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何谓善恶

    屏障中,洛余原本孩童的面庞消散,身形渐长,可谓窈窕婀娜,肩部血肉迅速愈合,疤痕被勾勒成竹叶之形,墨发飘然,衣衫虽褴褛却尚足以遮蔽私处,唇含朱丹,眉似罥烟,眉角上挑蕴不尽的风流。

    洛余做了个美梦。

    洛余抓住母亲的衣袖,眼眶中泪不住的滴落,嘀嗒成曲,母亲在浅笑中化烟淡去,顺风而离。

    天色苍茫,云掩晴空,灰蒙尽情倾洒无根水,沐过洛余身躯,发丝紧贴肌理,眼帘中不断水成股而下。

    林间归于寂静,鸣禅锦鹊失了声息,蛇虫悉索着旷野,踏步落叶之上,在足中干裂,发出泯灭的声响。

    洛余不要再没了兄长。

    挣扎起身,锋刃刮割她的身躯,劲风痛袭腿部,再度瘫坐在地。

    兄长答应过余儿,会带余儿去市集,管余儿玩闹足,会带余儿一跃苍穹,漂泊云间嬉戏,会和父亲一同,永远在打雷时陪着余儿。

    数次起身,再倒,腿部酥软。只得向前攀爬,指借力前行,早已血肉泥泞。

    洛余拔下横亘在洛郅眼中的箭,将洛郅的头颅抱在怀中。有尸腐土菌之气,冰凉而又僵硬,可它就是兄长,洛郅。

    洛余最后一个亲人。

    耳畔有风萧萧,临玦携一众天将而至,出阵三鼓,高呼“清剿魔君余孽,归天下于太平。” WWw.8Yue.ORG

    洛余茫然抬头,紧抱兄长头颅,她问“为何清剿?”

    “父亲千年来不尝出界,不尝引发战火,不尝恶待过任意一仙者道友。”字字珠玑,“魔人行有法规约束,从未再肆意屠村祸乱苍生。”

    临玦出声打断“魔人异道,其心不正,人人得而诛之!”刹那,竹笛声起,在临玦脖颈上留下一层划痕。

    临玦恼怒,高呼,“匡天下正道,杀了这个魔女!”

    再如何懵懂天真,洛余亦懂了。

    父亲操劳半生,妄图全一个太平,却抵不过魔必只能是魔。

    魔,原本是如何的?

    洛余为兄长施一避雨屏障,转身,唤竹笛箭来,卧剑柄,以意奏竹笛,曲风萧索,间断间续,往上空云间层层袭来,穿云破浪,击落一阵弯弓天兵。

    箭以血祭,身侧竹叶为障,羽箭削落则有四遭源源来偿,洛余目中一片空洞,布满污浊的面颊好似修罗鬼道重归人士,享杀伐,腥血,以及他人的惧恐。

    早已不知病痛,竹笛仍续写一派悲凉华章,机械般挥舞着剑柄,细箭几经弯折,遂换来又一竹枝,沐血而带灵性,直指人命脉,剥人生息。

    魔,害人性命,惑人心神,搅乱天下秩序为祸。

    一路酣战,纵然身伤痕千万,血痂冷凝,洛余仍在行进。天兵早已不敢靠近,执兵刃对之却步步退却。

    洛余笑了。

    今日,让汝等见见何时真的魔。

    洛余伸舌舔过竹剑血迹,他人的惊恐,胆怯,不甘,尽然包囊在这一派铁腥中。

    上挑的眉角仍是百媚生,洛余吸允着鲜血的气味,腥臭难耐,却非要心甘乐之。

    黍岐带着魔君赶来时,见到的便是如此从鬼道诞生,踏足之处尽是杀戮的女子。

    女子衣衫片屡,身段窈窕,持剑立于万千天将中,毫无迟疑,手起刀落展人首级,或直过甲胄取出心脏来,见其人心间深窟展颜开怀,而后将尚且蓬勃而动的脏器丢扔他处。

    那是天人永久的梦魇,无法逾越撼动的力量,那是魔人永久的追随,无法超越的罪孽。

    黍岐跃升至女子身旁,见其踏步在四分五裂的躯体之上,转眸,某色空洞无光,道“黍岐哥哥?”

    后别过头去,径直往洛郅哪处,将洛郅的头颅再抱入怀中,洛郅闭着双眸,似是怀抱着一场安然恬梦。

    “你且等等。”

    洛余道,转眸,目色向乌云散处,“且待我片刻。”

    “归来后,我们便带着兄长,回魔界吧。”

    原本黄发小儿模样的洛余此刻身足六尺有余,唇若朱丹,面若墨画毫无生气,“父亲尚在等着余儿。”

    黍岐愕然。不知所云。

    只见洛余捏诀为得一蔽体衣衫,将洛郅的头颅递予黍岐,自化身虚光而去。

    黍岐心觉不妙,将尸首交给下属,紧追其上。

    临玦很是懊恼,原本将洛郅尸身置于那处,意在守株待兔将其一并剿灭,可为何原本的小崽子忽而持灭世之力,竟让他一丝还手的余力都无,待到其人杀招来时,脑中仅有—逃!

