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有部说因

    远处的那番场景,自然是逃不过他那一双光射寒星的眸子,最后入场的两人,一大一小,他本以为只是无关紧要的两人,一击杀之便是,但频发的意外不由的吸引了他的视线,且不说那个被自己用刀把戳进场内的年轻人究竟是如何抗住自己一击的,单单说边上留下的那个孩子,自己用有为法中的心法断其六识,她竟能够凝神自守,保住自家性命,而其后自己所使的心所法更是毫无施展的余地,这些由不得他不惊叹连连,要知道就是那些名门之内的各家修炼子弟,一旦被自己锁住六识恐怕也只有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更不用说一个无丝毫修炼痕迹的孩子,至于其体内有无他人留下的“花种”帮其护住了心神,老僧对于自己神念洞察还是颇有信心的。

    一个丝毫没有修炼过的孩子,心神诚宁至此,对于一个修心讲缘的学说,其中所含意蕴,不言自表。

    随手拍掉几位乱民的老僧,想到此处,恨不得大笑三声,想那漫天诸佛定然没有算到今日之事,不过此事不急,这小娃此时状态颇为玄妙,自己还得小心翼翼的继续锁住她的六识,如此好的体悟可不是时时都能有的,除此之外,还要注意这女娃一旦在这种状态下脱离出来,就要立即解开她那被锁住的六识,免得弄巧成拙,如此好的良才美玉,被自己一不小心给戳了个大洞,岂不可惜。

    匪盗头目看到老僧的手势,恭恭敬敬的对着老僧离去的身影行了一礼,然后跨马行向自己身后的队伍,而随后那些逃散了的众人,便几乎一个不拉的被集中了起来,向着更西方羁押而去。

    第一感受着体内激荡不已的新生血液,他虽然不知道这些鲜血自何而来,但对于自身的好处却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凡是这些新血流经过的地方,破损的经脉已经渐渐的愈合了起来,甚至是那三处碎裂脊柱上的一些细小的裂痕也已经恢复如初,而那些略大的缝隙也被轻巧的粘合在了一起,至于那些散碎了的骨渣却是自伤口中随着那些残血一起被挤出了体外。

    西月仔细的拂去了那粒丹药上的尘土和瓷瓶碎渣,小心翼翼的喂进了第一的口中,并想着去拿第一腰间的水袋,给他喂上几口清水,好让他将那枚丹药吞服的更快一些,只是那个水袋,却早就被捅了个大洞,不仅没留下一滴水,反而沾满了血腥。

    “不防事的,你要是觉得害怕,就离这里远一些,好好地睡上一觉,等你醒了,我自然就能走能跑了,到时候,我们便离开这,也算是又白捡了一条命了”。

    第一看着不断摇头的西月,也不在多说,任由着她一点点清理自己周围的尸体。

    天色渐暗,西边的落日已经全无踪迹,看着奔走过来的西月,第一颇为勉强的对她笑了笑,龇牙咧嘴。

    “没事没事,我命大,死不了的,你可莫要再哭了,你哭一次我就成了这个样子,你要是在哭啊,我怕就真的没得救了”,第一看着苦着个小脸,搬移着压在自己身上尸体的西月,连忙调笑道。

    西月见他说的凄惨,仅仅是这几句话,便看到他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汗,将满脸的血污刷弄的更为狰狞,连忙喊道:“恩恩,我不哭,你也莫要再说话了,好好躺着,我去看看...怎么才能救你”。

    第一看到着急忙慌的西月,心下不由的一暖,“你不要急,有些事情急不来的,我胸口的那个瓶子里,有丹药,你见过的,拿出来,给我吃上一颗,想必两三日的功夫,我便又能背着你到处乱跑了”。

    听到他说到丹药,西月也不由的想到清晨那会儿,第一用来刮粉的那枚丹药,看起来确实是个灵丹妙药,当下便连忙在第一胸口处的衣襟里翻了又翻,却是没找到那个瓷瓶,只在里面拿出了几片碎瓷,显然,那个放着丹药的瓷瓶已经是碎的不能再碎了,西月便只能将第一的衣衫拉得更开了一点,找的更加仔细,最终也只是在侧腰处找到了一枚几乎快被压成小饼的丹药。

    卧在西月身畔的黑猫,虽然也感受到了身后的那股力量,不过它并没有放在心上,目光依旧注视着人群之中的第一,但在此刻却也不由的看了一下身侧的女娃,毕竟自己脖子上的铃铛这会儿可是稳稳当当的一下也没响,这一眼望去黑猫心下确实是有些欣慰,自己果然是有识人之明的,以前为了肉干的讨好自然也就成了自己识人的明证,这件事既便是传了出去也不会有人以为自己只是单纯的为了肉干。

    三里之外,略高些的山丘一处,一枯木老僧,玄黑戒刀,锋狭而长,尖抵于地,单手而握,一袭泥色袈裟,通肩而披,迎风瑟瑟。

    西月想要张张嘴,想要让周围的人注意到自己,哪怕随之而来的只会是刀枪剑戟,但是此时的她却发现自己已经连嘴巴也无法张开了,身体的一切触觉都在逐渐的远离她,她感觉的到她似乎正在被剥离这副躯壳,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被遮住眼睛的西月感觉得到第一在自己身侧的离开,她想要伸手抓住什么,身侧却再无一物,她感受得到周围那些声嘶力竭的呐喊,那些伤痛之中的哀嚎,她想要睁开眼睛看看他是不是受伤了,但却发现自己的眼睛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她无法睁开自己的眼睛,她越是焦躁不安,越是想睁开自己的眼睛,到头来,却发现那双眼睛却越是打不开,甚至远处的那些嘈杂声也在渐渐地远离自己,天地万物,寂无一声。

