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幕式

    仁王耸了耸肩拍了拍身边的包:“你可真会恶人先告状,难道不是我先收拾好在等你吗?”说着仁王也背着包起身,有点懒洋洋地弓着腰和丸井一起出了房间。

    开幕式在上午八点准时开始。几声礼炮过后,随着背景音乐各校按照去年的成绩顺序先后入场,最后穿着绿白队服的去年冠军牧之藤在场地中间列队站定后,网协的代表开始了讲话。

    上届的冠军牧之藤的代表将优胜锦旗交回到主办方手中后,主办方便宣布,今年的全国中学生男子团体网球大赛正式开始了。

    “好,你一个人路上小心。” WWw.8Yue.ORG

    前原目视着仁王离开后,重新将视线投到了身边的队友身上来,想了想说:“既然大家都有想去看的比赛,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吧。有情况手机联络,记得随时保持电话畅通。”

    迹部注意到了忍足的喃喃自语:“嗯?什么?”

    “迹部,你看那两个人,好像是我们上次去吃拉面时候给我们指路的吧?他们穿着立海大的队服。”忍足为迹部指了一下方向说。

    迹部眯着眼打量了一下,虽然没记住这两个人的名字不过确实看着有点眼熟,“是他们两个,上次好像确实是有说过他们是立海大的?”

    忍足推了推眼镜颇为稀奇:“那就没错了,本来我还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网球爱好者,但会从神奈川大老远跑来大阪观战,我们明年的对手会有他们两个也说不定。”

    迹部嗤笑了一声,也没太把这事放在心上:“那就等碰到了再说。既然今年立海大的正选队伍没有他们,便说明他们也不过是不值得本大爷记住的杂鱼罢了。”

    在一边听着的宍户耿直地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地吐槽:“明明就输给立海大了还在说什么杂鱼杂鱼的,真逊。”

    “啊嗯?你们自己输了双打还敢跟本大爷这么说话?”

    “少来了,你自己不也没赢吗?”

    周围的人早已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这两个人从入学开始就总有些不对盘,或者说宍户单方面看不顺眼迹部总顶撞他,一开始向日他们还会拦在中间止息摩擦,后来也慢慢懒得多管闲事,各干各事去了,反正这两个人平常行事都硬派惯了,不斗两句嘴才叫奇怪,总归不会把矛盾扩大化就随便他们去吧。更何况这两个人在对方不在场的时候还都明确表达过自己对对方的欣赏,斗嘴这种小事就更加显得无关紧要了,倒不如说是他们的相处方式。

    丸井和桑原倒是不知道冰帝这边注意到了他们,在电话里跟前原他们确认集合的地点后就向着那边走过去了。到了集合的地点后,去看牧之藤比赛的幸村他们已经在那里了,正在聊着当时打出的某一个球的应对方式。没过多久毛利寿三郎也吊儿郎当地走了过来,带来了四天宝寺成功进入了下一轮比赛的消息。而去看舞子阪和椿川学园比赛的服部是最后一个赶来集合的,两所学校实力相对接近所以拉锯了挺长时间。他们下一轮的对手果然是舞子阪,因为是立海大的首轮比赛所以要打满五场,下午才会开始,于是大家便一起在会场附近找了家店吃了午饭。

    “也不知道仁王一个人在旅馆里怎么样了。”桑原一边夹着叉烧肉一边有点忧虑地说。

    “唔……应该没问题吧?要是有什么问题我姑妈应该会给我打电话的。不过这家伙怎么忽然就水土不服了?明明在开幕式的时候还在和我分果冻。”丸井想起自己的果冻来还有些怨念,仁王可是拿走了他最喜欢的什锦果冻,他留在最后舍不得吃,结果便宜了仁王这个家伙。

    “希望没什么大事吧。”柳叹了口气。

    而事实上也没什么大事。下午三点立海大到了比赛场地放下东西,丸井和桑原买了一扎矿泉水搬到了立海这边。刚在场外站定没多久,丸井就感觉有人拍了拍他肩膀,丸井一回头,正是上午还说自己水土不服要回去休息的仁王,现在看上去脸色倒是不错,和往日没什么差别:“仁王?你这么快就调整好了吗?”

    “都说了不是什么大事了,况且我们队伍的首战我怎么可能不来。”仁王似乎是来的路上跑了几步,有些微喘,“怎么样,我没来迟吧?”

    丸井见仁王没什么事放下心来:“没,比赛还没开始呢。”

    “Piyo,那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嘛。”仁王喝了口水,扫了一眼身旁的丸井,神色有些莫测,但此时的丸井也并没注意到仁王的微妙表情,他现在全身心都已经要被即将到来的首战占据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那一章因为我实在太累了所以浑浑噩噩打完字就发了,到了最后的时候甚至已经困得眼睛发疼了,质量一般以及有错字的话请原谅我!等下一周过了我估摸着我就能相对轻松一些,到时候我可以恢复两更啦。

    本来我以为我早就能写到立海大比赛了,结果硬生生拖了两天可还行。

    顺便一提,我是不懂,为什么许斐设定全国大赛第一二轮的比赛居然是连着的,本来比赛场次就多,还要第一轮两个学校打完立马就开始第二轮比赛,那对于打过第一轮的优胜者不是有体力上的不公平吗?哎,我好歹还给了他们一个中午休息,漫画里比嘉刚打完六角,青学这边可就开打了。反正搞不懂。

    “是!”