    令下后将殒命的机会留给那些嫉恶如仇的天将,临玦自归于虚灵之境中,想是一来养伤,二来再度思诚对策。

    洛余随一丝魔气至一平旷广园中,却不见人烟,鸟兽避之而去,洛余阖眸,一奏竹曲,婉转悠扬。

    洛郅用此以出入密林之间。

    只见风动,眼前景致未改,洛余横眉,加注奏笛修为,云间似有波澜撼动,洛余持竹剑,自上斩下,霹雳风行,云间破浪,一缝间可见众人布阵加持结界,欠有几位苍颜老者扶胸倒地。

    “临玦在哪里?”洛余问。

    虚灵一族有人出言道“魔女!你要如何?我虚灵一族向来框天下正道,怎容汝个黄毛小儿在此喧哗!”

    更有人应合“今朝便使这丫头好生领教我虚灵一族神通,避世不出却并非怕事,有伤我族人之心则必诛之!”

    洛余蹙眉,淡然一句,“交出临玦,尔等可不死。”

    其下虚灵青壮之辈激然奋起,言辞激昂,更有甚者,腾跃上空持剑刺来,洛余虚晃身形避过,霎时落身于半空中,脚踏其人背部,竹剑轻抚当空,只见一青壮男子告诉坠落地面,自脖至腰一处三寸深血痕,首与身躯以一种近乎奇异的方式连接,俨然没了声息。

    洛余淡然立半空中,“我只要临玦。”

    人群却一派不堪受辱的模样,群起而追之。

    兵戈袭来,道法交融,洛余奏笛曲温顺柔婉,四遭支起屏障来,将夺命之击阻隔。

    起剑舞,紫衫虽风而动,身姿曼妙,手中竹剑应之翻转,所过之处似有朱红轻纱舞动。

    屏障在不停的侵袭中出现裂纹,洛余持剑之臂被击中,想再做动作却奈何不得,只被长剑刺入左肩之中。

    血花胜芳在紫色衣衫之上,洛余凝神默诀,黑气将左肩的剑弹出体外,在白骨之上填充着血肉的空缺,臂膀亦有黑气缭绕,洛余再招周遭一众竹来,横列身前,各个利可破风,冷呵一声,竹剑出向四方,数人应声倒地,哀嚎遍野。

    洛余抬眸忘去。

    一时呆愣。

    那是洛余的兄长洛郅,的头颅。被端立在平原中央,经受风雨的洗礼,任波澜敲打,一眼闭上,另一眼被羽箭穿刺,血泪漫过脸颊却不容与雨水之中,倔强般停居此处。

    那是兄长。

    洛余向前挪动着身躯,却在触及地面时草木皆动,化作阵法迫使洛余单膝触地。

    凶兽早已撕下令一块血肉,正沉溺各种滋味,可谓鲜嫩软糯,入口有液蓬勃而出,不尝留意霎时竹笛与箭高悬半空中,展开屏障来将尚且昏睡的洛余囊括其间,而凶兽却因不抵冲力而弹飞九尺外。

    凶兽自喉中发出低吟,妄图再归去享用美食却被屏障所阻隔不得近。几经尝试,直至筋疲力尽,呜咽一声哀怨离去。

    口中断续紫色衣角,咀嚼一二后吐舌抛扔他处,雪肌下隐约可见血脉流通,凶兽强忍着口液,不满于女子背部瘦骨嶙峋,将其翻过身来,手中笛与剑抨击地面作响,凶兽张口,撕裂下洛余肩头血肉。尚且白丝相连,血肉割裂之声似寸寸裂帛,殷红而又粘稠的血液自肩头浸入土地中,为二寸草长变作褐色,渐渐蔓延开来。

    猛兽试探着靠近,量左右二侧试探着有无人近,轻而俯身露獠牙,撕扯着女子衣物。

    总会团聚。

    一起,

    回家。

    洛余转醒,无暇在意自己衣衫褴褛,只双手捂住脸庞,无声而泪下,竹笛与箭依偎身侧,似是抚慰。洛余将竹笛与箭紧握手中,迈步而归。

    需得归去,兄长还在哪里。

    母亲道,“余儿,该长大了。”

    这是她头一回见到不同于魔石中的母亲,母亲很是亲和,婉言能将一切愁思驱散。

    是生是死,他皆会在那里。

    凶兽贪婪的咀嚼着血肉,洛余却感不到剧痛一般,直直昏睡。

    褐色悄然延伸,凶兽撕裂洛余身上衣帛,似乎已然开始享受美味,蹲坐在地缓慢咀嚼着肉丝,它似是多天未有点滴入腹,躯体瘦如柴,眼中冒着绿光,依依不舍将佳肴吞入腹中,再将衣帛缺口扩大,原本伤处血色成股而出,凶兽用舌舔着血液,不过须臾,洛余手中笛与箭亦沾染到血色,翠色渐黯,交融于血液中,点缀其间,崎岖各处却宛若有意荟聚成朵朵祥云,隐隐曦光现,血色不止,曦光渐强,后而似不满于琐碎血滴,开始向周遭汲取血色,原上本是承蔓延之势的褐色开始回收拢聚。

    她枕在母亲膝上,母亲用手扶过她肩头。

阅读归牧颐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六零年代恶毒女配》《成为男主退亲未婚妻以后》《江山与你皆妩媚》《网王之冰封王座》《穿成校园文女神怎么办[穿书]》《洪荒之我为孔宣》《形影》《总裁娇妻,宠入骨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92/392464/7938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