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拉着提不起兴趣的鹤归出了医院,林阡陌计划着给王婶他们也买点吃的,他们急急忙忙地赶过来,估计也没怎么吃好。

    他也没走远,想到鹤归的挑嘴,他在这附近逛了一圈,找了个干净比较好的店打包了几样食物,又在回去的时候去医院的餐厅买了几样病号餐,准备给王怡美吃。

    虽然王怡美身上的伤势同样不轻,但只要女儿还能够睁开眼来和她说话,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不怪王婶犹豫,清泉村附近不是没有其他被家暴的女人,可从来都很少有人去闹上法庭,毕竟就算告了,赢得可能性又有多高呢?而且,这个世界,对女人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王怡美张张嘴,苦笑道:“什么家暴……我和他根本就没有领结婚证!” WWw.8Yue.ORG

    那时候她安慰自己,只是暂时的,应该没什么。然而没过多久,她就发现吕岩根本不像他表面上那样。

    她身子大了,不能够出去打工,眼看着手里的积蓄一点点变少,就想让吕岩出去找个工作,谁知道吕岩表面上答应的好好的,结果整天出去喝酒,无所事事。

    更可怕的事,吕岩喝完了酒就会在出租屋里摔砸踢踹,眼神血红的样子不知道有多恐怖。有好几次,他甚至对还怀着孕的自己出手,完全不顾自己的身子。

    等酒醒了,吕岩看着屋子里混乱的一切和伤痕累累的她,几乎是立刻就跪在地上,祈求她的原谅,狠狠地扇自己巴掌,说自己是喝醉了酒,一时糊涂!

    她就那样相信了他一次又一次,然后悔不当初了一次又一次。

    直到那一天,吕岩的手又一次掐在自己的脖子上,满含血丝的眼珠狰狞地凸出着,她彻底看清楚了这个男人。

    “那就更好办了。”林阡陌轻笑了起来,“本来以家暴的名义起诉他,他估计也受不了处罚。但你们现在是没什么关系的普通朋友,他的所作所为,应该够的上量刑了吧?”

    “真,真的可以吗?”王怡美的眼睛亮了一瞬,随即又熄灭了,不确定地问道。

    “只看怡美姐你想不想。”

    王怡美的手张开了又合上,合上了又张开,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她的眼睛里浮现几分挣扎,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王婶在旁边站着,犹豫地开口:“要不,小美我们就算了,等你伤好了我们就回家,有你弟弟在,那个畜生才不敢上门放肆!”

    王婶这话说的确实不错,当年王意顺得知自己的姐姐怀了孕的时候,就狠狠把那个吕岩揍了一顿,从此以后,吕岩见了王意顺,都是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立刻就躲。

    “妈!”王意顺不满地开口,“你别说话!”

    他又转头看向王怡美,神色认真地开口,“姐姐,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一切都出自你自己的选择,不用顾虑我们。”

    想了想,他又拿出手机,把支付宝余额给他姐姐看,“钱也不用你担心,姐,你看,这就是你弟弟平时的零花钱,我告诉你,银行卡里还多着呢,足够你告那个畜生了!”

    王怡美愣了愣,看着王意顺认真的样子,不觉间眼泪夺眶而出,随后就演变成嚎啕大哭,似乎要把这些年自己所受的委屈都给哭出来。

    “我告他,我要告他!我要把这些年受的苦和痛都还给他!”王怡美一边发泄地大哭着,一边近似怒吼的说道。

    林阡陌暗自叹了口气,拉着鹤归站到了旁边,看着那一家三口抱头大哭。当年的事,王怡美确实错了,可这三个人,哪个没错呢?

    王怡美抽泣了半晌,把抱着自己的弟弟和妈妈推开,“妈,顺子,当年我错了,是我任性,这次,是我最后一次任性,好不好?”

    王婶的眼睛一酸,恨不得打死刚才说出那话的自己,“好,好,咱们告,咱们一定告!”

    林阡陌摇摇头,去把自己拿来的食物分了出来,“王婶,怡美姐,我们想吃点东西吧。我问过怡美姐的医生了,一些清淡的流食现在还是可以吃的。”

    几个人饿了半天,虽然这边的饭不怎么好吃,但还是狼吞虎咽起来。

    嗯,这几个人里不包括鹤归。

    作为被黑心白莲花亲自盖章的挑食鬼,纵使鹤归总是狡辩不承认,他也是真的挑食。

    最起码,自从他醒来这几个月,除了林阡陌做的饭,其余时候他都是宁愿饿着,也不肯吃。

    鹤归无聊地玩着手中的勺子,把粥舀出来又稀溜溜的倒回去,对于之前感人肺腑又让人愤慨不已的一幕并没有什么感觉,于妖怪而言,体验人类的感觉或许真的是太难了。

    林阡陌回过头,就看到给他拿的粥还是满满一碗,给他买的手抓饼更是被嫌弃地放在一边。

    “怎么不吃?”林阡陌蹙起来眉头,他们就早上吃了一顿饭,还因为自己累了,吃的是昨天剩下的几个饺子,根本就不顶饱。

    现在都下午四五点了,这家伙是一点儿都不饿吗?

