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车中陈设简单,的确是没什么好看的,可她总得找些事物转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否则跟楚湛待上一路她不得闷死啊。

    这人气场异常强大,黑化程度难以深测,而她还是那个让楚湛黑化的主要人物。想至此处顾如霜只好不再乱瞟,对着楚湛咧嘴一笑,带了些讨好的意味:“当然是殿下最好看。”

    太子殿下突然觉得自己病了……

    顾如霜撇撇嘴,也不知作何回答。方才他瞪她时,那双眼中分明就写着四个大字:生人勿近。

    于是她又将屁股挪回来一点,离他近了几分,然后小心翼翼看向楚湛,果真见他的脸色平缓了几分,顿时松了一口气。她这靠的太近不是,离得太远也不行,做人可真是难啊!

    顾如霜听他这么一说,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尬笑两声:“人都是会变的。” WWw.8Yue.ORG

    楚湛闻言,把弄着琉璃球的手猛地一顿,一双凤眸沉浮莫测,淡淡道:“你觉得孤变了么?”他觉得自己变了,变得世故老成,变得阴晴不定,变得让众人都畏他惧他。

    顾如霜原本安分摆在膝上的手不自觉地揪住缎裙,她静静地看向楚湛。昏黄的烛光洒在他的脸上,纤长睫羽落下一抹剪影,半张脸隐在黑暗之中,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颓靡而哀愁的气息。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楚湛。

    她一直以为他的心肠是冷的硬的,哪怕仅存的温柔和弱点也只会展现在沈浣眼前。可她今日却瞧见了这样楚湛,这个看上去将所有软弱的一面都展露在她眼前的楚湛。

    她在这一瞬才恍然想起,他也不过是个才二十一岁的少年罢了,若是在她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也就是个刚从大学毕业的毛头小伙罢了。

    他似乎承受了这个年纪所不该承受的许多东西,可身为一国储君,似乎本就该承受这些,但她看着这样的楚湛,却又觉得心头有一丝不忍。

    突然从一个普通百姓变为一国太子,任何人都无法再短时间内适应并站稳这个位置,可他只用了三年便做到了,且做得很好。那么这成功的之后,是他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换来的?她看剧本时觉得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必然的,可如今她再无法只将楚湛当做一个剧中角色。

    他是个活生生的人。

    顾如霜鼻头微酸,突然脑海中就映出了他当年被人扔进后山之后的场景。那时的少年,该是多么绝望。他是怎么捱着饥寒,躲避豺狼的追捕而在山中带了整整一天一夜的。而这一切,都是从前的顾如霜所造成的。

    “殿下,是我错了。”她这句道歉,是为从前的顾如霜。她不知道楚湛是否会接受这样一句简单的道歉,可如今她成为了顾如霜,却很想以顾如霜的身份对他亲口说出这句话。

    楚湛似乎未预料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双凤眸中闪过难以置信的意味,偏头一看,却见顾如霜正看着自己,那双向来黑白分明的狐狸眼中蓄满了晶莹泪水,似乎下一秒便会落下。

    他似乎是在隐忍什么,手倏地松开,琉璃球重重地砸在木板上,咕噜往前滚入了角落里。隔了好半天他才开口,带了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双手死死地抓着膝盖,低头道:“是……是你错了。”

    顾如霜抹了把快要溢出眼眶的泪,声音略显哽咽:“我想着你既然如此讨厌我,那我便躲得远远的,不去招你惹你。我以为你会开心些的,我以为……你会开心的。”可为何羁绊越来越深,她所作的一切都在偏离原来的轨道。

    楚湛抬起头看着她,却见她眼中的泪越流越多。她抬起手用袖子胡乱将脸颊上的泪痕抹干,可蓄满的泪水又顺着流了下来。

    他还是第一次见顾如霜哭得这般不成体统。那次他在流云阁外听着她又哭又骂的声音,总想着这人哭起来是何模样,如今总算见到了,他却觉得没有半分高兴,反而有些心烦意乱。

    楚湛索性伸出手拉着她的胳臂往自己这边一带。顾如霜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跳,差点都忘了哭泣。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些快,这样的距离实在太过亲密,近得她都能看清楚湛的眼睫毛有多少根。

    男子粗粝的指腹拂过她的眼睑,带着霸道而危险的气息。楚湛替她擦了擦眼泪,反复几次,总算是止住了泪水。他这才舒了一口气,一双眼直直地盯着顾如霜。

    顾如霜被他这么盯着,突然觉得面上一阵燥热。她正想偏过头不再看他,哪想楚湛一下子又将她的头扳正,迫使她盯着自己。

    那低沉喑哑的声音响起:“顾如霜,你欠我的,用一辈子来还吧。”

