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

    “我去洗下脸,看被你弄成这样,衣服上都是!”我努力镇静下来对着Nico嗔怪。

    快三年了吧,楚文离开已经快三年了。生活总是那么喜欢戏弄渺小无辜的我们,就在你快要忘记的时候,给你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然后所有的快乐忧伤又重新涌上心头。老天不明白忘记一个人有多难,更不知道这段平静来之不易。

    “我很好,你呢,怎么样?” WWw.8Yue.ORG

    “不知道,对不起,我想念你的身体。”他很快就回复我。

    我的心真的很痛,已经很久没有那么痛了,很久了。

    “是的,回不去了,再也不回去了。保重吧,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 。”

    “有时间见个面吧。”

    再相见,我该用怎样的表情呢?

    “顺其自然吧,世界再大有缘的话总能遇见。”

    四月初,又是草长莺飞的时节,我带着然然再次来到杭州。在“卡布奇诺”,我看到他了,独自坐在角落,要了一杯又一杯卡布奇诺,以前的我错了,楚文从来就不是一杯清茶,他也是个卡布奇诺男子。只是现在的他,神情更加落寞,颓废得让人怜悯。他没有找回她,我肯定,他对爱情绝望了,所有他会怀念我,只是我的身体。

    第二天,我带着然然在西湖边晒太阳。突然想起那年的冬天我在这里的某个角落埋下一颗种子,我带着然然一圈又一圈地寻找,可是始终没有结果。

    冬天洒下的种子是不会发芽的。时间不对,地点不对,最重要的是缺少细心的呵护。奇迹始终只在少数人身上发生,我却并未那么幸运。

    我和楚文的爱情就像这枚花籽一样,如果开花那就天理难容。我记得那天对自己说过的话。

    “妈妈,你找什么?”然然问我。

    “妈妈以前在这里藏了个东西,可是老天爷说那是个坏东西,就没收了。”我捏捏然然高高挺挺的鼻子。

    “是什么坏东西呀?”

    “嗯,就是这个坏东西会抢我们然然的玩具!”

    “哦,那我们不要,坏东西!”然然嘟着小嘴说。

    宿命是无法改变的,我终究还是与楚文四目相对。

    “好巧。”我笑笑。

    “是啊,好巧。”楚文的眼里有太多的沧桑,这三年,他真的过得不好,他的语言也变得那么无力。

    然然拉着我的衣角躲到身后。

    “你结婚了?”楚文问我。

    “女人的青春是留不住的。”我淡淡地说,我从来没有想过真的相遇我能如此平静。我把然然从身后拉过来,“我女儿,然然。”

    “很漂亮,很像你。”楚文说。

    “然然,叫叔叔。”我抱起然然,然然盯着楚文看了很久,我真的害怕会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会使她叫爸爸,血浓于水。

    可是然然却趴在我的肩膀哭了起来。然然平时不是这样的,她的小嘴很甜。

    楚文尴尬地笑笑,“我看起来很凶啊。”

    “不好意思,小孩子怕生。然然乖,不哭不哭,乖。”我给然然擦着眼泪,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

    “妈妈……我要爸爸,爸爸……”然然一边哭一边大喊。

    “好好,不哭不哭,妈妈这就带你回家,回家找爸爸,乖。”

    我对楚文挥了挥手,楚文笑着点点头。我们谁都没说再见。

    打电话给Nico,说然然又吵着要爸爸了。

    Nico让然然听电话,然然在电话里亲切地叫爸爸,又露出甜甜的微笑。

    此部已完结。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不需要,我们互不相欠的。”

    “我想你。”

    “你想念的只是一个躯体,而不是实实在在的我,不是吗?你变了。”楚文的短信让我感到彻骨的难受,他真的变了。

    “是啊,我变了,再也不是那个可以为爱不顾一切的楚文了,回不去了。”

    为爱不顾一切?或许三年前我可以成为你的一切的,只是为了爱,你抛弃了一切,以一种那么决绝的方式,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残忍。

    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是条短信,没有显示名字,可那串数字却那么熟悉,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

    “我想念你的身体。”肯定是哪个恶作剧的,或者是谁发错短信了,我并没有在意。可是那串数字……那串数字……我的笑容僵在脸上,是楚文。

    然然爷爷给然然戴上一条金手链,摸摸她的脑袋,然后把她抱在怀里。Nico由衷地笑了,他附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爸不会再逼我要个儿子了,这是我小时候戴的手链,然然也成为他们的唯一的。”

    转眼又到了二月三号,然然两周岁的生日,在爷爷奶奶家度过。Nico买来很大的蛋糕,上面有两个美丽的天使,陆妈妈问他为什么是两个,他笑着说然然两岁了嘛。然后朝我挤挤眼睛,我明白的。我一直都是他的天使。

    “知道了!”我收起手机,胡乱地擦了擦走出卫生间,然然的笑容那么纯真那么美丽,可是她的亲生父亲过得不好。

    过完生日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然然已经睡着,Nico在浴室洗澡。我坐在床上看杂志,世界安静得出奇。“我不好。”这三个字在我脑中不断翻滚,心里忐忑着,楚文,你怎么了?

    “你怎么不好了?”我还是背着Nico给楚文发去短信。

    世界上最浪漫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在分别许久之后那些简单的对话,“你好吗?”,“我很好,你呢?”,“我也很好。”

    我以为我还能在三十岁的时候偷偷流着泪去感受这种带着疼痛的浪漫,可是他告诉我,“我不好。”

    “去年夏天就回来了,你好吗?”

    好吗?我应该过得很好吧,除了爱情,我真的过得很好,家庭和睦,事业稳定。

    “寒寒,快点出来,然然要你抱呢!”Nico在卫生间外喊。

    那一刻,我除了愧疚还是愧疚,但我能做的就是尽心尽力做个好媳妇,然后将这个天大的谎言藏在心里,一辈子。

    然然闹着要吃蛋糕,把抱她的爷爷弄得满脸是花,陆妈妈笑得好开心,跟着在一旁往陆爸爸脸上涂蛋糕,Nico在我不注意时也往我脸上涂,日子仿佛回到了青葱时代,一切变得简单……

    “你回来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三年,改变了太多东西,也淡化了我的思念。

阅读卡布奇诺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睡了豪门大佬后我跑了[穿书]》《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古惑仔之从监狱风云开始》《公主裙下有什么[西幻]》《作者逼我谈恋爱》《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我家有矿[重生]》《(穿书)师妹的男人值最高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134/7932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