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 无奈结局

    天底下若然没白来的好事,才当上营长,就得去执行这样危险的任务,换作其它情况,鬼才愿意接受。可现在九泉为了白卿雪,反而很乐意接下这个任务,反正就算秦渊不说,他原本也是要打算请兵去剿除黑风盗的。于是干脆的答应:“九泉得令,誓死铲除黑风盗。” WWw.8Yue.ORG

    “哈哈~”秦渊转忧为喜,大笑两声,说:“本帅果然没看错人,九泉营长乃真英雄也!”

    九泉与赵荀出了大帅府,又一起来到地下迷宫的指挥室,途中居然遇见了王小力。

    九泉见说不动赵荀,不再浪费无谓的口舌,与赵荀认真商讨剿灭黑风盗的事。赵荀已查明黑风盗的动向,并知晓黑风盗现在还剩三十余名贼匪,所以经商讨以后,决定从地字营挑选五百名精英给九泉,次日天明就出发。而在九泉不在的日子里,赵荀将暂代地字营营长一职,带领地字营守卫赤城,直到天字营回城,或者直到九泉凯旋归来。

    九泉没有异议,于是带上赵荀给的地图,离开了迷宫,直奔东方权的府邸,打算趁府邸还未被他人翻动之前,找到神秘兮兮地《百宝图鉴》。

    这些地字营的精英并不信服九泉,因为在他们眼中九泉就是一少年,没啥真本事,就是狗屎运比常人好一些,凑巧救了秦渊而已,所以一路上懒懒散散,行军缓慢,走了一天,才走到东沙滩,比起黑风盗的速度差远了,照这样下去,要追上黑风盗估计还得需要八百年。

    东沙滩,前阵子黑风盗的临时根据地,那时血雨腥风犹如刮风下雨一样平常。

    雷声轰隆,一场大雨即将来临,残酷的厮杀即将开始。

    九泉带五百精英埋伏起来,静静观察着东沙滩上即将发生的杀戮。

    在宽广沙滩的一角,聚集着狂沙帮的人潮,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杀死眼前的两个少年,为帮主和十几个兄弟报仇。

    金发少年表情肃然,完全不理会周围凶神恶煞的眼光,看着自己的酒壶,淡淡道:“没酒了。”

    银发少年嘴里咀嚼着香荷叶,嘴角扬着一丝轻蔑的微笑,听见金发少年说话,打了个哈欠,说:“忍一会,随便把他们解决了就走。”

    天啦!他居然说随便,这里少说也有五六十个大汉等着要他们的命,而他们只是两个手手无寸铁的少年,而且身体单薄,和其它十五六岁的少年没什么区别。

    金发少年说:“爹不让杀人。”

    银发少年说:“我可没说要杀他们,你别在爹面前乱告状。”

    雨开始下,伴着雨声一声令下,狂沙帮的人如饿狼般朝两个少年扑去。两个少年并不想杀人,但也不想被人杀。

    金发少年依然看着自己的空酒壶,但刀已经劈出,干净利落的砍掉一名大汉拿刀的右手,这惊艳一刀震住了冲在后面的两个大汉,可这两个大汉已经没有机会再发出感叹,只有哀嚎,因断去右臂的痛楚而哀嚎。金发少年表情依旧肃然,依旧若无其事的出刀,每一刀都很简单,但每一刀都能削掉一只手臂,所以他不用躲,甚至没有移动一步,依然看着空酒壶发愁,砍掉想要他命的人的手臂。

    银发少年则不同,他似乎是在享受和群魔共舞的乐趣,嘴角轻蔑的笑容从未消失,晃动的身体像是在跳一种曼妙的舞蹈,当他跳到某一个大汉身后时,必定会给沙滩留下一条手臂。欢快的舞蹈还在继续,不管狂沙帮的大汉如何努力,始终捕捉不到银发少年的身影,所有动作都只是让自己在断去手臂之前多留几滴汗而已。

    风走了,雨停了,厮杀结束了,两个少年扔掉手中的刀,准备坐上马车离去。在雨水的洗涤下不带走一丝血腥,只为沙滩留下几十只手臂,犹如失去父母的孤儿,等待着灵与肉的枯萎。几十个大汉的痛苦嘶吼犹如地狱的鬼叫,凄惨得恐惧,但当他们全痛晕过去以后,又死寂得可怕。

