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他渴望亲近,想得快要发疯。

    这种陌生难言之欲,叫嚣着想要宣泄而出。

    誉王点头,清隽的面孔上,染上淡淡霞色。

    苏慈神色顿了顿,眼眸中酝酿着算计。但是他知道老夫人不会同意,就收住话头不再多说,急匆匆离去了。

    室内有袅袅青烟,老夫人盯了一会儿,神情复杂的开口:“被你父亲知道,这事就难办了。” WWw.8Yue.ORG

    她有八个孙子,十四个孙女,时时刻刻惦念着她的,唯独这一个罢了。

    让她怎么不上心。

    祖孙俩正笑闹着,就听到外头几个女孩的笑声,两人往外头看,就见丫头已经开了帘子,四五个姑娘一起来了。

    都是娇嫩的女儿家,香风扑鼻而来,苏绾忍不住露出笑意。

    打头那个就是苏棠,她穿着百蝶穿花薄纱裙,头上插戴的热热闹闹。

    圆圆的脸上带着笑,亲切温柔。

    左边那个就是继母生的苏暖,今年十三了,身量细长,挽着两个小揪揪,还未留头呢,不过开年也该了。

    她随了继夫人的性子,淡薄高雅,一张小脸整日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

    后边跟着周姨娘生的苏玫,和盛姨娘生的苏慧,她们年岁相当,打扮也是差不离的。

    另就是大丫鬟了,这么多人涌进来,室内空间变得逼仄起来。

    苏绾笑吟吟的上前跟姐妹们见礼,苏棠前些日子看她,还忍不住嫉恨百出,今儿眼中尽是暖融融的笑意。

    老夫人固然最喜欢苏绾,看到她们姐妹亲香,也忍不住跟着老怀甚慰,欣喜的笑出来。

    这都是她嫡亲孙女,跟三房四房的不同,瞧着自然亲切。

    苏棠也甜甜蜜蜜的上前请安,笑吟吟地撒娇:“奶奶,明儿允我们一道去慈安寺走一趟吧,她们说那里海棠开得好,种了一大片呢。”

    她小脸红扑扑的,眼中满是期盼,老夫人耐不住她缠磨,只得应了。

    府里种的又不是没有,偏外头的稀罕。

    苏棠又回头来缠她,“绾姐姐,你也随我们一道吧?”

    上头的几个姐姐已经成婚,都在夫家呢,不能陪着她们玩耍。只四房的苏仪待嫁,正在绣嫁衣,想必是不会出去了。

    再往下就是苏绾最大,由她领着妹妹们出去玩,倒也说得过去。

    她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陪着娇软妹妹们一道玩耍,算是乐事一件。

    苏棠顿时开心的笑起来,她软软撒娇:“绾姐姐,果然是你最好了。”

    下头几个妹妹也跟着闹,在屋里圈的时间久了,都想出去松快松快。

    苏玫揉了揉手中帕子,忍不住拿眼神觑自己嫡姐,总觉得几日不见,姐姐又漂亮不少。

    原本姐姐就生的美,打小就有人夸她是美人坯子,长到这岁数,更是长开了,如今细看,倒有美颜不可方物的感觉在。

    一张小脸白的要发光,朱唇微微翘起,跟微笑撒娇似得。

    她在心中艳羡不已,自己不知长大后能不能像上三分,也跟着变成一个小美人。

    她更像低配版的周姨娘一些,不如对方温婉可人,又不像苏棠是那种精致长相。

    甚至连苏慧她也比不上,对方脸若银盘,眉眼细长的,定也好看。

    她在发呆,就听苏棠妙语连珠的哄祖母高兴:“昨儿得了一只八哥,孙女教教它祝寿词,到时候拿来给奶奶玩。”

    顶好的挂在廊下,来人就能看到,也就知道她这个孙女有多孝顺。

    跟着她们闹了一会儿,就一道离开了,老夫人到底年纪上来,有些精神不济。

    等回到清陌院,月露已经交上来一份册子,上面写着慧光跟几人的接触,从侍卫到丫鬟,拢共四人。

    还有一个是她幼时从外头捡的孤女粉霞,可以说她是救命恩人了,这也能背叛。

    苏绾懒得跟她们打交道:“粉霞放到庄子上去,挑拣着庄头儿子还不错那种,给她留点余地。”

    这是她仅剩的怜惜。

    剩下三人一并发卖,这不忠的下人她才不要接着用。

    这奴才好处理,幕后主使就有些难了。

    “跟她们接触的是谁?”

    “约莫是八小姐,影影绰绰的辨不清楚。”

    苏绾点头表示知晓,就见月露又吞吞吐吐开口:“他们说……若是您真的幸了慧光,就会有有人闯进来撞个正着……”

    这话一出,她的神色就有些不大好看。

    私底下养个小侍,深府大院的,捂严实点不算什么,也没有人在意。

    可若是因这个惹出笑话,被人宣扬出去,就是污点了。

    被别人嚼不完的舌根子,谁愿意做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小小年纪,就有弯弯肠子。”苏绾冷着脸,点着桌面沉思。

    她跟苏棠之间,婚姻确实存在竞争,可也没她想象中那么大。

    总不能这位七妹觉得,干掉她,好人选就成了她的?这是什么天真想法。

    侯府嫡女和侯府侄女,拿出来是两码事,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谁教她这些的,生生给教歪了。

    “把下人的卖身契都拿过来。”她要好好看看,实在是丫鬟侍卫离她太近了,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月露依言下去,拿了一个小木箱子过来,里头就是卖身契了。

