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唐装军服黄衫

    背靠男子胳膊的是一个颜如桃李的姑娘,姑娘随意地盘着头发,大片的斜式刘海稍稍遮住眉间,左手捧着画本右手交叉握着两支铅笔,右手腕处戴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着淡淡的光泽,姿态优雅中透着些调皮可爱。她身穿杏黄色的绣花长裙,那瓜子型的白嫩脸蛋上,颊间隐隐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像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簇黑弯长的眉毛,似画非画,一对流盼生光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惹人怜爱的楚楚娇柔。

    “敏敏,别闹了,把茶拿给你爷爷。”青年军人抖了抖肩膀,指了指桌上一把加了热水的紫砂壶,轻声吩咐靠着自己,还不安分地荡着脚丫的女孩。穆昭敏哦了一声,将画具搁置一旁,拿起茶壶小步挪到祖父的身边,乖巧地喊了句爷爷。

    “姐夫,你来啦!爷爷,姐姐。”正在这时候,一个穿着宽松运动套装的10来岁少年抱着一颗篮球跑进厅中,全身被汗水打湿,衣服黏在身上又脏又臭的。“扑哧!”一直赌气不说话的穆昭敏扭过头来忍不住捂着嘴笑出声。老人家对待孙子明显态度迥异,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巴掌扇了少年一后脑勺,有些恼羞成怒地摆了摆手:“小兔崽子,熏死老子了,滚去洗澡,等会儿没吃够两碗爷爷让你蹲马步蹲到抽筋!” WWw.8Yue.ORG

    沈南风一下次呆立在原地,一脸生无可恋。

    夜月初挂,风声如奏笙箫,绿树林立,有闷响声微微荡开。在几颗杨柳中央,悄然摆放着一方石桌,石桌边有四把大理石所做的石椅。穆昭敏和穆山两人坐在其中两把石椅上望向不远处两个拳脚交加,频繁闪动的身影。一个目光温柔如水,一个满脸崇拜激动不已。

    同时,悄悄地低声向身后女子求救,一只手伸到背后,掌心勾了勾:“敏敏!我快吐血了!”

    像过去无数个夜晚,穆昭敏跑过去挽住爷爷的手臂,与此同时穆山飞快的冲了杯茶,拿起来捧给爷爷。

    “爷爷累了吧?快坐下来休息休息嘛!”

    “爷爷,喝茶!”

    穆家老爷子似笑非笑地看了沈南风一眼,果真收了气势,接过茶杯慢慢走向石椅。躲到一旁的沈南风终于放松神经,赶忙择了一张椅子坐下,大口喘着粗气。

    明月当空,晚风轻扬,四人围坐在石桌前。穆山端坐冲茶,穆昭敏为爷爷捶着肩膀,剩下的徒孙两人直腰而坐喝着茶,坐姿神态如出一致。

    “爷爷,我跟你学武多年,如今身体更是胜你,怎么在你手上还是这么狼狈?”

    “爷爷身体早不如当年,唯一赢你的就是这把年纪。越战的时候,身边的弟兄死了一个又一个,我也不知道在鬼门关徘徊了几百次,爷爷这身对敌经验是在死人堆里、枪林弹雨中熬出来的。”

    “我到底还要再过多久才能赢过爷爷啊。。。。。。”沈南风叹了口气。

    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却未言语。心道:快了,快了。

    像是想起某事,沈南风吸了口烟吐了个烟圈,问道:“爷爷,我一直好奇,你年轻的时候有没有遇见过压你一头的的人?”穆山听到这个问题,也提起了兴致,注视着爷爷,两眼放光。

    老人也从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却没点燃。他目视远方,思绪万千,似有无数记忆涌上心头。

    “怎么没有,一个喜欢吸《椰树》的医生。”

    。。。。。。

    “哔!”白长安点燃了根《椰树》,背靠着墙卧躺在床上,想着刚才那个电话,恍如有一抹阴霾罩上额头。

    “砰!”一声巨响,沈南风脚步踉跄地一连倒退数步,捂着胸口,嘴角抽搐难忍。

    穆家老爷子收起平日笑脸,两眼炽热如火,一身痞气霸气豪迈纵横,弓步直拳干净利落。沈南风提起一口气,猛然前冲,跺脚擤气展臂上挂袭向老者腋下。说时迟那时快,老爷子侧身下蹲,闪过攻势的同时,下蹲画圆,一个迅捷刚猛的扫堂腿将徒弟踢到在地。

    老人大脚一蹬,震腿狠踢,沈南风便弓着身子贴着地面横飞出三、四米远。休息片刻,沈南风反手撑地,两腿一抬一放,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可是,人未站定,一只大手骤然按在他的脖子上,立马又给掀飞出去,瘫坐在地。

    老人负手看向爱徒,明明心中欢喜欣慰不已,脸上却是面冷如霜:“军人练武最忌花架子,下次你再多此一举我就一巴掌拍碎你的天灵盖!”