    这时,只听到一个惊雷般的声音响道:“别想逃!老子要杀了你们,用你们的血雪我众兄弟断臂之仇。”

    九泉定睛一看,吼话之人赫然就是钟魁。钟魁一脸狰狞的怒气,正带着几十个狂沙帮的人冲进东沙滩,杀向那两个如恶魔般的少年。只见钟魁举着大铁锤,迅猛无比的朝着两个少年砸去,两个少年身形微微一闪,就避开了这惊天一锤。接着听见隆隆几声响,马车厢被砸得稀巴烂。

    啊!九泉一惊,马车上居然还绑着一个昏迷之人,那个人正是杜德伟,九泉在龙凤镇时的好哥们。哥们有难,岂可坐视不理,不待多想,九泉策马飞驰过去。

    在这先说下九泉的马,这匹马正是那匹临危不乱的马。赵荀把它从农户家接回,并一早送于九泉当坐骑。九泉十分的高兴,还给此马取了个名字,叫奔驰。(原本打算叫宝马,但觉得太招摇,所以最终没有采用。)

    银发少年变幻身形,欲夺走钟魁的手臂,被九泉击出一枚空气弹击退。

    钟魁见了九泉,不禁叫道:“九泉!”

    九泉大笑两声,说:“哈哈,你还记得我呀!别忘了和我说过话,你说过要打败我的,所以在那之前可不能死。”

    在这危难时刻,听九泉如此一说,钟魁倒是颇为感动,说道:“放心,老子说到做到,等收拾了这两个杂种,再来和九泉兄弟一较高下。”

    “哼!那好,我让你们一起死!”银发少年愤怒了,双目通火,杀气骤然升起,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杀来。

    而金发少年则始终没动,屹立着迎接狂沙帮众的袭击,并慢慢夺走狂沙帮众的手臂,惨叫连连。

    银发少年一刀劈下,钟魁举锤挡击,刀锤相击,只听得一声脆响,大铁锤居然被硬生生劈断。幸好钟魁及时反应过来,弃掉铁锤,连退数步,才保住一条性命,只是胸口被划中一刀。

    九泉连忙冲到钟魁身前,启动神臂利剑才挡住了银发少年的第二刀。

    银发少年大惊,变幻身形,与九泉打得难解难分。

    此时,天边绽开火红的烟花,金发少年对着银发少年大叫道:“爹叫我们呢,别管他们了,开走吧!”

    银发少年收刀击退,“哼!算你们走运,今天本少爷没空陪你们玩,日后再取你们的狗命。”说完就和金发少年一起朝着烟花的方向狂奔,速度之快让人叹为观止,追都追不上。

    “钟魁,你没事吧!”九泉问道。

    钟魁一脸扭曲,没瞎的人都看得出他很有事,可偏偏九泉要多此一问,钟魁也偏偏谎道:“没事,小伤而已,很快就好了。”

    九泉问:“他们是什么人?”

    钟魁说:“他们是黑风盗头领威林霸的儿子——风华双魔,前几天杀了我们帮主,于是我们全帮出动,追杀他们,谁知反而白白又牺牲了不少兄弟,我……啊!!!”钟魁气恼地狂吼一声,用拳头狠狠锤了下地面。

    “黑风盗!”九泉说:“我就来追击黑风盗的,既然他们没走多远,那我就不在此浪费时间,钟兄保重。”说完就朝着地字营的人挥手,地字营的人马立马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经过刚才一战,地字营的人多多少少有些认同九泉了。

    “九泉兄弟保重,我随后就赶上来,一定亲手宰了这两个小杂种!”钟魁咬牙切齿的说。

    九泉不再废话,带着地字营的人,朝着风华双魔奔走的方向追去。当然,顺便带上昏迷中的杜德伟,以及车厢已经破烂的马车。

    追了没多久,杜德伟就醒了过来,看见九泉先是一惊,接着就流起了眼泪。

    九泉询问道:“怎么了?德伟,发生了什么事?”

    杜德伟摸了把眼泪,“我……我姐姐死了。”

    九泉惊愕,问道:“怎么回事?!”