    我既然见不得你过得比我好,那最大的宽容便是你只能过得和我一样好,这是我所能做的最大退步。

    他终究还是没忍下心来置她于死地。

    楚湛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慌乱,只能随意抓起一旁矮几上摆着的一个琉璃球放在手中把玩,一双眼直直地盯着那剔透璀璨的琉璃球,不再看向顾如霜,可嘴上说出的话却缓和些:“你以后莫要与楚怜走得太近。”

    不然遭人陷害还得他去救人,他哪能每次都能将她安然无恙地救回来。不过这话楚湛只能在心底说说,压根不敢让顾如霜瞧见他的半点心思。

    从前他以为自己定然见不得顾如霜过得好,可当她真过得不好时,尤其还是旁人让她过得不好时,他又会觉得莫名心烦。这种情绪实在难以琢磨,饶是他读遍圣贤书,却无人教授他这是为何。

    顾如霜心想楚湛定是怕自己麻烦他,于是连忙点了点头附和道:“我也不想同她走得近,可她今日偏拉着我要送我出宫,这才出了这回事。”越说到后头越没底气,她原本猜测到了几分楚怜的心思,以为自己能安然无恙地躲过去,哪想到竟闹成了这样,看来以后还得更加小心才成。

    楚湛听了这话,冷哼一声,目光从琉璃球上转移,看着她道:“孤瞧着你从前挺聪明的,怎的现在就这么容易被人下套了?”从前可只有顾如霜整治别人的份儿,那轮得到别人陷害她?如今看上去虽不至于傻傻愣愣,可就是有些缺心眼。

    顾如霜老老实实地坐在楚湛的斜侧边,一双狐狸眼左顾右瞄,就是不敢往他的方向看上一眼。

    楚湛见状,瞟了她一眼,淡淡道:“老老实实坐着,什么东西这么好看?”

    一行人行至金云殿外,便见青帐马车停在路旁,由着一个宫中侍卫牵着。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此时已是天色全暗,但是宫中竟是流灯华彩,隐约有歌舞升平之声从高阁水榭之中传来,目及之处皆是葳蕤灯火,一盏盏长明灯依序排列,被风吹得恍惚飘逸,却依旧不熄不灭。

    楚湛见她离自己远了,心中又升起几丝不虞之意,皱了皱眉道:“你坐这么远做什么?”

    顾如霜抬起头,瞧着他那张阴晴不定的脸,顿时觉得委屈:“不是您让我离远些么?”

    楚湛这才意识到怕是自己方才的神态吓着她了,于是深吸了一口气,难能可贵地开口:“孤何时说了?”他怎么觉得顾如霜如今越来越不禁吓了,他就是这么轻轻地瞪了她一眼,那双眼竟像是下一瞬便会落下泪来一般。

    所幸车中只燃了一盏烛灯,顾如霜倒也未瞧清他罕露的羞涩,见他微抿着唇不再说话,以为是自己这话太过大胆,又将他惹怒了,忙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触了触他的袖角,一双狐狸眼泛着微微水色,嗫喏道:“我……我胡说的,殿下莫要生气。”

    楚湛本就心神恍惚,被她这么一碰,顿时不知所措,压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许是这些年养成的习惯使然,他竟直接瞪顾如霜一眼。这方法向来好使,便是毕疏那般絮絮叨叨的人见了他这样,也会收敛神色不敢再说话。

    他这些年忙于处理朝事巩固自己的地位,对男女之事压根没什么兴趣,身旁连个通房侍女都没得,哪想这顾如霜竟如此胆大,竟直接开口调戏起他来了。楚湛一想,便觉得胸闷,可血气上涌,又觉得面颊一阵燥热,心头像是被一片羽毛轻轻拂过,带着微微酥痒的触感。而他竟可耻地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要知道说这话的人可是顾如霜,他此生最为讨厌的女人!

    哪想顾如霜见了他那凶狠目光,吓得双手一缩,再不敢碰他半分,连带着将屁股往右边挪了挪,坐得离他更远了些。

    这次顾如霜扶着楚湛上马车,倒是未再受到他的推拒。两人一前一后上了马车,白茶与青蕊则坐在车外与毕疏并排之处。

    今日进宫匆忙,因此楚湛未将车夫喊来,而是直接让毕疏驾着车进了宫。毕疏拉了拉辔头,发轫前行。高大骏马低吼,喘了声粗气,迈开蹄子往宫门的方向奔去。

    她那张脸笑得都快堆起了褶子,偏偏看上去明艳不可方物,两靥的浅浅梨涡像是盛了仙酿一般,足以令人心醉神迷。楚湛只瞧了她一眼,便不再看她,可那微微泛红的耳垂却出卖了他故作的镇定。

阅读太子妃洗白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穿成暴君外室以后》《诸天万界从遮天开始》《渣男赎罪系统(快穿)》《七零之穿成早死大佬的渣妻[穿书]》《万人迷反派重生之后[穿书]》《我有无限刷怪房》《战国千年物语》《听说月神性别男[综神话]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315/7935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