    当然,这种景象在外人看来便有些骇人了,因为那些被排挤的鲜血正在一处处的伤口里四溅而出,状若涌泉,周围注意到这一幕的那些人,心下更是恐惧大增,这些人的经历本就宛如一场噩梦,先是土匪的烧杀抢掠,他们这些人只得外出逃难,但却被身后的这些匪盗挟尾追杀至此,更有一些术法神通阻住去路,使得众人不得不通过上前厮杀来搏一条出路,而如今又碰到了这样一个怪物,本就死的不能再死的人现在却鲜血冒个不停,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恐惧终于压倒了求生的渴望。

    不断地有人丢下手中的武器向着四面八方跑去,他们觉得哪怕是被一些神仙手段打死或被身后的盗匪一箭射死,也比被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未知恐惧吓死要来的好一点。

    远处的老僧看着这些四散而逃但却沾满鲜血的农夫,对着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匪盗头目,轻轻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自己去处理,至于这些人是死是活,他从来不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而此前想要对这些人观心的想法自然是被那个渐渐睁开双目的孩子完完全全的替代了,看着她连奔带跑的向着中央的那个满身是血的身影中奔去,眉头不由得一皱,这倒是有些麻烦了,也罢,这样都死不了,想来也是个命大的,既然这个少年与女娃纠缠颇深,自己便不再好出手了,毕竟因果自有定数,胡乱插手的话,就好比那画蛇添足,反而不美。

    而被老僧忽视掉的第一,此时更是被人不断踢来踏去,几乎已经不成人形,只不过原本还在因为骤然遭袭而懵懂混沌的第一,现在却已经渐渐地恢复了一丝清明,只是这一丝的清明却使得他将四肢百骸之中涌上来的疼痛感受的更为清晰了。

    随着一方的溃败,相互厮杀的几队人马也是有强有弱,混战的位置也在随之不断变迁,第一将肿胀的双眼艰难的睁开了一条缝隙,却只看到周围遍布着形形色色的尸体,而口鼻之中闻到的也只有那些让人作呕的血腥与恶臭。

    老僧因学说不容于佛宗其余诸部,被驱逐至此,贬至人间,后又在九龙山自立山头,虽居末尾,但却不是因为自身实力不够,而是心中所存只有一派学说的老僧根本无意如此,若有所需求便像今次一样驱使其余诸峰的喽啰为自己所用,而今次所为,也不过是其观察人心的一次小试炼,这两人偏偏踏着底线而来,还欲逃窜向外引得自己只得亲自出手欲将其击杀,种种巧合,这难道不是其中的因果吗?

    此子,定然是应我部气运而生,而此子到来,自然是我部大盛之兆。

    第一侧耳听着不远处依旧在不断传来的嘶吼,试着动了动身体,却发现动弹不得分毫,四肢甚至是自己的脊椎都已经断碎了多处,有些是刀斧的创伤,更多地还是被人群生生踩断的碎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还活着,他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只有胸膛里那颗依然跳动着的心脏,虽然它刚刚才被戳了一记,但它似乎比往日跳动的更加欢快,更加结实有力,而其中泵出的血液也仿佛是凭空而来,更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新泵出的血液正在不断挤压着周遭经脉里的残血,而这种趋势随着新血的增加而越发的明显,也越发的壮大,仿佛激扬而来的巨浪一般不断地冲刷着自己体内的暗伤。

    “叮叮当当...”,西月既张不开嘴,也睁不开眼,甚至连身体也移动不了分毫,但是她听见了那些时远时近,飘忽不定的铜铃声,这个声音她很熟悉,因为她与带着这串铃声的黑猫很熟悉,当初自己能够说服爷爷去收留在外漂泊的第一,那只跟在他身后的黑猫起了很大的作用,哥哥自然是好的,但是哪里有猫猫来的可爱,自此之后,她更是经常趁着爷爷不注意,将自己私藏的肉干与那只黑猫分享,那只黑猫尝到了甜头,也总是喜欢卧在她的怀里伸出舌头来舔抵她的手心,而那只铃铛自然也是随之响个不停。

    听着如往常一般叮咚作响的铜铃,西月渐渐的静下了心神,不再去想自己那已经失去控制的身躯,而是仔细的听着那些铃声,并随着那些铃声的远近而不断的收放心神,仿佛是在沿着山间的泉水,辗转不停,溯源而上。

    在老僧看来,此子不仅适合本门的传承功法,而且暗含了我说因部的大道所在,何为我部大道,自然是“三世实有说”中的三世中有着因果的必然联系。

阅读九天何在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穿成暴君外室以后》《谁动了我的山头》《嫁给男主的植物人哥哥》《快穿结束后我回到了70年代》《霸气男主的助理[穿书]》《末日游轮[无限]》《洪荒:师从老子!》《与影帝同居后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082/7930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