    杜德伟一边哽咽一边说:“那日,黑风盗的人袭击了龙凤镇,将镇里的人全杀了,我好害怕,一直和姐姐躲在地下室里。可是……可是还是被他们发现了,我就用石灰包和*对付他们,可是根本不管用。最后姐姐为了保护我,就……就被他们给杀了,他们看中我发明的东西,于是将我绑了起来,我……”

    九泉劝道:“别说了,德伟。事情已经发生了,就没法再挽回,现在我们就去给你姐姐报仇,将黑风盗杀得一个不留!”

    杜德伟停止流泪,一脸决绝,“嗯,我要杀了他们!”

    “走吧,一定能杀了他们。”说得很认真,可其实九泉心里根本没底,之前光是风华双魔就杀得狂沙帮几十上百人鸡飞狗跳,毫无招架之力,势力可是非同小可。而黑风盗里肯定还有比风华双魔更厉害的角色,怕这地字营的五百精英到时只有送死的份。怎么办?不知道,现在已不能回头,九泉也不允许回头,只能继续追击。

    “轰隆”巨响连声响起,震得地动天摇。

    “怎么回事?!”九泉惊问道。

    “九营长,声音是从前面的绝谷传来的。”一人向九泉禀报道。

    杜德伟看着绝谷方向慢慢冒起的浓烟,对九泉说:“九泉,我猜可能是黑风盗那些恶贼引爆我发明的*,所以发生了一连串剧烈的爆炸。”

    九泉问:“*是什么?”

    杜德伟解释道:“*是我发明的一种*,威力强劲。将其埋在地下,人一旦踩上,就会立即爆炸,杀伤力十分巨大。而看刚才的情况,黑风盗至少引爆了三十颗*,就算是千军万马也得给炸飞了。不过,如此剧烈的爆炸很容易引起山石崩塌。”

    难道黑风盗遇上了强敌?没理由呀,黑风盗如此的厉害,还有什么人能逼他们冒险使用*,会是谁呢?难道!九泉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性,据他所知,目前为止能将黑风盗逼入窘境的人,就只有白卿雪和荆小呓。不行,一定要去救她们。

    九泉当即下令道:“全速前进!”

    来到绝谷一旁的山崖上,向下望去,九泉心神一阵大惊,他所担心的事真的发生了。

    绝谷里,白卿雪操纵着蜜蜂与黑风盗战斗着,且可能是因为之前中了埋伏,身上已经挂彩,此时正与黑风盗打得难解难分。虽然她比黑风盗厉害,已杀死黑风盗数十人,但九泉看得出来她还是占了下风。而荆小呓不知为何,正昏迷不醒,巨翅雕的双脚和翅膀也都受了伤,正血流不止,连站起身都很困难,更不可能带着白卿雪和荆小呓逃离。

    怎么办?!九泉心急如焚,他从来没有这么慌张过。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问杜德伟:“德伟,你还有没有*?”

    杜德伟看着黑风盗咬牙切齿,巴不得立马冲下去和他们拼命,这时听九泉一问,连忙回答:“有!”

    九泉拿出地图再研究了一番,像是确认了什么一样点着头,然后指着绝谷西面说:“德伟,绝谷西面有一绝命崖,崖边是深渊深不见底,就算神仙摔下去也必死无疑。我给你五十个人,你带着他们去那里埋好*,然后就快速离开躲避。我一刻钟以后就下去引黑风盗,将他们一直引去绝命崖,把他们全炸进深渊,给你姐姐报仇雪恨!”

    杜德伟担心道:“能成功吗?”

    九泉抓紧杜德伟的肩膀,很坚定的说:“你相信我,能!一定能!!所以你动作一定要快,当然,别往了给我留条逃生的路,在没*的地方摆上石头。”

    “嗯!”杜德伟用力点着头,他相信九泉一定能给杜魅雪报仇。

    杜德伟带上马车上的大包裹,和五十名地字营的人马一起朝绝命崖赶去。

    九泉对剩余的地字营精英说:“你们在此不可轻举妄动,没我命令谁也不准下谷,违令者军法处置。”

    地字营精英对九泉是越来越敬佩,一致行礼道:“得令!”