    这么想着,林阡陌干脆直接问道:“你不饿啊!”

    难道能力奇怪还能改造身体,不用吃饭?

    “不好吃!”鹤归把粥放在一边,凑到林阡陌身边,“你吃的是什么?好吃吗?”

    看着离自己过近的鹤归,毫无瑕疵的皮肤近在眼前,如白玉一样无暇,林阡陌不自然地推了推他的脑袋,“离那么近干什么……杂粮煎饼,还行吧?”

    鹤归完全察觉不到林阡陌的不自然,看着那薄薄的饼皮里丰富的蔬菜还有肉类,促起鼻子嗅了嗅,好像……真的好香啊!

    “啊呜!”毫不犹豫地凑过去一口咬了下去,鹤归鼓起腮帮子咀嚼起来。

    林阡陌愣了愣,低头看向手中被留下一个大大的牙齿印的煎饼,又抬头看了看歪着头腮帮子满满的鹤归,耳朵悄悄红了起来。

    努力压抑住自己的心慌意乱,林阡陌不停地安抚自己,没事没事,不就是一起吃了个饼吗?又没有什么,顶多,顶多就是间接亲吻啊……

    完了,怎么又想到这个了?林阡陌咬牙切齿地闭上眼,恼羞成怒地低声喊道:“鹤归!”

    “怎么啦?”鹤归努力把饼咽下去,随后又委屈道:“你骗我!根本就不好吃!”

    林阡陌:……

    他要被这个家伙气死了!吃了我的东西你还敢嫌弃!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更新~小天使们么么啾!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烽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烽久 50瓶;coral、梦之蓝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什么!”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王婶和王意顺震惊地看向王怡美,怎么也没想到女儿/姐姐竟然没有结婚!

    林阡陌眼里也闪过一丝震惊,对于王怡美的事,他也只是道听途说,再加上自己的推测,对于现在的情况也是没有料到。

    王怡美点点头,干脆说道:“我现在还是未婚。当年我和吕岩走后,虽然已经有了孩子,但因为各种原因,我并没有和他领结婚证。”

    当年,就算不满母亲的独断专行,她还是对吕岩有了些许芥蒂,所以在吕岩多次提出去领结婚证时,她都下意识以身子大了拒绝了。

    说好了要给这家伙改善一下伙食的,现在看来估计不可以了,还让他又跟着自己饿了半天。

    想到这里,林阡陌柔和地笑笑,“我们先去买点吃的吧!”

    他错了,他根本就不用改口,这本来就是个大龄儿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林阡陌:……

    林阡陌点点头,索性直接说开了,“怡美姐,你有没有想过直接把他告上法庭?虽然现在还没有鉴定伤情,但以你的伤势,告他一个家暴不难。”

    “虽然可能无法对那个畜生造成什么伤害,但是以此和他离婚应该不难。”

    王婶迟疑地看向林阡陌,“小陌,这,这可行吗?”

    林阡陌沉吟一下,却是想起了另一件事,“王婶,你们带怡美姐做伤情鉴定了吗?”

    王婶一愣,“这是啥子?”

    “王婶,怡美姐好些了吗?”林阡陌将手中的餐盒放在桌子上,关切地问道。

    王婶赶忙上前,帮忙把东西放好,声音里是藏也藏不住的喜意,“好些了,好些了!医生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等小美身上的伤好了,就可以出院了!”

    倒是王意顺很快反应过来,“小陌你是说……”

    鹤归蹲下身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陌陌,我饿了——”

    看着神情哀怨的鹤归,林阡陌愣了愣,这才想起急急忙忙赶过来都还没有吃饭,不由愧疚起来。

    回到病房的时候,王怡美已经检查过回来了,现在正半躺在病床上,和王婶说着话,王意顺在旁边忙碌地打扫卫生。

阅读种田大佬在线卖萌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夜色归我,我归你》《我把系统上交国家》《穿成年代文里的男配》《荒瘠玫瑰》《我能复制粘贴》《我在豪门盘大佬[穿书]》《夫人,少帅又吃醋了!》《大隋之少年大将军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353/7936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