    幸村真田已经决定了要去看牧之藤的比赛,柳权衡了一下也选择了跟他们一起去。丸井和桑原则听说福冈的柳川中一向靠双打进军全国,两人早就想去看一看他们的水平了,一拍即合便去了柳川对冰帝的场地。

    然而让他们有点失望的是,柳川中的双打确实有实力,但也算不上很强,冰帝那边也不过是在双打上焦灼了一下,就以7-6、6-4、6-1、6-0、6-0五战全胜的战绩进入了第二轮。

    “什么嘛,亏我还有点期待,结果也就那么回事,连我们的对手都算不上。”丸井看完比赛后一边向桑原抱怨一边去打算离开去找队友们。

    打完比赛的忍足刚抬起头喝了一口水就注意到了对面场地外立海大的队服,而那两个穿着立海大队服的人也让他很眼熟:“立海大的?我记得好像是……丸井文太和杰克桑原?”

    仁王蹲着看着丸井把他亲手做的应援旗胡乱塞进行李最底下,毫无意义地“噗哩”了一声。

    丸井往自己的网球包里塞了不少零食后背了起来,检查了一下随身的重要物品,扭过头来催仁王:“快点走啦,磨磨蹭蹭的你什么都不带吗?”

    立海大全员直接在旅馆内吃过早饭后便换上队服,背着网球包集合出发去开幕式会场。而丸井背包里带着的东西也终于在拉开行李拉链的时候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这一天晚上大阪下了一点小雨,不过雨势不大,也就刚够打湿地面,等到第二天真田四点起床晨练的时候已经停了,只留下一点晶莹的水珠滚在碧绿的草叶上,折射着细碎的晨光。也是因为这场雨,大阪的气温相对降低了一些,变得更加清爽更适合运动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立马被吸引了过去。前原皱起眉头关切地问:“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要去医院看看吗?”

    “大概是有些水土不服,回去睡一觉应该就没什么事了。”仁王这会儿表现得相当诚恳乖巧,看仁王脸色也并不算很糟糕,前原也不疑有他,爽快地同意了他先行离队后又问,“需要丸井或是桑原陪你一起回去吗?我们这边倒是还暂时没什么所谓。”

    “不用了,反正也没有多远,我记得路的。噗哩,那我就先回去了,下午要是好一点了就来找你们。”

    立海首轮轮空,上午是轮不到上场的,参加完开幕式出来后,前原相当民主地开了个短会,问大家想去看哪个学校的比赛。

    服部的性格比较谨慎,他倾向于去看立海大即将对上的对手——京都的舞子阪和北海道的椿川学园之间的比赛。而毛利则想去看看四天宝寺的首轮,说不定还能和老队友平善之原哲也叙叙旧。幸村和真田对视了一眼,提出想去看看上届冠军牧之藤。其他人也是各抒己见,暂时还没有个定论。

    “那就是两年的霸主牧之藤啊。”丸井的注意力则是被出列上交锦旗的牧之藤代表吸引住了,“看来来还挺有气势的嘛。不过站在咱们队列最前面的幸村君看那个牧之藤代表的眼神真可怕。”

    “他是等不及要把顶点上的人拽下来然后自己取而代之了吧?毕竟是神嘛,哪里容得下别人在他头顶放肆。”仁王一边评论一边从丸井怀里拿了个果冻。

    此时仁王忽然举手了,微蹙着眉头:“前原部长,抱歉我有些不舒服,想一个人先回去休息一下。”

    “手工缝制的应援旗?”仁王拎起黄色旗帜的一角展开看了看,除了用白色布块缝上去拼成的“常胜立海”字样以外,中间还有一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踩脏的黑糊糊的猫爪印,咂了咂舌,“你神秘兮兮的就是在藏这个东西啊,针脚都乱七八糟的,线头也太显眼了,做得可真不怎么样。”

    丸井一把夺过来往包里塞,耳根都涨红了,努力提高声音装得不那么心虚:“干嘛有意见吗?我本来也是想为我们网球部好好应援的嘛!反正我们也有官方应援旗了,这个失败品用不用又没什么所谓。我收起来了,去去去别烦人。”

    桑原坐在看台上扛着网球部用了很多年的中规中矩的“立海Fight”应援旗帜,对照着各校立在最前面的牌子,一个个试图辨认并记忆队服:“绿白的是兵库的牧之藤,黄绿色是大阪的四天宝寺,青黑色是兵库的冈藏……”

阅读[网王]业火绚烂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溺爱》《望门男寡》《给你一颗薄荷糖》《炮灰女配养娃日常[穿书]》《穿成男主退婚未婚妻》《西游:最强Wifi系统》《我在三国融合万物基因》《主攻文[一对一]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319/7935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