    又等了一刻钟,九泉朝着绝谷黑风盗群中猛冲而去。

    风华双魔见是九泉,立马从与白卿雪的战斗中退出,迎向九泉。九泉也不甘示弱,视死如归地冲向了银发少年。银发少年身形闪动,一刀朝九泉砍来。九泉不躲不避,用身体迎上这一刀,并在被刀砍中的刹那用左手紧紧将刀捏住,使得银发少年不能及时抽身,同时利用这个用鲜血换来的机会,挥起神臂利剑削掉了银发少年的脑袋。银发少年死不瞑目,正个眼珠中都充满了不敢置信的恐惧。

    金发少年见银发少年被杀,怒火直烧心头,像发狂的野兽一般嚎叫一声,扔掉形影不离的酒壶,枉命杀向九泉。九泉习惯性的翘起嘴角,将银发少年的尸体一脚踢开,升起“唯吾独尊”的气势,迎上金发少年的攻击。

    交击再响,九泉被金发少年连连踢中几脚,胸中一闷,一股腥味冲进口腔。

    金发少年不给九泉喘息的机会,又是一刀劈来。九泉忍着疼痛,一把抓住金发少年的利刀,同时将口里的鲜血喷出,并直喷到金发少年脸上,致使金发少年视线突然模糊。生死成败往往就是在这一瞬之间,九泉侧动身子,放开金发少年的利刀,紧接着用神臂利剑再削掉金发少年的脑袋。

    就这样,转眼间,九泉就把风华双魔变成了风华双鬼。

    威林霸见儿子被杀,悲痛欲绝,理智被愤怒击溃,对着黑风盗众恶贼大喊道:“给我宰了那小子。”

    黑风盗听闻威林霸的命令,又见风华双魔被杀,弃下久攻不下的白卿雪,转而全朝九泉杀来。

    大功告成,九泉邪笑着,向着地面射出一枚空气弹,利用空气弹形成的反冲力跳出包围圈,一直朝着绝命崖跑去,还一边跑一边回头用空气弹攻击,将黑风盗一点点引去绝命的深渊,并送他们一起去地狱。

    跑啊跑,绝命崖越来越近,转眼就在眼前。崖边一个人影都没有,证明*已经埋好了,九泉不禁得意的笑起来。他沿着石头标记安全闯过*阵,站在绝命崖边看着追上来的黑风盗,挑衅道:“哼,你们来的正好,大爷我现在就送你们归西。”

    威林霸跑在追前面,怒吼一声:“还我儿子命来!”同时带着黑风盗朝着九泉冲来。

    “轰隆”巨响,*被引爆,瞬时就有几名黑风盗贼上了西天。

    烟尘滚滚,惨叫连连,见黑风盗马上已冲入*阵,九泉再次向地面发射一枚空气弹,借反弹力跳上一边的崖壁,并用相同的方法像崖壁上方逃,试图在*阵完全爆炸前逃离杀伤范围。可是,他低估了黑风盗的能力,黑风盗在踩上*的时候,就已发现了危险,并连忙向后撤退,损死不过几人。

    不行,不能他们逃跑,九泉停下动作,攀附在崖壁上,向着*阵发射空气弹,并一枚接着一枚不断的发射,比黑风盗撤退的速度快上不少。

    巨响再起,天摇地动,黑风盗完全陷入*阵中,并随着*的不断爆炸,黑风盗贼也一个个相继被炸得粉碎。

    “耶!大功告成!”九泉兴奋的吼叫着,可只在他吼叫的同时,由于杜德伟那小子的心太黑,*埋得太多太密,导致爆炸的威力过大,引起崖壁崩塌。九泉一个失神,就从崖壁上摔了下来。且还不仅如此,当他正欲在攀上崖壁时,满身是血的威林霸突然冲了出来,一把紧紧将他抱住,并一直往绝命深渊奔去。丧志心悲的威林霸打算拖着九泉跳崖,同归于尽。

    九泉启动神臂利剑,砍断威林霸的双手,可仍然无法脱身,威林霸就用牙齿紧紧咬住他不放。同时,不知道从何处钻出一条蟒蛇,死死缠住九泉的双脚,和威林霸一起将九泉硬拖向崖边。九泉才想起威林霸也是神术宫的高手,他为何会忘记如此重要的事呢!过于轻敌了。可现在怎么?他不知道,只知道已经身不由己的摔下了绝命崖,再也无法做任何挣扎。

