回事!我泱泱天朝大国,能任校尉者,何其多!”

    “你也是!终日惶惶不安!连累空青娘子为此操心,也太失礼了!”此时插话之人,年约三十左右,姓冯,单名一个佐字,乃是朝廷御史的参军。童优不敢得罪他,面上堆起奉承的笑意,便不再说话了。

    “娘子有所不知,御史从善如登,感叹娘子数日辛劳,特吩咐食堂为娘子炖了一锅好汤!此事娘子需得领情,塞外苦寒贫瘠,食材极不易得!”冯佐言语笑起来,慈眉善目,极似自家长辈。

    所以当他四日前,睁眼又看见空青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童优自噩梦中醒来,已是数日之后。他曾预料过自己的死亡,如卑微草芥,他犹记得离家之时母亲的叮嘱,那场面宛若永别。

    这罪名太重,她根本担不起。

    隅中练兵,空青人站在露台上,即有无数的目光关注过来,她当然知道童优在看她,远远的,羞怯中还带着复杂,这样的目光她不是第一次遇到,她亦相信不会是最后一次。

    “娘子早安,足下今日唤厨房做了些肉粥和酥饼,御史正待帐中,欲邀娘子共食!”这刻冯佐又过来了,发髻之上都是今朝的水雾,想必待令已久。

    这规则简单,口含天宪,生关死劫。

    食时清淡,军中有规矩,哪怕身在塞外,一切皆不变。

    “你未眠正好!今日送给娘子的汤,又喂给那病秧子了!楼御史说了,三日之内此事若还成不了……别说你姑父保不住,谁都救不了你!”这人一身灰色劲装,狰狞恶鬼,照面五寸长疤由下至上,如将整张脸都给劈成了两半。

    “鄙人不知该怎么办,娘子不与咱们同食!我若执意邀请,怕……怕会惊扰她!”童优胆怯进言,不想话音才落,那灰衣人已出手一拳封门,打的他连滚带爬,蜷缩着,哀呼求饶。

    空青起来的晚,已错过朝食,如今栖身此处,实非迫不得已。她判断错误,害死了尤夏,龙溪重伤难治,若再联络不上分舵,算着时日,她恐将彻底失去蛊王。

    “我姑父他…会怎么样?”童优嗫嚅一问,面对这个女人,他多少有些自卑。

    “放心吧!陈校尉他伤的虽重,但索性救的及时,多将养些时日,会有起色的!”

    “你未眠!”就是此际,黑暗中一人跻身入帐,速如闪电,激动童优一个鲤鱼打挺就僵坐起来,惊恐了双目,都是无措。

阅读追沙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夫君你可不能死!》《席先生是宠妻控》《大唐咸鱼宗师》《我夺舍了通天教主》《他怀里春光明媚》《勾走他的心》《末世之我老婆会生崽》《大老爷锦鲤日常[红楼]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069/7930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