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再一次看见

    文清河打听了一男一女的下落,才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了村子,女人带着孩童逃到了村外的山上去了,男人也紧追而去。

    这又让文清河有些疑惑了,在他眼中木子平与苏铃儿就算有些不和,也不会弄成这样吧?最多也就是吵几句嘴。

    村子向北走有一座可见山顶的小山,文清河寻着村民平时砍柴的道路上了山,下意识中竟然感觉对山路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来不及多想,文清河快步冲了上去,极为想睁开眼睛看一看沐沐姐,可却怎么都睁不开,只得激动万分的说:“沐沐姐!是你吗?” WWw.8Yue.ORG

    他看不见相貌的那个女人,依旧是一身的檀木香,穿着翠绿色长裙,脸上挂着一丝淡笑,看起来很温柔,很美。

    轰轰轰……

    沐沐没有回答,文清河听见耳畔传来一阵雷声,接着便感觉天旋地转,好像有一股巨力往自己身上狠狠地撞来。

    再然后文清河便昏厥了过去,当他再次醒来时,沐沐和另一个男人已经消失不见,而自己也已经不在山路上,脚下是一片碎石,身旁吹来阵阵凉风。

    似乎在一片荒漠上,不,应该说是一片碎石遍地的荒漠,文清河没走多久,脚下就被碎石子磨出了血。

    嗅着空气中的沙石味,文清河喃喃自语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我究竟在哪里啊?谁能告诉我?”

    也不知是不是上天听见了文清河的诉苦,又走了一段路后,前方竟然走来一人。

    碎石地上一有风吹草动都会显得十分明显,文清河远远地就听见了来人的脚步声。

    来人也看见了文清河,在远处喊道:“朋友上哪里去?”

    文清河想了想,轻叹一声道:“不知道,我想我应该迷路了。”

    来人走上前,将一个水壶递给了文清河,又道:“看你的样子似乎走了有一阵子,身上又没有盘缠,我送你口水喝。”

    “多谢。”文清河早已口渴,听见来人这么说,便接过水壶喝了一大口。

    喝完之后文清河将水壶还给来人,问道:“大哥你知道这里是哪吗?”

    来人脸上一笑,道:“这里是我的梦境,名为夕界。”

    “梦境?”文清河一怔,惊讶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来人见文清河不说话又道:“既然你在我的梦境,就没必要这么拘束,把眼睛睁开吧。”

    “可是……”文清河想到自己是瞎子本应该睁不开眼,但下一刻眼睛突然出现了一阵光芒。

    “都说了,这是我的梦境,你又何必在意真实世界如何。”来人道。

    文清河睁开眼睛,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长发飘然的男子,他的眼神显得深邃,好似装着无数智慧,一身墨衣宽松随意。

    “这不就看见了吗。”男人微微一笑。

    文清河看了看周围,这一片天地寸草不生,天边的云都是灰暗的颜色,光线相对而言也显得暗了些。

    “我为什么会在你的梦里?”文清河问道。

    男人指着文清河的肚子,饶有兴趣的说:“是你自己吃下蛊虫的,这里也是你自己闯进来的,怎么还问起我了。”

    男人大手一挥,身下凭空出现一个椅子,随即坐在椅子上向文清河问道:“想学生还是死?”

    “什么生?什么死?”文清河一愣。

    男人懒散的说:“你这都不知道?”

    文清河摇了摇头,此时他看见男人腰间挂着一块翠色红心玉佩,上面刻着三个字“王梦语”。

    “既然你这都不知道,那就靠缘分好了。”男人说道,接着挥手收回椅子,天地间又变得一片混沌,只听得三首诗徐徐传来……

    第一境为——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第二境为——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鬃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第三境为——问讯湖边春色,重来又是三年。东风吹我过湖船,杨柳丝丝拂面。

    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寒光亭下水如天,飞起沙鸥一片……

    混沌持续了许久,这三首诗虽然文清河只听了一遍,却不知为何一直回荡在脑海中,像是深深地刻入了灵魂……

    “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厉害?敢问三境修得那一境?”

    混沌渐渐消散之后,文清河耳畔再次传来了那个男人的说话声,随即沐沐姐也传来了说话声。

    “你不需要知道,我给你一次活着的机会!别再打这个孩子的主意。”沐沐厉声道。

    男人咳嗽了一声,气息十分虚弱,之前两人应该有一次恶战,不过想到这里文清河心里有些疑惑,在他眼中的沐沐似乎没这么强吧?