    在跳出绝命崖的那个刹那,九泉仿佛看见了死神,原来在死神面前,所谓的名、利、权、势都变成了泡影,剩下的只有永远的幻灭。

    慢慢的,慢慢的,一点点坠下深渊。他仿佛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九泉。可他却分辨不出到底是谁在叫他,他只知道自己可能会去九泉,或者是其它地方,又或者他根本就不知道会去什么地方。

    是的,他不知道会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他会去哪里,没人知道他会去哪里。

    也许……

    各位,实在是抱歉,由于特殊原因,沐清泉只好无奈的选择烂尾,将《异星丐神》第一部完结,也就是说九泉的故事也就告一段落。

    至于九泉以后的故事,就以后再写,不过那时会另开一本书,也就是第二部、第三部……

    暂时再见!

    才进府邸的大门,管家就带着为数不多的家丁前来迎接九泉,九泉跟他们也不熟,更不那闲工夫和他们客套,于是是直接吩咐全府放假一天。全府上下高兴不得了,感恩戴德地谢了九泉一番,感叹终于来了个好主子,日子总算能有些改善,然后都急不可耐的离开了府邸,留给一个能让九泉肆无忌惮地翻箱倒柜的机会。

    九泉记得昨晚放火烧书房时,东方权异常的紧张,说明书房里一定藏了什么好东西。于是九泉就直接来到书房原址。可经过大火的洗礼,书房已成灰烬,并被家丁们给打扫干净,现在只是一块空地一而已,一览无余,根本没啥东西。可九泉的直觉告诉他——东西就在这片空地上。于是九泉一块一块地板的找,终于在最角落的一块地板下找到一副画轴,取来与任贵阎给的画纸一作对比,九泉欣喜不已,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画轴正是《百宝图鉴》。

    九泉打开《百宝图鉴》仔细研究,整得脑袋都大了,也没看出个所以然,看来看去它都只是一副普通画卷而已,难道真想任贵阎所说,只是任家的家传之物?不想那么多,九泉先将《百宝图鉴》收好,能用它在任贵阎那里弄笔钱也不错。就这么想着,九泉出了府邸,又准备去找含笑等人聚聚,顺便一起吃个晚饭。

    哎!真是忙碌而无聊的一天。

    第二天,在人们都还没起床之时,九泉就带着赵荀挑出的五百精英,悄然离开了赤诚,前去追击无恶不作的黑风盗。

    秦渊站起身,走到书案前面,说:“本帅叫你来,就是为商讨黑风盗的事。”说完示意赵荀把详细情况讲一讲。

    赵荀对九泉说:“黑风盗凶暴残戾,近日游荡到我赤明军境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为了人民能安居乐业,大帅决心将他们彻底铲除,而这个艰巨的任务希望能有义弟你来执行,不知义弟意下如何?可否愿意接下这个任务。”

    书房里,秦渊坐在书案前,赵荀侧立在一旁,表情严肃,像天要踏下来一般,给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九泉跟着小兵来到大帅府,并被直接请去了书房。

    赵荀不以为然道:“义弟多虑了,王小力只是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而已,我相信本性还是好人,不然也不会三番四次地助我们解危。”

    “希望如此,我只是想提醒大哥,要多加防范。”

    “义弟的心意,大哥明白,放心吧,大哥知道怎么做。”

    九泉疑惑的问赵荀:“大哥,王小力怎么会在地下迷宫之中。”

    赵荀说:“哦,此次解救大帅,王小力也有功劳,所以特批准他加入了暗兵队。而且我看他身手的确不错,有资格做暗兵队成员。”

    大帅更开心了,赞赏道:“好,说得好,现在你就与阿荀一起去准备一下,明日就出兵剿匪。”

    “得令。”

    “大哥,我不是说王小力的能力。只是我觉得王小力很奇怪,感觉他像藏了些什么秘密,大哥还得多加小心才是。要不还是将他调回地字营?!”

    九泉给秦行了个不标准的军礼,请问秦渊有何事,秦渊锁眉说道:“九泉营长,你可听闻过黑风盗。”

    九泉回答:“听过。”

    九泉顺势表现衷心,说:“大帅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九泉愿为大帅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阅读异星丐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重生制霸影视圈》《我的女友是只猫》《奸臣套路深》《我哭起来超凶!》《庶女的品格》《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御女宝典》《王牌对王牌之绿帽发放者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135/7932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