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梵天星狩

    如今karma许业早已经被除名,约柜之侧只剩下拥有yama之名的涂殊.夏尔马,以及拥有Avatar之名的十四诗。

    踩着星辰日月所筑造的华丽宫殿内,空洞洞的巨大房间,涂殊面无表情的望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在所有见过和没有见过涂殊的倾慕者心中,他都应该高高在上,活的像一个君王。

    avatar有一个随意却又美丽的好听名字,十四诗。款款又缱绻的名字和她本人很像。她水蓝色的眼眸,望着你的时候像深潭里沉了一轮弯月,望着远方的时候像星辰隔着云霭。比例完美的面庞,沉静中带着妩媚的五官,纤细而优雅的身姿,整个人美的像一首诗。

    就一具酮体而言,这是一具被神灵亲吻过的完美的作品,浓一分淡一分都显得失色的容颜,深一丝浅一丝都显得逊色轮廓。

    那枚普通的瓶盖镶嵌在繁星之间,改变了一颗行星的引力。继而整个星轨随之移动,轰然之间,一串繁星坠落,流星划过的天际,联通着另外一个世界的虚影。

    随着一串繁星的坠落,被主神标记为BC1042的世界里,一串名将陨落在一场本不惨烈的试探之战中,战争的天平随之倾转。

    守约人玩的游戏是一种叫做梵天星狩的古老棋弈,最早流行于某群已经湮灭在时空中的古神。

    四柱奇门,星盘冥骰,纵合之间,天地。

    据说这个游戏是以界能通冥占星,改变命数。

    在历代守约人中间流传的版本,叫做星棋小奕。比较之前的版本是更加复杂的游戏。

    是用主神的梵码拆解计算一个已有的界世界,将这个世界构造之源的规律与能场构建成星局。然后通过对弈者界能干预星轨从而操纵世界的兴亡变化。

    不只需要谋略和大局观,还需要毁灭天地的界能,每一合看似轻易的落子,所动用的界能,甚至超越一个s级别的法阵。这是一种属于神灵的优雅厮杀,也是守约人之间消磨无聊的清雅手谈。

    涂殊的手中不知道不知不觉间,多了一颗黑色的小石头,略微思索了一下,旋即抛向了星河的一个缺口。

    两人你来我往的落子,像极了小孩子相互打石子的无聊游戏,流星纷飞星盘里乱的像烟花炸裂的天空。

    而BC1042的世界里,是山洪海啸,是大旱带来的流民,是应运而生的英雄,是倾国而战的厮杀……

    相互装作不经意的,两人的谈话最终还是转到了许业身上,十四诗在炸掉涂殊布在天王星侧的一子后突然说道:“许业通过了至圣所轮回审判,似乎还威胁买通了三大铸国判他无罪。不愧是许业,都变成废人了还这么有本事。” WWw.8Yue.ORG

    “是吗?那他还真是拼命啊。他明明一点都不怕死,为什么要做到这样的地步。你的思念体进入了他的幻境,难道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吗?”涂殊下了一部暗棋,纹丝不动的星盘里隐约酝酿着什么。

    “蛛丝马迹?他本人都不知道了我怎么会知道。以前觉得他彻底废掉自己的界能已经够决绝了,如今居然连记忆,连他曾经存在于世界的证据都抹去了,孤绝如此,许业真是可怕。”十四诗无动于衷的布着自己的星阵,一脸轻松的样子,精心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

    “是吗?就算这样,你十四诗想知道的总会知道的。”涂殊突然停了要下出去的棋子,转而神色犀利的望向十四诗。

    “我想知道的话,是说不定能知道,但是我也不一定那么想知道。说起来涂殊你对许业的事情很关心吗?真是罕见,我还以为你对谁都不关心的。”十四诗玩着手中的棋子,似乎想要回避什么。

    涂殊迅速的发现了她情绪中的细小波动,敏锐的追问道:“真有趣,你在害怕我关心这件事。为什么呢?”随手落下了,久久没有落下的棋子。

    “……什么为什么呢?”十四诗突然话锋一转,转守为攻的问道,“不说这个,那么事到如今,这件事请果然轮到你我来决定了。你打算怎么处置许业。”