    “我斗不过你,这孩子自然归你,不过天命是个烫手山芋,你可要小心保管,哈哈哈!”男人大笑不止。

    这时文清河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回到了村子里,不由得忖道:“难道这也是梦?我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梦里。”

    不等文清河思考明白,沐沐便惊叫了一声,“啊!你对孩子做了什么?”

    男人传出邪魅的笑声,“嗤嗤嗤!没什么,没什么,他只是中了邪蛊。”

    沐沐怒斥道:“我要你死!”

    ……

    沐沐说完话,文清河恍惚间,感觉好像又能看见了,面前沐沐的声音是一个泛着绿光的人形木头传出的。

    见到这一幕文清河不禁吓了一跳,惊叫出声,感觉脑子浑浑噩噩的,眼前突然一黑,耳边还传来了李崖的声音。

    “师父!师父!你没事吧?”李崖推了推身边的文清河。

    文清河听见李崖的声音心里一下踏实了许多,问道:“李崖?真的是你?”

    李崖答道:“当然是我啊,师父你这几天怎么了?总是魂不守舍的。”

    “这几天?”文清河一愣,“这几天是什么意思?”

    李崖苦笑道:“师父我们从进入临川古道开始到现在已经七天了,这七天你一句话也不说,整个人跟丢了魂一样。”

    “什么!我们进入临川古道已经七天了,怎么可能呢?我怎么感觉才过一天。”文清河吃惊的说。

    “一天?”李崖叹了口气,“师父多休息一下吧,你肯定累糊涂了。”

    文清河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心情,向李崖问道:“木大哥和苏铃儿呢?”

    李崖道:“他们两去前面探路了,木哥哥说我们很快到青衫剑宗外的古树林中,到时候直接从古树林出去,就不用再沿着临川古道走了。”

    文清河叹息道:“木大哥和苏铃儿都在呀,看来这次不是梦,难道真的是我累糊涂了吗?”

    “师父什么梦啊?”李崖好奇的问道。

    “一个很奇怪的梦,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很奇怪。”文清河道。

    刚说完话,文清河鼻子便嗅到了一股恶臭,李崖顺着恶臭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木子平与苏铃儿缓缓走来。

    但是两人却好像看不见文清河,丝毫没有搭理他。

    男人的声音道:“你又怎么知道他不是天命?晋国屠光了整个东临镇都没找到天命,可谁又能想到天命就在去东临的路上。”

    “天命在晋国屠东临之前已经被人找到了,他不过是用来蒙蔽众人的假天命。”沐沐的声音说道。

    “哈哈哈!”

    男人大笑,“他如果不是天命你为什么要夺他?”

    不过听那人说话的意思,这一男一女似乎很不和,都在争抢孩童,甚至为了孩童出狠手。

    听见这话,文清河更加坚信一男一女就是木子平和苏铃儿,孩童便是李崖,因为这不恰好就是两人的性格吗?

    文清河走进村子后便急于寻找众人,四处打听木子平一行人的下落,可却无一人瞧见一男一女带着一个孩童走来。

    走了大约半里路,前方果然出现了喧哗声,没想到临川古道内真的有个村子。

    “你从宋国一直逃到齐国,现在无处可逃了吧?”一个男声说道。

    “他不是你找的天命!”另一个女声说道。

    听见这个女声,文清河全身一颤,激动不已,因为这个女声正是沐沐姐的声音呀。

    不过文清河并没有深究,沿着泥路小径而上,两旁翠叶中藏着麻雀,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山花开着——生机勃勃,文清河虽然看不见,却能听得见、闻得到。

    “好奇怪。”文清河暗道,“现在是秋冬季,怎么可能有花开着,而且也不会有这么多麻雀。”

    于是文清河又出了村子,朝着村外那人所指的方向而去,这时文清河才意思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走出了临川古道。

    话说回来,临川古道不是有八百里吗?怎么会这么快就走出来了,文清河不得而知。

    文清河正想着,山路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这不禁让文清河开始怀疑之前那人是不是在骗他,可想来这个村子其实还蛮大的,听着人群中的声响,估计给有个上百号人居住,那村口肯定不止一个,说不定是自己找错了地方。

    于是文清河顺着村里的街道一路问下去,一直走了差不多两里路,果真有人瞧见了一男一女带着一个孩童走过。

    不过想到自己一个人被丢在古树林中,木子平与苏铃儿的一反常态或许可以解释得清楚,只不过现在要先找到他们。

阅读天命星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高品质末世生活[穿书]》《大唐从战神皇孙到天可汗》《当少爷沦为少奶奶》《(快穿)肆意人生》《七十年代厨神女知青》《三国之超级农场主》《形影》《我得了圣母病[快穿]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406/7937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