    苏绾一张一张的翻着,跟记忆中想对应,半晌发现,缺了四个二等丫鬟的卖身契。

    在记忆深处扒拉一波,发现是五年前她父亲送过来的,她不情愿的收了,随手就安排她们洒扫院子。

    “小桃、小梨送还周姨娘,多福、多寿送还盛姨娘,就说我如今年岁大了,不需要这些小丫头照应。”苏绾扯了扯唇角,当初看不明白,现在觉得明摆的事。

    用水果起名是周姨娘的作风,她草天真吃货的风格风生水起,侯爷也吃她那一套。

    而吉祥字则是盛姨娘的风格,她有点迷信,什么都求好兆头。侯爷也吃她这一套,好兆头谁不喜欢。

    月露有些惊讶,但她很快收敛神色,垂眸应是。

    总觉得主子现在果断很多。

    她这边落个清净,周姨娘当天就闹起来了,等到晚间侯爷回来,就看到她哭的眼圈红红,一双眼肿的跟核桃似得。

    一边的苏玫也跟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娘俩戚风惨雨,弄的侯爷大为心疼。

    “怎么了这是?”他赶紧上前将两个搂到怀里,一叠声的问。

    周姨娘用帕子摸了把泪,推了推苏玫示意她出去,转眼就扑进侯爷怀里。

    她今年不过三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股子软乎乎的媚劲,这会儿哭到鼻尖微红,惹得侯爷大为怜惜。

    “到底怎么了?”

    苏慈顺着她的背,温柔问道。

    心中不住猜测,是缺银子使了?还是想打新首饰,总不能是想做春衫吧,前些日子,刚做了十来套。

    周姨娘抽抽噎噎哭哭啼啼的,遮掩着开口:“侯爷好心送她丫鬟使,她今儿全退回我这,打量着打侯爷脸呢。”

    要说打脸,也是打她的脸,可她偏往侯爷身上推,一般这么说,对方都会怒不可遏的骂那小蹄子一顿给她出气。

    苏慈耐着性子问:“是谁?”

    “除了绾姐儿还有谁,偏她是个跋扈性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一点都不把侯爷放在眼里。”周姨娘说着,轻柔的替苏慈捏肩。

    她相貌不是顶好的,却能胜过夫人的宠爱,靠的就是这份小意温柔。

    等着他给她出气,谁知道半晌过去了,没有一点动静,她抬眸看,就见侯爷若有所思的样子,顿时气结。

    “侯爷!”她跺脚,娇嗔的提醒。

    谁知道苏慈却没有如她愿,而是甩手离去。

    苏玫就在抱厦里头起卧,见侯爷走了,有些疑惑的往正屋去了。

    “娘亲,父亲怎么走了?”她俏生生地立在那,柔声问道。

    简单的话语惹得周姨娘心生不满,在她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骂道:“一点用都没有,长眼睛做什么吃的,就知道问。”

    苏玫吃痛,忍不住吸了口气。

    眼中瞬间就沁了泪,周姨娘拿她当出气筒,心里有事就要拧她骂她,有时候拿鸡毛掸子抽也是常有的事儿。

    苏玫把眼泪往肚里咽,娘亲说的对,左右她没生成带把的,那就是她的罪过。

    乖顺的立着,由着她拧了好几把,周姨娘觉得没意思才停手。

    “老贱蹄子生的小贱蹄子,惹了老子有你好受的。”周姨娘看着清陌院的方向,止不住骂。

    “哟,姐姐这是怎么了?”门帘子被撩开,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走了进来。

    周姨娘起身,将来人迎进来,这才将事儿说了,话语间还是忍不住骂。

    “好妹妹,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她言辞恳切,期盼的看向来人。

    确实难办,对于他来说,苏绾以后日子过得怎么样,他一点都不在乎。

    只要知道她能让他攀上皇家,哪怕是一个废皇子,也够他受用不尽。

    苏绾一时有些无言,和父亲比起来,被她亲亲会脸红心跳的祁晏,突然变得可口起来。

    “您压着点父亲,要不然孙女就会被卖了。”苏绾依偎过去撒娇,有些不负责任的想,说不定父亲去恶心他一把,他反而放弃她了。

    老夫人点了点她鼻头,笑着应下了。

    有心直接掳了去,又担心她傲骨难折,落得个鱼死网破。

    情爱之事,竟让人心中冒火,有心跟她亲近,她却像天边飘着的云,悠悠然落不到实处。

    祁晏松了松领口,视线从她身上划过,薄唇紧紧绷成一条线。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春季是一个躁动的季节。

    往常对她冷淡至极的父亲,突然间对她笑了笑,苏绾心中便浮起不祥预感。

    果然就见侯爷慈祥的开口:“你是何时认识誉王殿下的?还得他青眼。”

    老夫人咳了咳,严厉道:“苏慈!此话休要再提!我苏府不攀皇家。”

    等送走他以后,苏绾就被老夫人叫去了。

    到的时候发现侯爷也在,苏绾不咸不淡的喊了声父亲,就乖巧的坐在一边,以求对方少叨叨几句。

    他别开脸,这样示弱的话,让他有些难堪,好在苏绾神情坦然,并无嫌弃之意。

    “去叫誉王殿下的随从在门口候着。”苏绾朝着月露吩咐一声,她才转身看向誉王,露出一个亲切笑意:“我抱您出去?”

    然而仍不能幸免。

    对方甜美的滋味还在胸腔中鼓荡,一时间让他心情有些难受。

    这种求而不得的心情,他许久不曾体会过,比伤腿更甚,让他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祁晏顿了顿,捏紧手中玉笛,不等苏绾催他,自己便开口:“送我出去。”

阅读福运皇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佛系锦鲤穿书日常》《大唐:抗旨就变强》《(穿书)气运之女》《西游之我是唐僧他舅》《气运之子(快穿)》《我哭起来超凶!》《佛系前妻带球跑》《我成为七个白月光的替身之后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304/7935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