    “判他无罪。”涂殊坚定而果断的回答道。

    “一切以主神为先的你居然判他无罪?在我看来,许业他这一次……罪无可赦。”十四诗的眼神终于不再回避,抬手在星盘中最凶险的地方落了棋子。

    “我以为以你们的感情,你一定也会判他无罪的。”涂殊的棋子将十四诗的一片星阵围死。

    “感情?我?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和至圣所的那些蠢货一样,如此看不起我,觉得我会感情用事。”十四诗抬手坠掉了自己的一颗将星,决绝果断的盘活了手下的棋局。

    涂殊盯着棋局,笑而不语,

    “你笑什么?”十四诗先忍不住开口。

    “你在转移话题,你一定要判许业有罪无非两个理由,

    第一那个人并不是许业,虽然他有本事通过轮回审判,种种细节也像是许业的作风,但是说到底他一没有Karma的界能,二没有之前的记忆,三没有猩红渡的灵魂反应。我们并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他是我们认识的那个许业,如果他不是许业,你需要处理掉这个替罪羊,以方便许业隐匿下来,许业隐姓埋名之后想要干什么呢?

    第二假设他是许业,那么他的所作所为就是要你判他有罪,至于许业为什么要你来判他有罪,我也还没有想明白。总之不管怎样先判他没罪总是没错的。”涂殊随意的落子,之前布下的暗棋瞬间被激活,顷刻之间大半星河已经落在手中。

    “涂殊你一定要这么不给面子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能老规矩来决定了,赢了的人说的算。”

    “好啊。”

    十四诗的面前突然亮起了十六重阵的梵数演算,原本低维的星盘,在运和道的维度之外,硬生生的被增加了时的维度,整个棋局从操控已知之物的战斗,增加了了操控时空与运数的维度。随着她落子的瞬间,原本已经极端不利棋局,瞬间翻盘。BC1042的世界里本来要倾灭的国,随着这一子,整个时间被调到了战争之前。

    “你突然认真了呢,看来我的猜测多少有一点道理,我要不要也认真一点呢?”涂殊第一次和十四诗下这样高维度的棋局,面对对方几乎无解的运算,涂殊谨慎的落下了棋子。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认真就是默认了你的猜测吗?呀,这种心理战对我没什么用哦。”对于涂殊的心理战,十四诗的答案是再一次升高了运算的维度,将灵维的运算导入到星盘之中,原本BC1042这样低灵能的世界里随着十四诗的灵魂控制,居然觉醒了界能。

    “真的要玩这么大吗?你非赢不可的理由是什么呢?”涂殊在再次升了计算维度的棋盘中,以逸待劳的选择了对方的漏洞。

    “开什么玩笑?都说了心理战没用。稍微打起精神来啊,涂殊殿下。”十四诗再一次的提高了运算的维度。星,时,运,道,灵,这场游戏存在的五重维度,十四诗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意志拆解成为这个星盘的逻辑,构建出规则,构造了五重维度之外的维度。

    涂殊之前看似破局屠龙的落子,在新的维度叠加之下,变成死棋,十四诗瞬间掌控了整个棋局。

    BC1042的世界里,俨然神灵之姿,十四诗的意志就是风雨雷电,光明黑暗。第六重维度,神之维,当对手从新给棋盘添加了经纬,在这样的星盘下落子,涂殊已然没有胜算。

    如果自己和对方同样一早布局,同样决绝的开启自己的维度,或许有一战之力,然而在对方已经满盘星阵,并且率先成为棋局的规则之后,就算涂殊此刻再开启自己的六重维度也没有意义了。

    “我输了。”涂殊干脆利索的投子认输。

    “承让。”十四诗惨白的面容久久没有血色,好不容易才吐出两个字来。

    “第一次看十四你拼到这样的地步。果然我的猜测是有点道理的。”