    “知道了,爷爷。”大个子这回学乖了,向后连退数步,与老人拉开距离。

    大厅居中冲茶的高大男子,身穿陆军军服,肌肉健硕、手掌宽大有力,浑身散发着一股势不可挡的英气威严。这位理着平头的青年男子,国字脸,剑眉星目,高鼻梁,招风耳,他嘴角微咧露出两颗狰狞的虎牙。“找到你啦。”

    在男子的左侧太师椅上,靠坐着一位同样留着平头,两鬓灰白,身着宽松唐装的高大老者。老人闭着眼睛,摇头晃脑,轻声哼唱着京剧《薛刚反唐》中的一折。

    在这些建筑里,有一处二层老式小楼,整个楼都被爬山虎包着,楼外是一片占地极广的院子,院子可见水塘、菜地、垂柳以及茂密的葡萄架。走过玄关,一楼大厅的中式木椅上围坐着老少三人,三人的正前方正播放着一则其他城市的新闻。

    北京某大院,梧桐和杨柳占据视线,树木参天,给人以静谧肃穆的感觉,晚风一过,掀起叶声涛涛。沿着一条林荫大道,便可见零零散散遍布着各式建筑,来往的行人步伐整齐而端正,大部分人身着制服,脸上挂着浮于表面的自信和朝气。

    “我煮了四个人的饭啦。”穆昭敏努力憋着笑。

    “不忙。”老人不轻不重地说了两个字,然后背着手当先走了出去。

    “乖徒儿,让为师好好考校一下你的功夫,看看你是不是有资格当我的孙女婿?”

    少年低着头老实地应着,暗地里却朝自己的准姐夫挥了挥拳头,一脸挑衅地吐着舌头。沈南风却不理他,歪着头望着门外的天空,不敢看老人一眼。

    穆昭敏瞧着自己最亲爱的三人孩子气的一幕,露出两个漂亮的梨涡,浅笑如花。她走过去拉起弟弟的手,轻声道:“小山,乖!先去洗澡。”等到少年蹦跳着离去,穆昭敏转过头对祖父甜甜一笑:“爷爷,我先去做饭啦。”

    穆昭敏一把抢过爷爷的茶壶,拿着它气呼呼走回到南风身边坐下,把脸撇到一边,嘴里嘟囔着:“老不修,谁都知道我才丁点大你就非逼我爸妈将来许给你的宝贝徒弟,如今我只是稍稍亲近南风哥哥你就说闲话了!哼!”说着他还一脸不忿地转头看向身旁的男子:“南风哥哥,你说是不是?”

    “。。。。。。”大个子难得有些害羞,咽了口痰,小心地瞅了瞅那个突然间杀气逼人的老人,轻轻拍了下小丫头的脑袋。“敏敏,不可以这样和爷爷说话!”穆昭敏抱着手,扭头不理睬他,口中尤还轻哼了一声,煞是可爱。

    闻言,沈南风像是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赶忙起身大步连连走向玄关,一边回过头挥动大手掌:“我也回去吃饭啦,爷爷。。。。。。”

    新闻里视频的画面模糊,只能隐约看见跑动的人影和频繁挥动的物事,其中有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偶尔出现在镜头,可惜看不清每个人的样貌。

    “昨夜。。。。。。发生了一起大型聚众斗殴事件,造成多人受伤。。。。。。据知情人透露,主犯因为醉酒引起口角冲突,最终导致严重的持械互殴。。。。。。以下是现场手机录制的简短视频。。。。。。为您报道。”

    “敏敏,我说你啊,唉。。。。。。南风可还穿着军服呢,注意影响!”老人张开眼睛,接过穆昭敏手中的紫砂壶,仰头饮了两口,佯装生气地看了宝贝孙女一眼,很快又恢复了慈眉善目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

阅读倾尽长安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穿成反派白月光》《被自家男主攻略怎么办[快穿]》《祖传傲娇攻的整治办法》《我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原配之子逆袭记[快穿]》《渣男赎罪系统(快穿)》《黑莲花有点甜[重生]》《穿进修罗场剧情后我带球跑了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079/7930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