    十四诗喘了口气,笑道:“第一次见涂殊你输得这么不干脆的,说吧,你到底想问什么。”

    “你究竟打算怎么处置许业。”

    “……”无声的回答,十四诗苍白而美丽的嘴唇,上下合动,口型俨然是……那个被主神禁止了的名词。

    “疯子。”几乎是颤抖的说出这两个字,在看清了十四诗的口型之后,一直面不改色的涂殊,漏出了前所未有的惊骇。“那是禁忌中的地狱……就算是许业,也绝不可能回来。”

    然而身体的主人,却满不在乎的挥霍着美丽与健康。同样是作为神灵躯体而生,十四诗显然不如涂殊来的敬业。因为懒散而略略纤弱的肌肉线条,皮肤因为长久不晒太阳有一丝苍白。不太健康的作息使得微循环变差,让她近乎透明的皮肤上,透出淡淡的,青玉颜色的血管。

    然而这种悠然随意的态度,懒淡的气质,给了这具美丽到虚假的身躯一丝真实的味道。

    “都说了我又没有邀请你。”涂殊皱了皱眉,看对方没有要走的自在模样,叹了口气问道:“下棋吗?”

    “好啊。星图随机吧。”十四诗抬手将手中的瓶盖抛到空中。

    瓶盖碰到天花板的瞬间,像是撕开了时空。错裂的空间里,房间的穹顶消失,取而代之是满天星辰。

    以及那个被敲掉的名字,karma:因果与孽回雕刻的业火。

    三大守约人,在主神的圣庭之内是唯一超越至圣所的至高存在。他们是主神挑选的完美的界能容器,三人中界能最强,与主神契合度最高的,会进入约柜,成为主神的装载者。成为下一个神在人间的化身。

    约柜之前的小碑雕刻着守约人的圣纹,那是写进主神核心代码之中的代号,那是荣誉与绝对力量的象征。

    至圣所之上,存放约柜的大殿,这里是三千世界,万重人间,距离主神最近的地方。

    不速之客轻车熟路的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然后在房间中央席地而坐,低垂着头,一遍摆弄着手中的瓶盖一边说道:“我说涂殊殿下,以您的身份,你就不能给你的房间里多放一张椅子吗?每一次都要我坐在地下,尾椎都劳损了。”懒洋洋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疲惫,一双过分好看的手,拨弄着手中的瓶盖,青色的血管,微红的指尖,整个手像玉藕一样好看又脆弱。

    涂殊头都没有抬的回答道,“我又没有邀请你。”

    “真是小气,要是许业还在,我早去他家里吃香的喝辣去了。要不是你现在是我唯一的同事,是这里方圆百里除我以外唯一的活物,我才要来你这鬼地方。”不请自来的女子,圣庭另外一个守约人avatar。

    然而事实上……一个硕大无比又空空如也的房间,西南角处摆着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一个椅子。一个冰箱,里面摆着几瓶矿泉水。

    涂殊的房间寒酸的可怜,他过着一种极度自律的苦行僧的生活,对于修炼之外的事情都保持着冷漠和克制。经由主神锻造过的皮囊,完美五官比例和肌肉骨骼。维持在最健康状态气色的和皮肤。隐隐然让人觉得这就是神灵应有的模样。

    16岁成为最年轻的守约人。

    超群的天赋,高贵的血统,滔天的权柄。

    涂殊坐在房间中唯一的椅子上,一脸冷漠,丝毫没有招呼这个不速之客坐下的意思。

    Yama:光影与生死雕刻的律。

    Avatar:血肉与灵魂雕刻的化身。

    夏尔马家族,唯一能够世袭大铸国的煊赫的豪族。涂殊更是这个家族,有史以来最骄傲的天之骄子。

阅读万界越狱系统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传说中的主神大人[快穿]》《世界第一度假村》《六零之穿书女配》《我的女友是只猫》《我又叒叕嫁人了》《陛下的黑月光重生了》《嘉宁长公主》《百分百被动物护崽的义女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451/7937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